字号:

曹雁:人就是活个心气儿

2014年09月0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曹雁总是那么精气十足。徐俊星摄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报道)曹雁,是个心气儿挺高的女人。即便只是第一次相见,一个简单的对视,她眼神里散发出的一抹光亮,就能瞬间让人感受到她内心的小宇宙蕴藏着无比强大的能量,自信、坚定而乐观……

坚强的女汉子 曾经也是个爱哭鼻子的小丫头

  
无论生活再艰难,曹雁总是笑脸相对。徐俊星摄

曹雁总是很忙,记者和她联系时,她正奔波于首都不同大学之间参加某个连续几场的宣讲会,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什么时候有空,真说不清楚。”

于是,采访时间成了一个未知数。但等待,更加剧了记者想与她见面的期待。

终于,5月的某天,我们相约在曹雁的爱星学校。

淡扫蛾眉,轻点朱唇,略施粉黛的曹雁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不少,“这么多年,经历了太多,唯一的收获就是‘活着,一点要有个好心态。’”听到记者连连赞叹自己年轻,曹雁说出了自己的保养“秘诀”。

爱星学校,是曹雁一手创办起来的民办教育培训学校,到今年,已经整整20年。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曹雁把一切归功于自己的执着和坚持。而这些,与她的成长经历不无关系。
1960年,曹雁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普通家庭。天生一张小圆脸,乌亮黝黑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可爱极了。希望女儿长大以后,可以像大雁自由地在空中飞翔一般拥有自己美好的未来,曹雁的妈妈给她起了这个看似简单却寓意深长的名字。

可没想到,曹雁6个月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高烧夺去了这个小女孩哪怕是一次走路的机会。高烧退后,曹雁的双腿变得瘫软无力,经诊断为小儿麻痹症。“我的童年就好像一支流泪的红蜡烛,别人叹息,我却歌唱!”面对残疾,曹雁常常以笑容面对,尽管有时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会忍不住暗自落泪。

在曹雁的记忆中,童年最痛苦的莫过于要面对母亲的离世,那一年,她才6岁。在每个孩子的心中,妈妈永远都是最温暖、安全的港湾,而对于曹雁来说,妈妈更是不可替代的精神支柱。期盼了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年幼的曹雁最终得到的是妈妈去世的消息,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瞬间被摧垮了。那一天,曹雁倚在爸爸的肩上哭了很久,很久……

也正是从那时起,年幼的曹雁体会到了失望、分离和无助,也渐渐懂得了做人就要自立和自强。

小学、中学、高中,懂事要强的曹雁用优异的成绩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但因为身体原因,最终她还是与自己心中的高等学府失之交臂。“眼泪不能改变一切,要争气就要靠自己。”曹雁如今回忆那段经历,已经释然,她坦承自己曾经情绪低落了很长时间,“但残酷的现实也教会了我,有梦想就不能放弃。”

没有路 就“凿洞开山”自谋出路

 
不断学习是曹雁成功的秘诀。徐俊星摄

被大学拒之门外的曹雁,决定通过自学来完成上大学的梦想。曹雁拄着双拐,一步一停地走向开往北京图书馆的公交车站。这一走,就是三年。每天8分钱一个火烧,一杯水,在图书馆里,曹雁一坐就是一整天。困了,就趴在桌子上打个盹儿,饿了渴了就闭着眼睛忍一会儿。“那段时间,为了买一本几块钱的学习参考书,我常常要节省好几天的饭钱呢,”曹雁说那时候的苦不算苦,有时候回忆起来,还乐在其中。终于,饱览了数百本古今中外名著,背了1万篇童话故事的曹雁,自学完成了大学中文系所有的课程。

随后,为了体验生活,曹雁开始在一家小学担任免费的校外辅导员,主要工作是给孩子们讲故事。即便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在曹雁看来“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曹雁不仅利用空余时间饱览群书,还积极向专家请教,很快,曹雁就成为了孩子们的知心姐姐,而曹雁也无时无刻不惦记着这帮可爱的孩子。周末,曹雁来到几个孩子家中,给孩子们洗涤缝补衣裤,还给他们包饺子,而这时的曹雁还不到20岁。

“看看人家曹雁,腿脚不灵便,还做了那么多好事儿,又爱读书,还受孩子喜欢,真是个自强的好姑娘。”渐渐地,曹雁成了附近家喻户晓的名人,媒体对她的事迹进行了报道。1982年,她被团中央命名为“全国学雷锋先进个人”。之后,更多的荣誉接踵而至,而她的事迹也被编成小人书《曹雁的故事》,激励了一代人。对于自己辉煌的过去,曹雁看得很淡然:“我只是尽力在做每一件事情而已。”

1986年,曹雁迎来了自己心爱的女儿。然而为了这个可爱的小生命,她差点失去自己的生命。“怀孕时如履薄冰,加上没有打麻药的剖腹产手术……我想,我算是个称职的妈妈……”曹雁谈起自己的女儿,总是一副甜蜜的模样,她说虽然那个过程刻骨铭心,却无怨无悔。

1994年,曹雁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创办一所培训少年儿童业余爱好的学校。“从小我就渴望能成为一名老师,而这个梦想我酝酿了快20年……”没有教学场地,曹雁就回到中学母校借教室;没有启动资金,曹雁拄着拐杖敲遍了所有亲朋好友的家门;写招生简章、收费、迎接老师……所有的事情,都是曹雁一个人忙前忙后。

曹雁说之所以学校取名为“爱星”,是因为学校就好像她的另一个孩子,她倾注了所有的爱,同时正因为有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和关照才有了这个学校。另外,她也希望学校里的每个孩子都可以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明亮可爱,将来有一天能成为各个行业拔尖的明星。

“生命阳光”让我欢喜让我忧

 
曹雁和生命阳光心理健康指导中心的同事们在一起工作。徐俊星摄

为了办好培训学校,她先去北师大学管理学,又去北京大学学现代文学。有一年冬天,她去上课时已临近年关,骑的摩托车被偷了,她架着双拐在严寒中一步步挪,用了40分钟才走出校园。后来,曹雁又读了中央党校的经济管理本科班,读了北师大的校长研究生班。

十几年来,曹雁不断创新,大胆开拓,与时俱进,走特色办学的道路,坚守诚信自律的法则,将爱星学校办得风生水起。现在的爱星学校已经培养了上千名优秀学员,成为一所颇具知名度的4A级民办学校。

如今的曹雁早已功成名就,她原本可以就此享受人生。但2012年,她再次做出了让所有人震惊的决定,投身公益。“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之前的几十年,我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事实上我成功了。但遗憾的是,作为一名残疾人,我并没有为这个群体尽自己所能,做些什么,也许做公益就是最好的选择了。”曹雁说,最初包括家人在内都强烈反对她的决定,“但是,我就是这么一个人,既然决定了,哪怕是刀山火海也一定要做下去。”于是,当年5月,北京市西城区生命阳光心理健康指导中心成立了。

52岁“半路出家”做公益的曹雁,犹如“初生牛犊”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拿她自己的话就是“天生劳碌命,闲不下来。”没有心理学科班的功底,曹雁就天天捧着心理学书籍一页一页地“啃”;没有专家团队,她就到处求师问教,聘请知名心理学专家支招;没有志愿者团队,她就邀请爱心人士、大学生们来捧场。

还有一个最重要、恰恰也是无法逃避的问题就是资金。“生命阳光”成立之后,为残疾人、残疾人亲属及残疾人工作者,举办200多场次的心理辅导活动,建立残疾人“阳光心情网站”,成立残疾人“阳光艺术团”……成绩背后,是曹雁自掏腰包近70万元的代价。“有段时间,家人先是冷战,随后开始调动身边的亲朋好友挨个劝我放弃,但最后,还是我战胜了他们……”曹雁倔强的性格决定了她面对困难的态度只有一个,就是坚持。当然,曹雁也开始转变思路,寻求公益组织生存的途径。

曹雁开始早出晚归,奔波于各种机构、企事业单位联系“生命阳光”的合作项目。为了筹备项目资料,她带领工作伙伴们经常加班到半夜。凡事追求完美的她,甚至为了挑出项目书中的一个细小的错误,而反复审读若干遍。“别看我平时嘻嘻哈哈的,但和我一起工作就会发现,我是个特别不好应付的‘领导’,他们都怕我……”正是如此,曹雁的付出有了收获。一年后,“生命阳光”开始连续承接各种公益项目,20万、30万、50万……

如今,“生命阳光”已经成为一支年轻而活跃的公益组织,提起曹雁,无数人都竖起大拇指,赞叹她的魄力和才干。“好多人都羡慕我,说我干啥都能干好,其实,我也有我的苦衷……”说到这里,曹雁的语气有些无奈,“就是我的身体越来越不争气了,这几年为了公益,把前些年好不容易攒起来那么一点精神气儿也耗尽了,冠心病、心脏病、高血压……去年年底,我又住了一次院……”

渴望清闲却身不由己

 
曹雁总是利用闲余时间为上门求助的人们提供免费心理咨询服务。徐俊星摄

54岁的曹雁从不肯向命运低头,但面对疾病,她也无能为力。“真想好好地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休息。”毕竟岁月不饶人,曹雁常常感觉身体有些吃不消了,“可是,手里这些事,我想放开却一时送不了手,今天这个项目刚结束,明天另一个活动又启动了……”

如今,曹雁的女儿也已经结婚,对于未来,曹雁渴望早点享受天伦之乐。但聊到如何安排“隐退”后的生活,曹雁一时也说不清楚,“如果真退休了,成天就想着吃饭、遛弯、睡觉这些事,那肯定不是我的生活。也许,我会安排大块的时间去读书吧,然后就干一些轻松快乐的事情,比如开办一个育儿辅导班之类的……”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