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单福山: 残疾人不容易,再难也得帮一下

2015年03月1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老单,姓单,心也善,典型的山东爷们儿,红脸儿汉子,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热心肠。在我社组织的历次中韩残疾人书画交流中,他几乎都是团队中最忙碌的一个。很多残疾人书画家都受到过他的帮助,大家都很尊敬他,甚至似乎忘却了他还有个大名叫单福山,都亲切地称呼他老单。

renwu.jpg
单福山在2011年中日韩美术交流展上海展上为中韩残疾人艺术家进行现场翻译
帮助他们交流。

文_艾诚

残疾人不容易,再难也得帮一下

说起来老单原本跟残疾人一点关系都没有,10来年一直往来中韩两国做着招商引资的工作。可有一天,遇到一位做残疾人工作的朋友,人家提出能不能请他在中韩之间为残疾人书画家牵个线。想想平时见到的残疾人艰难的样子,老单的血一下子就热了,一口应承下来:残疾人不容易,再困难咱们也得帮一下子。

话说出去了,老单犯难了。虽然说这么多年结识了不少韩国朋友,可那边的残疾人一个都不认识啊,更别提残疾人书画家了。从那之后,只要见到他的韩国朋友,他都会跟他们打听知不知道残疾人书画家的事。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韩国的一个生意伙伴来山东办事,见面一聊,人家正好有一位朋友是残疾人,正好就是搞书画的,而且最近就要到首尔来办事。这下可把老单高兴坏了,马上订了机票,跟着朋友一起飞到韩国。在一个地铁站,他见到了这位韩国书画家,对方得知他是为了两国残疾人文化交流而来也很高兴,马上就带着他找到了韩国障碍人美术协会的金会长。在金会长那,老单第一次看到残疾人进行书画创作。第一次知道原来残疾人也能写书法,也能画出那么好的画。他把文化交流的事情和盘托出,正巧金会长这边也正在寻求和中国的残疾人艺术家进行交流,双方不谋而合。

通过中韩双方反复沟通,第一届中韩残疾人美术交流展在韩国的首尔开幕了。开幕那天可热闹了,韩国的国会议员去了,中国大使馆的官员去了,中国残联的领导也去了,现场还有近百位中韩两国残疾人艺术家。老单看着场面这么红火,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他说:“咱就是个普通人,作用也就算个红娘吧,但毕竟促成了这么大的一件事。”

该吵架就吵架,吵完还是朋友

看外貌老单属于粗鲁型的,接触起来人还挺随和的,平时说话声音也不大。但在中韩残疾人文化交流过程中,他不但跟人吵过架,还骂过人。

那是第一次中国残疾人代表团赴韩国交流的时候,由于韩方没有主办大型活动的经验,经费筹集不足,代表团的饮食起居安排得很简陋。有的残疾人代表吃不饱要求再加一碗饭,韩国人做事很死板,说什么也不同意。老单急了,虽说两国办事的风格不同,理解归理解,但绝不能让自己人吃不饱饭。他马上跟接待方的陪同沟通,你做不了主就找你的上级。把陪同的韩国小丫头说得直掉眼泪。老单自己说,这时候可不能怜香惜玉,咱得给代表团的残疾人解决问题。

我们采访老单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拿起电话也就说了几句,他的音量突然提高了十几倍,口气也变得十分生硬,跟刚才的他简直判若两人。尽管他马上走进了另一间屋子并且关上了门,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他在跟对方争吵什么。看到我惊愕的表情,老单的爱人赶紧对我说:“老单这人平时随和,但是遇到关键时刻一点都不让步。韩国人比较死板,不会通融,为了残疾人这事儿老单经常跟他们争吵。”不一会儿,老单走出房间,态度也恢复了刚才的平和。他告诉我,韩国人太抠门,你对他们提什么要求都给你说经费的问题。我干脆就骂他们,都是为残疾人做事,别一有事就谈费用问题,没钱就别干了,但是他们也还想干。为了交流活动能顺利进行,有时候你跟他们就得来硬的,该吵就得吵,不能让咱们的残疾人吃亏,吵完了大家还是朋友。

由于第一次中韩残疾人文化交流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韩双方决定定期进行交流,这中间自然少不了老单穿针引线。无论哪一方有事,都会马上找到老单,他的手机24小时都开着,什么时候电话响了,他都不会推脱。为了节省时间,他甚至把办公室的传真机搬回了家里。很多事情韩方有自己的理解,和我们中国人的思路不一样,遇到这样的时候就需要老单来跟他们反复沟通,才能达成共识。比如2012年的两国残疾人文化交流中,残疾人艺术家提出希望交流展的主办方能够发给他们一个证书,要求向韩方提出后,他们就认为是要他们单方面提供一个证书就可以,而中方的意思既然双方共同主办那么应该由双方共同颁发。于是,就为证书上盖几个章的事,老单短信、电话反反复复十几次,最终双方才达成了一致。

像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跨国组织活动不容易,双方往往都各持己见,往往是一方提出要求,另一方表示异议,一方再要求,另一方再异议,如此往复沟通几次甚至十几次才有结论。于是每到双方举办交流活动的前夕,老单每天的电话、传真、短信便源源不断而来。最紧张的时候每天光与中方联络人的短信、微信就有上百条之多。经常是传真到了老单那,他拿着电话,一个字一个字地翻译,这边联络的同志记录。现在科技发达了,中方会把韩方的传真拍成照片,用微信发给他,他总是认真翻译好,再传回去。往往是这一份刚发过去,下一份又发回来了,忙得不亦乐乎。要知道,这并不是老单的本职工作,但他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帮残疾人做这些事情,他觉得值得。

别担心,我来推你

老单在中韩残疾人文化交流过程中有好几个角色,翻译、联络员、志愿者。不管是中国代表团去韩国,还是韩国代表团来中国,只要他看到哪一个残疾人遇到麻烦,肯定会出手相帮。有一次中国残疾人代表团去韩国交流,参观的时候一位坐轮椅的残疾人吃力地在坑洼不平的石板路上行进,老单马上走过去,拍拍残疾人的肩膀说:“别担心,我来推你。”说罢推起轮椅大步向前走去。韩国的天气非常闷热,不一会儿老单就已经汗流浃背了,衣服湿乎乎地贴在身上。但他一点都没有在意,依然用力推着轮椅。听人说在韩国他每天都要帮残疾人推轮椅,每天都要出一身透汗,每天回到宾馆都要赶紧把衣服脱下来洗干净。他不但推中国的残疾人,遇到韩国的残疾人也是一样。都说不到长城非好汉,韩国的残疾人代表团来中国交流的时候,釜山残疾人协会的赵会长特别想上长城看看。于是,老单硬是背着他爬上了长城,让双腿瘫痪的赵会长就在自己的背上当了一次好汉。说起这件事,老单就一句话,一到这时候我就觉得我得帮帮忙。

老单说刚跟残疾人打交道的时候心里总有点害怕,就觉着他们身体上有残疾,心理上是不是也不好接触,生怕在言语上伤害他们。慢慢发现这些残疾人都很豁达,而且都有一颗感恩的心。有一次跟黑龙江的残疾人搞活动,推了他们一小段路,他们不断地表示感谢,弄得老单都不好意思了。在他心里,这都是应该做的啊。推一下残疾人就感谢,推一下残疾人就感谢,最后老单跟他们开玩笑说:“你再说一个谢字,我就把你撂路边了啊。”这些事让他觉得大家的心灵都是一样的,残疾人和自己没有什么区别。于是老单不但自己努力帮助这些残疾人,还让当时在韩国读书的女儿也加入进来一起为残疾人服务。在他的努力下,韩国福祉电视台、釜山的残疾人协会甚至日本的残疾人也加入到交流的行列中。

时间长了,老单对残疾人也有了感情,开始不自觉地关注残疾人的事情。一次在电视新闻中看到家乡临沂的一所特教学校办得特别好,就马上跑去看看人家有什么需要帮忙。按他的话说,既然进了残疾人这个圈子,咱就得把事干好。对于今后,他也有一番自己的打算。一直以来,他接触的大多是残疾人中的佼佼者。但他觉得不论是有本事的还是没本事的,只要是残疾人就都需要他帮助。他希望有一天能利用自己的资源,让家乡的普通残疾人也走出国门,开开眼界,为家乡的残疾人事业做点贡献。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