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张艺冬:慈善“病人”

2015年04月08日 来源:《三月风》

编者按:与常态的好人好事被大家喜闻乐见所不同的是,张艺冬的善举总是毁誉参半。他把自己的行善之路比成唐僧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也扰乱不了一个真正一心向善的人。”

张艺冬:“80后”草根公益人士,年幼时家境贫困,父母离异,他带着几个弟妹流浪靠乞讨度日。少年时患胯关节股骨瘤癌症,后得大庆油田女工及当地党员干部组织为其募集善款治病。因援助骨瘤女孩,微博救助查路鹏等公益事件广为人知。

屏幕快照 2015-04-08 上午10.23.51.png

文_摄影 本刊记者 张西蒙

在安徽合肥的大街上随便拉个路人来问,“知道张艺冬吗?”回答十有八九是否定的,然而换个问法,“知道整容成雷锋的小伙吗?”“知道,知道!张艺冬呗。”

在繁华的步行街旁,张艺冬居住的出租屋逼仄阴暗,显得与旁边的高楼大厦格格不入。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过和别人合伙开的宾馆了,“大姐不让我去,说总有知道我的人去寻求帮助,影响生意。”宾馆每个月几千元的收入刚够他维持生活。

近几个月张艺冬没有进行公益活动。身材消瘦的他走在大街上和一名普通的青年无异。因为被查出患有免疫系统疾病,张艺冬去年9月接受了一次治疗,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头晕,伴随着幻想,就像吸毒似的。”

“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每隔一段时间,张艺冬的手机就会响起学习雷锋的铃声。找他的除了想获得救助的,更多是想采访他的媒体。“老打电话,有些还是朋友介绍的,能不接受嘛!”张艺冬显得很无奈,有些联系他的,一连尝试了好几年。

因为公益连累了父亲

最近张艺冬在慈善之路上偃旗息鼓除了身体原因,还有家里的因素:失散多年的父亲被抓捕入狱。

张父入狱的原因,张艺冬说是“政治手段”。24年前的一宗故意伤害案,张父前去参与,张艺冬说“他并未动手,去之前人就已经死了。”他找到公方指定的三个证人,“他们都说没看到我父亲动一手指头,也没有物证。”

他的弟弟妹妹没人愿意站出来管父亲,一是因为自顾不暇,二是因为恨张父当年抛弃他们。张艺冬说:“我想完成奶奶的遗愿,一辈子一家人东一个西一个,总想着有一天能够团聚。”

24年前的案件疑点重重,张艺冬归咎于老家涡阳县政府把矛头对准了他。“因为我一直是公众人物。”张艺冬说,他每次下乡帮助一些残疾人和贫困的人,都会有媒体跟随,官方不愿意让他回去,“说我给政府脸上抹黑,只要我一去就显示他们的工作是有问题的。”

在此之前,他就在网上发表了抨击亳州市的文章,起因便是“双十”(十大杰出青年、青年五四奖章)评选。评选开始前,张艺冬通过亳州涡阳县共青团填写了申请。

然而候选人出炉,张艺冬榜上无名。让他愤愤不平的是,41个候选人“全是党员干部,没一个基层老百姓”——大部分人是总经理、董事长、银行行长,还有一个开公司的残疾人。

“或许是因为我的原因牵连了父亲。”张艺冬戏谑道,“就看怎么判了,要是不公,我也要走上进京上访之路喽。”

屏幕快照 2015-04-08 上午10.26.31.png

屏幕快照 2015-04-08 上午10.26.37.png

屏幕快照 2015-04-08 上午10.26.43.png
张艺冬在整容之后拍了一套模仿雷锋的写真,有些场景是根据雷锋的照片摆拍的,
有些是自己设计的。他自己笑谈“我知道有点雷”。(图  受访者提供)

救我,救对了

张艺冬最大的心愿是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然而从2012年到现在一直未能如愿。“我从小就对共产党有感情,因为在东北就是共产党养活我的。”

张艺冬13岁的时候,父亲把他们几个兄弟姐妹带去东北定居。“后妈对我们不好,常常打骂,不干活不给饭吃。”无奈之下张艺冬和妹妹离家出走,靠乞讨为生。

“拾柴火、捡破烂、卖菜,穿的是别人给的破棉袄棉鞋,人家叫我们铁道游击队。有时迫于生计到工地上偷点木头和铁。”或许是与过度辛劳有关,年仅16岁的张艺冬时常感觉关节疼痛,甚至有时无法走路。去医院检查,医生的话无疑是晴天霹雳,张艺冬患有胯关节股骨瘤癌症。

因为没钱做手术,张艺冬在医院“等死”时,事情却有了转机。“旁边病床是一个阿姨,得知我是带着弟弟妹妹讨生活,还得了癌症。看到我身上的大肿瘤就哭了。”阿姨临出院时给张艺冬留下500元,说她会想办法帮忙,第二天回来。

“我当她是跟我开玩笑,内心其实特别盼望她来,但是又感觉像一场梦。”第二天张艺冬等了一整天,阿姨没来,有些失望的张艺冬转念一想,自己既是将死之人,人家萍水相逢安慰几句,还留下钱,“已经够意思了。”

到了第三天中午十点多,张艺冬被叫醒,一屋子全是人。“一睁眼就看到阿姨回来了,她把我的床摇起来,拿出一个黑色袋子给我看,里面全是钱。”那些钱对张艺冬来说是天文数字。 有了这些钱,他就能够做手术了。   

张艺冬术后全身疼得宛如火烧,脾气异常暴躁。“就那个阿姨,特别耐心,每天背着我散步。”等到出院回家后,张艺冬发现屋子里焕然一新,房子是重新粉刷的,被褥也换了新的。“我知道都是她做的。”

这件事,成为张艺冬投身公益的一个楔子,“这么大的一个恩情,今生都搭进公益里也不够。”每每回忆起儿时的经历,张艺冬恍如隔世,但是对那些“雷锋”的思念未曾减少。“我想告诉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我活着,还活得好。我想告诉那个阿姨你救我,救对了。”

屏幕快照 2015-04-08 上午10.26.56.png
张艺冬在接受整容手术期间,多家媒体在现场拍摄采访,面对着长枪短炮,他坦言
“有些打退堂鼓”。(图  受访者提供)

若是一场战争,十个我也被炸死了

大难不死的张艺冬出于对奶奶的思念,回到了安徽。祖孙二人相互为伴直到2005年奶奶去世。“奶奶一直教育我不管穷富,都要做好人。”张艺冬说自己的很多思想,都源于奶奶。

在安徽的11年里,张艺冬一直与人为善,被授予“安徽首善”、“合肥好人”等称号。

与常态的好人好事被大家喜闻乐见所不同的是,张艺冬的善举总是毁誉参半。他把自己的行善之路比成唐僧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也扰乱不了一个真正一心向善的人。”

张艺冬被国内所熟知的事件是帮助瘫痪少年查璐鹏进京求医。媒体和长枪短炮的聚焦,张艺冬解释说“我找不着他,只能给媒体打电话,他们就说想跟着去。”

查璐鹏有个心愿,是到天安门去看看,张艺冬不好意思地说其实自己也想去。他把这件事像日记般记录在了微博上,《公益小伙背瘫痪学子进京求医》的文章一出来,“这一下舆论就来了,以前照顾过查璐鹏的志愿者也来了,说我作秀。”

张艺冬被郭明义颁发“安徽首善”荣誉时,媒体曝出他“痛哭半小时”。“我哭是因为十多年没有回东北。”张艺冬记得郭明义说的第一句话:“艺冬啊,这一身病,可得保重,想家就回来吧,别走了。”张艺冬说,一个“家”字,让他没能忍住。“可是就滴了两滴眼泪,硬是被写成半小时。总共会面才十分钟而已。”

张艺冬高调行善的做法与陈光标不谋而合,二者在后来的相处中也颇为融洽,张艺冬整容雷锋的时候,陈光标还给他打电话声援:“非常好,整得不像雷锋我掏钱送你去韩国整,整像了为止。”然而他与陈光标的第一次见面似乎并不愉快。

张艺冬为救助阜阳太和县患有血友病的青年姜鹏,经北京晨报的记者介绍联系到陈光标,约在南京见面。“结果到了南京他迟迟没有见我。”张艺冬情急之下,拿一个“陈光标,活菩萨”的展架,跪在他公司门口,一跪就是五个小时。“当时情况紧急,我实在没办法了,命要紧还是脸要紧?”

陈光标见到张艺冬后并未直接给善款,他抛出了一个难题,答应给张艺冬二十万元的凉茶,“还不是实物,让我先找销路,拿到货款后他给我发货。”张艺冬说,此举引发了舆论不满,“喝陈光标凉茶,还能治病!”的调侃言论铺天盖地。由于善款一直未能筹到,受助者的父亲姜心志在北京街头举牌子,告张艺冬和陈光标诈捐。张艺冬又一次走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后来此事不了了之。

陈光标有感于张艺冬的身世和执着,要给其“精神奖励”80万元现金,遭到了张艺冬的现场拒绝。“钱再好,也要我们自己去挣;陈光标再有,那钱是他的。我如果要了,我的一批粉丝怎么想?”“表演艺术家”、“作秀小王子”的称号又一次被扣到了张艺冬头上。

整容雷锋,是张艺冬最大的争议。每每说起此事张艺冬总用几个问句辩驳:“整容不是很正常吗?还非得整成谁吗?整容的明星多了,为什么没人骂?我整雷锋就不行了?”

整容的缘起,是张艺冬被确诊免疫系统疾病,“当时压力特别大,我小时候得病就是‘雷锋’救我的,假如我再倒下,又有没有雷锋救我呢?”张艺冬说,他经常看雷锋的画像,雷锋的脸是圆胖的,“我就喜欢胖脸人。”

“那时对雷锋的思念特别强烈,就去整了。”吸脂、填充,鼻子、眉毛,张艺冬的脸成了另一副模样。整形医院给他免费,但条件是医院可以把此事作为噱头吸引消费者。“我没想太多,其实就是追星。”张艺冬说,没整的时候别人都喊他“雷哥”。因为整容的事沸沸扬扬,他被女朋友退了婚。

“身高也不对啊。”“要是雷锋活着,也得被你气死。”“就缺个电线杆了,还得练倒车。”网上的评论五花八门,张艺冬有时心情不好上网看看,“反而高兴了。”

张艺冬总认为舆论过于苛刻,应该把他的公益和整容区分开,“一个是社会行为,一个是个人行为。”虽然声讨的声音多,但是张艺冬很乐观,“最起码唤醒了全国人民对雷锋精神的大讨论。”

好,就要大声说出来

现在找张艺冬帮忙的人仍然很多,“有人下跪,有人举牌子写我名。”张艺冬挑选受助者的标准是“身边和自己身世大致相同的。”

张艺冬说,这么多年零零碎碎帮助别人筹了几百万元,自己也搭进去一百多万。“我只是实地走访核实了消息以后,呼吁别人来帮忙,相当于自己是一个平台。所谓的善款,从来没经过我的账户,都是直接给受捐者的。”

针对“好事难做,好人难当”的新观念,张艺冬显得很坚决:“脚踏实地摸着良心大胆地干,有受助者和人民给我们做后台。骂,能骂死人吗?!”张艺冬说公益最难的不是钱难筹,而是不理解。“无端的指责不该有,如果不愿意帮忙,也不轻易妄加评价,可以看,可以观察。”

辽宁葫芦岛的少年张鑫垚,见义勇为之后不被认可。“知道这事我挺气愤,做好事,就应该得到表扬!”张艺冬说,对好人好事不认可,就是二次伤害,“很多时候,他们只是想得到一种认可和肯定。”张艺冬觉得,好,就要大声说出来

“只要我身体允许,活一天,就要做一天。这是我活着的唯一信仰。”张艺冬说自己在生活当中其实很低调,“我是特别喜欢清净的人,最好谁都别来找我。”张艺冬坦言如果停止做好事,生活状况会改善很多,“但是我停不下来。”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