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李龙梅:15年,做好三件事儿

2015年08月27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_罗新欣 图_罗新欣 侯超伟

初见李龙梅,她白皙的脸配一副黑框眼镜,黑长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条粗辫儿,颇有点儿艺术范儿。采访后,方晓得重庆特教中心(原为重庆市盲校)由名不见经传一跃成为全国知名学校,跟眼前这位艺术范儿的校长是无法分开的。

屏幕快照 2015-08-19 上午9.29.20.png
李龙梅辅导盲生学习

2001年,在一所普通学校担任副校长的李龙梅突然接到上级命令,调任重庆市盲人学校副校长。“真像当今的冰桶挑战,哗⋯⋯一桶冰从天而降,顿时从头凉到了脚”,李龙梅回忆当时的心情。“我犯错误了?犯了多大错误给我这样的惩罚?”当她硬着头皮到盲校时,呈现在眼前的景象让她的心更凉了:要硬件没硬件,要经费没经费,校舍陈旧,设施匮乏;教职工人心涣散,毫无斗志,甚至老师们对自己任教的学校都羞于启齿。李龙梅内心一阵刺痛,一向自信的她开始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回到家,她把自己关到房间里不吃不喝,谁也不见,内心承受着从未有过的煎熬和打击。三天三夜后,窘困的现实激发了李龙梅潜藏在骨子里的旺盛斗志,她以特有的坚韧与倔强向困难发起了挑战,以非凡的胆识和气魄带领着全校教职工从荆棘中闯出一条路来。

“我的老师们一定要更有尊严”

到学校没一个月,李龙梅偶然间看到一位名叫张治平的盲人老师手捂着腰,满头大汗地在给盲生们上音乐课。担心张老师出事,她在教室门口站着。上完课,张老师扶着钢琴艰难地坐了下来,李龙梅走过去问道:“张老师,你怎么啦?”“哎呀,腰椎间盘突出发作了。”“你为什么不坐着上课?能舒服一点啊。”“校长,我不能欺骗孩子,孩子们都是看着我在上课,我怎么能坐呢?”听到这话,李龙梅好奇:都是盲孩子,他们怎么看得到你上课嘛。但是张老师说,作为老师我不能欺骗他们。这位盲人教师的举动给李龙梅震动不小,也让她开始反思:为什么这样敬业的特教老师都不愿承认自己是做特教工作的呢?“如果一个老师在我的学校里工作了十年毫无建树,还羞于向别人提及自己的工作单位,那将是不可原谅的错误!我一定要让特教老师活得更有尊严!”倔强的李龙梅暗暗下定了决心。这个坚定的信念掀开了她特教生涯的第一页。 

李龙梅深知,教师团队的打造需要榜样的激励。学校盲人音乐教师张老师爱生敬业,精通笛子、二胡、手风琴等多种乐器,被誉为“山城阿炳”。李龙梅经常与张老师谈心,创造一切条件满足张老师的教学、创作需求,组织专人帮张老师整理作品,收集材料。在她的倾力打造下,2003年9月,仅有初中文凭的张老师光荣地被评为特级教师,成为全国第一个盲人音乐特级教师。张老师的成长过程也为教师树立起了学习的榜样。 

特校教师能否最终获得社会认可,获得职业尊严,最重要的取决于其专业素质是否过硬。为此,李龙梅请来学科教研员,手把手地教老师钻研教材,根据盲生实际设计课堂教学,并走进普通中小学课堂,用新课程改革的新理念、新方法指引盲校课堂教学改革。通过努力,教师们在教学中找准了位置,工作热情得到激发。教师团队被评为“南岸区十佳师德师风先进集体”、“首届重庆市最可敬可亲教师”。如今,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的老师可以扬眉吐气地向别人宣布:我在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工作! 

屏幕快照 2015-08-19 上午9.29.09.png

“我的孩子一定要幸福成长”

对于学校里的盲生,李龙梅总是习惯地称他们为“我的孩子”,而很少有人知道其原因,这还要从她刚刚担任副校长时讲起。

2001年6月,李龙梅刚到重庆盲校任副校长时,一时还难以适应环境的变化,是一个盲童,触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善良。

“重庆的11月已进入晚秋,潮湿且阴冷。一天,一个身穿单衣、脚穿凉鞋的盲童坐在我办公室门口的楼梯上。”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李龙梅仍很激动。在那之前,她从未主动接触过学生,但孩子们却早就听说学校来了位新校长。“听说你长得很漂亮,我可以摸一摸你吗?”李龙梅不忍拒绝孩子的请求。孩子用手轻柔地感知到这个新校长的容貌后,竟欢快地拍起手掌来,“李校长真漂亮!我要告诉全校同学去!”李龙梅回忆:“当时那个孩子手很凉,在摸我的脸的一刹那,我的全身像通了电一样发热,我的眼前顿时模糊了,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撒落一地⋯⋯”

第二天一早,李龙梅办公室门前竟聚满了孩子,他们都要以自己的方式向她打招呼⋯⋯

这件事以后,李校长开始重新认识“她的孩子”,也开始更深刻地反思怎样做才能给孩子们幸福。

到了2010年,受“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必然会打开另一扇窗”名言的启发,李龙梅意识到盲生们最大的幸福就是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每一个孩子身上都蕴藏着无穷的潜能,需要教育工作者去挖掘,为他们创造发挥潜能的良好平台。

同年岁末的一天,李龙梅带领着全校师生到重庆市人民大礼堂听了一场音乐会,孩子们表现出来对音乐的热爱、对西洋乐器的好奇与渴求让李龙梅深深震撼,她确信找到了让孩子们幸福的起点。

在她的积极筹划下,2011年3月,第一批乐器购买回来了。但是,盲孩子们不能读乐谱,无法看指挥,与专业老师沟通也不畅通。为了克服这些困难,李龙梅大胆地提出了让学校老师加入乐团、与盲孩子一起学习管乐的设想。她的想法得到了全校教师的热烈拥护,于是,由35名盲孩子、35名老师组成的扬帆管乐团成立了。 
在三年的时间里,师生共同携手,先后两次参加“上海之春国际管乐节”的演出,首创盲人登上国际管乐舞台的先河。在中国第八届非职业优秀管乐团展演中,扬帆管乐团与来自全国各地普通中学的10支管乐团同台竞技,获得银奖。 

“我的学校一定要有地位”

尽管是女儿身,但李龙梅骨子里却是“纯爷们儿”,做事情有股犟劲儿。2002年4月,李龙梅就职校长后,为了说服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在重庆设立远程教育基地,她只身一人,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从重庆赶到长春。这件盲校老师们从未敢想过的事情,竟在李龙梅执着的努力下办成了。“估计他们是被我的坚持打动了吧。”回到重庆后,她马上组织4名老师对4名正上初中的孩子集中培训,当年便全都考上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从此,重庆的盲人高中教育正式起步,盲校的社会影响开始增强。

为了争取办学资金,李龙梅多次到市区教委、残联、福利基金会、红十字会等单位“化缘”。在她的争取下,学校的办学条件一天天发生变化:破旧的桌椅淘汰了;盲文图书馆、多媒体教室和电子阅览室建起来了,孩子们通过液晶电脑和阅读放大器可以上网漫游;新添置了盲文点字制作设备,老师们再不用刀刻手印、熬夜加班手工制作盲文考卷了⋯⋯2011年5月,重庆市盲人学校喜迁新家并升级为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200多个盲孩子在南山上的一处幽静之地有了属于自己的漂亮校园。

结束采访时,李龙梅很坦诚地告诉记者,任职校长15年来只做了三件事:第一是让特教老师们有了尊严;第二是让残障孩子们感受到了幸福;第三是让重庆特教中心有了地位。虽然仅有三件事,但每一件事完成得都不易。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