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用“上半身”走好下半生

2015年09月17日 来源:《三月风》

尽管失去了下半身,彭水林却觉得自己很完整,因为至少还有“上半身”和下半生。

屏幕快照 2015-09-16 下午1.59.16.png
彭水林
1958年生,湖南人,2004年在深圳遭遇一场车祸,身体被截去了一半,
成为全国罕见的高截位存活者。

摄影_本刊记者 张和勇
文_本刊记者 李 樱

“咚”,彭水林左手的扶撑敲响着地面,“咚”,他右手的扶撑在交替前行。彭水林没有下半身,他的每步前行都伴随着左右手这铿锵有力的两声“咚咚”。2015年7月,湖南长沙沁园小区,身高仅余78厘米的彭水林,在用上半身行走,身后是他开办的“半截人便利超市”和“半截人臭豆腐便利亭”。

2004年深圳布吉街头,一场肇事车祸让彭水林当场失去了下半身,“怎么会这么惨”,路过的一位媒体记者拿着摄像机忍不住地感叹。一位摄影记者因为拍摄他拿到了华赛新闻人物组图银奖,深圳布吉人民医院因为抢救他成功,由乡镇医院升级为了区级医院。很多媒体报道,他是世界上最高位的半体截除术患者,也是幸存时间最长的截肢者。他能活下来,每活一天,都创造着医学和生命的奇迹。

他“走”得堂堂正正,上半身挺得笔直。有人摇着头,咂着舌嘀咕,“造孽啊,真是不容易”!彭水林不管不顾,径自走着。儿子彭岳湘跟在彭水林身后,开玩笑,“陈州因为爬(泰)山闻名了;我爸爸可以爬楼,以后就去爬长沙第一高楼”。做残疾人的励志偶像,帮助更多残疾人创业,这是支撑彭水林用“上半身”走好“下半生”的信念。

屏幕快照 2015-09-16 下午1.59.46.png
彭水林的臭豆腐店以“半截人”命名,儿子彭岳湘觉得这名字有市场竞争力,
开在长沙闹市的步行街,门脸儿才两三平方米,租金却一月两万。

屏幕快照 2015-09-16 下午2.00.14.png
彭水林趴在床上的时间居多,他练书法、吹葫芦丝,让自己的生命更加丰富。

还有“上半身”和“下半生”

走了不到一刻钟,当脱掉支撑他身体直立的接受腔时,里边的衣服已经汗湿得能拧出水。妻子周爱群赶紧给他打来桶水,彭水林开始自己擦洗。

彭岳湘闲在旁边,不插手帮忙,“我们也可以帮他弄,但他日常生活,自己动手,会让他仍有‘一家之主’的感觉”。周爱群坐在床边,笑着向我们夸丈夫,“老彭好厉害的,他什么都自己做”。

母子俩轮流着夸老彭,是这家子和睦相处的秘诀。周爱群指着墙角的轮椅,跟我们说,“老彭还会翘轮椅呢!”“老爸不到三个月就学会了这本事,我挺佩服他的,一会让他给你们表演”,儿子接着话茬说,“街坊邻居都夸我爸脑子灵活,打骨牌总赢不了他”。为了证明老彭有很多本事,周爱群让彭水林举哑铃、写毛笔字和吹葫芦丝给我们看。她给老彭搬来小桌子,老彭从身后拿出笔墨纸砚,夫妻俩你指挥我,我指挥你,拉开架势。老彭嘴里嘟囔,心里盘算写什么,看老彭发愁,周爱群张口就替老彭解围,“写‘中国梦’”,边说边笑着招呼进店买烟的客人。

彭岳湘说,在小区,彭水林见到那些走街串巷的健全人乞丐就数落:“你们有手有脚还靠乞讨生活,跟我比比像个什么样子啰!”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老爸挺了不起。

采访的当日,正好是彭水林57岁生日。他老家湖南湘乡市残联的理事长还专程到长沙看望了他。生日宴上,一屋子人,大家先各自说着话,周爱群突地站起身,举起酒杯,郑重爽落地向老彭敬酒,“老彭,祝贺你11岁重生!”大家一下看呆了这老两口。彭水林笑着端起茶杯,跟妻子碰了杯,喝了口水,没多说话,脸上却是笑开了花。大家使劲鼓掌,恍然一算,距离2004年出事,已然已过去11年。周爱群替他记得清清楚楚。切蛋糕时,大伙起哄,让老彭喂老婆吃口蛋糕。老彭不好意思,周爱群倒大大方方,主动往老彭嘴里塞了一口,引得大家哈哈笑。

肇事车祸过去11年,彭水林至今没有拿到法院判决的应有赔偿,换谁都会气愤,彭水林一家倒想开了,“一辈子不赔,也不能一辈子等吃”,“等自身强大了,再去追究;不是看重这钱,是为弱势群体维权。如果像我家有些知名度的弱势人群都不能拿到赔偿,其他没受到媒体关注的残疾人,该怎么办?”

尽管失去了下半身,彭水林却觉得自己很完整,因为至少还有“上半身”和“下半生”,“我捡回来了老婆、儿子,还有几十年的命,身子丢了就丢了吧”。

屏幕快照 2015-09-16 下午2.00.40.png
彭水林老婆周爱群成了半个护士,11年来都是她在家帮老彭换尿管、排泄袋
,医生说这家人胆子真大,也亏得细致,11年来没出过事。

屏幕快照 2015-09-16 下午2.00.47.png
没有下半身,彭水林的每一步都需要左右手两个扶撑的帮助。他的生活起居大部分
都自己料理,儿子彭岳湘闲在旁边,不帮忙,儿子说,“这样会让老爸仍有
‘一家之主’的感觉”。

“半截人”臭豆腐的品牌梦

彭水林的身体状况并不算很稳定,“因为医学上没有先例”,“谁也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要了性命”,彭岳湘也很无奈。

彭水林靠“人工尿道”和“人工肛门”排泄,维持身体运转。导尿管、尿袋、排泄袋需要经常更换,一个月就得花费近2000元,这还没算发炎发烧吊瓶的费用。为了节省开支,周爱群成了半个护士,在家操作,“亏得我妈照顾得细,这么多年都没出过事,医生说你们这家人胆儿真大”,“去一次医院,排队要几个小时,还得花四五百元,哪里去得起”。彭岳湘算着账。

生存的压力促使着彭水林思变。2008年,在湖南省残联的帮助下,彭水林在长沙市芙蓉区沁园小区开起了“半截人便利超市”。这个居民小区同时还是周边有名的大夜市,夜幕降临,灯火通明、食客喧哗,甚至比白昼更热闹。超市的位置还算不错,但竞争激烈,类似的超市在这个小区有38家。

超市一个月的盈利近2000元,勉勉强强只够彭水林自身医疗的开支。彭水林焦虑了很久,最终决定重拾年轻时的手艺,卖起长沙特色小吃“臭豆腐”,取名就叫“半截人”,“我爸的确是个‘半截人’,而且这名字有竞争力,其他人取不了这名”,彭岳湘自豪地说,“我家臭豆腐利用发酵方式来做,卤水制作有秘方,凡是吃过的都说好吃”。

屏幕快照 2015-09-16 下午2.01.09.png
没有下半身,彭水林无法直立,直到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免费替他定制了
这款接受腔,这改变了他只能平躺的生活。

屏幕快照 2015-09-16 下午2.03.04.png
早上,“半截人便利超市”门口,一家三口说着家常,经历剧变,依然
能笑对人生,这不单是彭水林的11年重生,也是这家人的11年重生之路。


彭水林在长沙黄兴路步行街租了两处门脸,都只有两三平方米,月租金却要2万,两处便是一月4万。一处因为铺位所在单元拆迁,全面停业,员工不便解聘,一位员工是左手残疾,得到工作不容易,彭岳湘便让这处的员工与另一铺面的2名员工交替上班。但因为铺面租金贵,“盈利总是只能刚刚持平”。

为此,彭水林希冀将“半截人臭豆腐”开成便利亭的模式,进入门槛低,又能方便、吸引更多的残疾人加入,一起创业。彭岳湘拿出随身带着的市相关领导签过字的批示,着急为何有了批示,自家品牌的臭豆腐便利亭还是难以在闹市步行街立足。便利超市的门外,搁放着那闲置的“半截人臭豆腐”便利亭,周边开始生锈,做这个简易亭花费万元,现在快要变成一堆烂铁了。彭水林心里着急,不时叨叨儿子,彭岳湘最初会解释,慢慢就只听着了,这事急不来。

“我就想做番事业出来,不想就这样每天躺着坐着”。彭水林来来回回说着这两句话,“我已失去了半截身体,可不能让剩下的半截也废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