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付鹏:黑暗中自由穿梭于“纵横十九道”

2016年01月07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9.jpg
黑暗中黑白棋子对弈。徐俊星摄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为了采访付鹏,我们一行人专程坐高铁赶往千里之外的武汉。期许许久,见到“庐山真面目”的时候,还是被他的低调和谦逊所打动。瘦高个子,穿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灰色夹克,付鹏的眼睛很大却少了些灵动,说起话来语速很慢且轻柔:“没想到为了我,你们还专门跑一趟,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棋迷而已。”

事实上,不久前,付鹏作为国内首位盲人棋手参加比赛,并一举夺冠的消息震动了整个国内围棋界。

水到渠成的“盲棋”技艺

3.jpg
付鹏通过触摸把握棋局。徐俊星摄

1964年出生的付鹏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武汉大学的老师,从小在飘香的樱花树下长大。

付鹏天资聪明,自然在儿时也是颇为顽皮。家里孩子众多,为了省去“小伢闹药(小孩子闹事)”的烦恼,原本就喜爱围棋的父亲把孩子们都召集在一起开始摆棋布阵。那时的付鹏眼睛还未出现异样,原本就古灵精怪的他更是一下子就被这纵横十九道的魅力所吸引。

“那会儿也不懂什么谋略,只是学习了一些皮毛而已,兄弟几个在一块,不跑出去惹事,父母就开心的不得了了……”付鹏聊起儿时无忧无虑的时光,语气都变得轻快很多,“那会儿还真是着迷呢,一玩就是一天。”

所幸的是,付鹏中学时开始师从当时武汉测绘大学的丁立诚教授。

说起丁教授,湖北职业围棋界无人不知晓,他当属知识分子中的“大牌”棋迷。丁教授早年在上海同济大学求学期间,就曾获得过学生围棋比赛的冠军,当时教工的冠军就是物理学家杨振宁先生的父亲杨武之先生。丁教授来到武汉以后参与武汉测绘大学的创建工作,并把围棋之风带到了武昌的几所高校。在丁教授的言传身教之下,付鹏学到的不仅是围棋的技艺,还有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所特有的博学儒雅的风范。

1.jpg
棋局瞬息万变,并非因盲棋而削弱了精彩。徐俊星摄

“跟随丁教授的那几年,我的棋艺突飞猛进。”谈起恩师,付鹏开始滔滔不绝起来,“按照老话说,从那时候开始,我下棋才真正开窍了。”随后,他代表武汉参加过全国晚报杯等诸多顶级赛事,成为业余5段。

从90年代开始,付鹏的眼睛渐渐出现问题,由于先天性眼底病变的不断恶化,他的视力退步得越来越快。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自学本科毕业后,付鹏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开始忙碌地四处求职。

为了生计,同时也为了方便和棋友们交流,付鹏在武汉大学附近开了一间棋社,与武大的师生们交流较多也缘于此。在醉心于围棋的同时,付鹏还利用闲暇时间搞了一些发明创造,其中有着国家专利号的发明就有5、6项之多。其中有一项名为“四色围棋”,想法创意颇具新意。

2004年左右,付鹏完全失明。但扑面而来的黑暗并没有阻挡他对围棋的热爱,反而愈发更加欲罢不能。“看不见以后,更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了,成天脑子里就是棋盘和棋局,”

别人都认为付鹏下盲棋简直就是奇迹,但他自己看来,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结果,“我这辈子唯一的爱好就是围棋,虽然看不见,但是心里和脑子里一直都有棋。”

终于,2015年年初,在武大许云老师的帮助下,付鹏以严格的盲棋对局方式,即纯粹使用坐标定位,与武大围棋协会的前会长对弈。

结果,让所有人欣喜,付鹏竟然完全可以在看不见的情况下掌控棋局。

至此,付鹏与盲棋,正式走到了一起。

“玩棋,不在乎名利,只在于乐趣”

6.jpg
指尖的智慧。徐俊星摄

盲棋,可分两种。一是盲棋对盲棋,即盲者之间的对弈;另一种是盲棋对明目棋,明目者要把每一步棋用专业术语告诉给对方,即以报坐标的方式进行对弈。付鹏下的盲棋主要是第一种,而目前国内著名的“盲棋第一人”鲍云则是作为明眼人可以同时进行两种玩法。

“鲍云是很神奇的,”2015年,因为盲棋,付鹏与鲍云有了联系,在他看来,鲍云虽然年轻,但依然是自己学习的榜样,“能和他过招,真的很过瘾的。”

付鹏最大的困惑就是身边没有能和他下盲棋的对手,因为本身下围棋的人就属于小众,而能够下围棋的盲人则更是少之又少。

布局灵活,百变,对手不知路数,而失明后,则进攻性更强——是付鹏下盲棋的特色。

“明眼人下棋速度快些,其他没有什么不同。另外,明眼人反而有心理压力,他们怕失败,所以下着下着,渐渐棋就开始变形,由此我就便于致胜了。”聊起对弈时的精彩和乐趣,付鹏顿时放下了之前的紧张和拘束,不知不觉,语速也快了不少。

2015年10月,西安丝绸之路国际城市围棋联赛中,付鹏一举夺得嘉宾组冠军,这也是国内盲人棋手首次独立参加围棋活动。

1442968638365.jpg
付鹏(左一)与鲍云对弈。

付鹏的努力也让中国围棋协会主席王汝南、棋圣聂卫平为之动容。在王汝南看来,虽然付鹏看不见对手、看不见棋盘,但他心中有围棋。“在围棋的世界里本来就不分国界、不论高低,和付鹏情况一样的人,并没有因为身体原因被挡在门外,大家都拥有共同的语言,这种语言就是‘围棋’本身。”

谈及失明后下围棋,付鹏称最大的困难来自于没有棋具。“那时候开始练习使用特质的触摸辅助盲人棋具,这其实挺难的,但我一直在练习。如今,我已经可以摸着下和用坐标方式下了。”

对于目前所取得的成绩,付鹏看得很淡,“其实也没什么,最重要的就是大家坐在一起玩。能和高手过棋,是件特别快乐的事情。有时候为了一步棋,我能高兴好几天。”

渐渐的,随着付鹏的名气传开了,越来越多的棋手慕名找来想与他过过手,对此他是来者不拒,尤其是盲人棋手,他更是甚是欢迎,“人家大老远地找我,我没有理由拒绝啊,我们盲人找个棋友实在是太难了。”

事实上,付鹏并非闲人,他每天的时间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付鹏已经有二十几年投资理财的经验,虽然看不见,但他的投资判断却异常准确,几乎无一失手。“每天粗茶淡饭,然后听广播、看电视……搜集各种财经资讯,”付鹏说每天都忙于整理投资资料、分析、判断再决策,时间过得飞快。

乐于参与闭目运动的推广

2.jpg
越来越多的棋友慕名与付鹏对弈。徐俊星摄

实际上,付鹏也并非一个人在“战斗”。

自从与“最强大脑”鲍云取得联系后,除了投资、下围棋,付鹏还肩负起了一个重要的使命——将鲍云倡导的“闭目运动”推广给更多的人。为此,原本喜欢安静、平淡生活的付鹏开始频繁地参加各种比赛和活动。“自从失明后,我是比较喜欢独处的,也不擅长和人交流,但是‘闭目运动’需要我,我还是乐意走出来的。”作为盲人,付鹏深刻地体会到盲人的不易,“这也正是‘闭目运动’推广的意义所在。”

“闭目运动”,即可以不使用视力来进行的一切运动项目。可分为智力运动项目和尤其适合闭目进行的体力运动项目这两大类,而个体项目根据其游戏方式、难度和游戏性则可分为单人项目和对抗项目以及比赛项目和娱乐项目。民间流行的如连珠、麻将、扑克等,更可以涵盖智运会项目——围棋、国际象棋、中国象棋、国际跳棋、桥牌等。

事实上,鲍云组建闭目围棋队的过程并不顺利。

“愿意下围棋盲棋的健全人有一些,能力也都在不断提升,但想要寻找下围棋的盲人如大海捞针一般。”虽然经过多年的努力,但鲍云的队伍里现在也只有两名盲人棋手,除了付鹏之外,还有一名棋手汪德慧。

“我们的围棋队今后发展的首要任务是补充新人。逐渐地我们也明白,短时间内国内出现新的盲人围棋高手不太现实,所以我们非常欢迎有意愿尝试闭目围棋的普通爱好者和围棋高手加入。”付鹏笑着说,“这也是我们努力推广‘闭目运动’的目的,就是希望更多人参与进来。无论是盲人还是健全人,大家可以一起享受到融合运动的快乐。”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