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李静 用积蓄为聋人做公益

2016年02月25日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李静知道同学和朋友这样评价她,但她不以为意。在朋友们看来,李静婉拒了30万年薪的工作,用积蓄做公益,目前经济紧张却没想过停手,很不可思议。


李静的终极梦想,是在中国建立一所聋哑人大学,让这个群体有更多职业选择的可能

档案

姓名:李静

身份:德兰公益服务中心创办人

话语:“我们的项目希望健全人和聋哑人互相体会对方世界的同与不同,我正在努力寻找一个平衡点。”

“李静是个疯子。”

李静知道同学和朋友这样评价她,但她不以为意。在朋友们看来,李静婉拒了30万年薪的工作,用积蓄做公益,目前经济紧张却没想过停手,很不可思议。

李静是珠海市德兰公益服务中心的创办人。德兰公益是珠海市唯一专门针对听障人士运营公益项目的机构,致力于营造对听障人士友好的社会生态。今年9月,德兰公益举行第二期“希声夜宴”,110名健全人士和聋哑人共进晚餐,长达两小时的“无声环境”让很多健全人颇感震撼,有企业当场表示愿意为聋哑人提供工作岗位。而李静的终极梦想,是在中国建立一所聋哑人大学,让这个群体有更多职业选择的可能,可以真正“平等”地生活。

困惑

不打孩子的老师走了

●一开始,李静以志愿者的身份帮助过不少弱势群体,但她慢慢发现了个中荒诞。

李静是南京人。大学时第一次做义工的经历让她感触很深,企业管理专业毕业后,做了一段时间生意,她发现挣钱不是她的追求,2005年她停了生意投身公益。一开始,李静以志愿者的身份帮助老人、孩子、留守儿童、单亲妈妈等弱势群体,也参与过环保类公益,但她慢慢发现了个中荒诞。

有一年,珠海一个社团组织志愿者去“帮扶”肢残人士。“去了200个志愿者,只有10多个肢残人士。活动的内容是烧烤,很多志愿者不会生火,还由肢残人士生火烧东西给大家吃。”李静开始思考要以管理者的身份来做公益。

之后,李静在珠海一家自闭症康复机构做老师,一度认为“自闭症老师”可以做一辈子。但是,现实又给了她一耳光。

李静说,那家自闭症机构的老师会打孩子 ,因为“不打管不住”,而她下不了手。“他们(自闭症孩子)也很聪明,这么多老师中,一下就能看出谁软弱。”李静不打孩子,反过来有时候会被孩子打。但她仍不介意,甚至认为孩子能判断出谁可以欺负就是一种进步。

坚持不打孩子的李静最终不得不离开,继续寻找她可以干一辈子的公益事业。

启发 黑暗中走进聋哑人的世界

●受“黑暗中对话”启发,李静想,我为什么不能把聋哑人的劣势转化为优势呢?之后,她就设计出“希声夜宴”项目。

2013年,珠海放宽社会组织登记门槛,李静注册成立了德兰公益,并入驻公益支持性组织集合体恩派(NPI)。“一开始想做流浪者项目,后来发现珠海的流浪者多数是职业乞讨者。”直到2014年,香港一个名为“黑暗中对话”的活动启发了她。

“黑暗中对话”(Dialogue in the Dark)是一次大约1小时的“黑暗森林”游历,森林中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有声音和气味,会经历过马路、买东西、与人交谈等生活中的各种场景。“一个多小时看不见东西,那种感觉真的很奇特。出来以后,我们才发现,带领我们走出‘黑暗森林’的人竟然是盲人。”

“黑暗中对话”最早由德国社会企业创设于1988年,其主题体验馆、工作坊培训课程和活动已在38个国家的170多个城市落户,体验学习者超过800万人,并为超过8000位视障人士提供了工作机会。

李静想,我为什么不能把聋哑人的劣势转化为优势呢?回来以后,她就设计出“希声夜宴”项目:参与者需要买门票入场,“宴会”时健全人不允许说话,只能用肢体语言和聋哑人服务员交流。项目的主旨是不怜悯、不苦情,以平等之心走进聋哑人的世界。

第一期李静请聋哑人当服务员,是想告诉大家,适合聋哑人的工作不仅仅是流水线工人。第二期,李静加入了由聋哑儿童表演的《庄子》“子非鱼”的故事,还有聋哑人和健全人共同参与的微型默剧。

现实 收支勉强平衡+缺团队协作

●听说活动收取门票,一位微博大V表示也要收取费用才能帮忙宣传。李静还遭遇过提供场地的餐厅临时反悔索要高价的情况。

“我们的目标就是建立对聋哑人友好的社会生态环境,倡导大家认识、了解和接纳聋哑人,”李静希望,以一种创新的方式促进社会融合。

珠海市儿童保护协会的刘先生是李静的朋友,他还参加过一次“无声手工坊”。“夜宴和手工坊,首先形式上很成功,让人体会到在无声世界的困难。当时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突然失聪失声,我是不是寸步难行?我在能说话时有没有好好说话?”刘先生认为,手工坊还起到了疗愈的作用,“在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里,你只能抛空自己,专注于手上的东西,像匠人一样安静、沉稳。”

虽然有门票收入,但第一期的“希声夜宴”是亏本的,第二期门票升至298元也才勉强做到收支平衡。李静透露,第二期“希声夜宴”的宾客,大部分还是同学、朋友和有望发展合作关系的企业家、艺术家和高管,直接以个人身份参与的普通公众不超过20人。

李静说,“希声夜宴”是一个平台,门票可以看成是饭钱,健全人边吃饭边看表演,对聋哑人的潜能有更多认识和尊重。夜宴的收入用来支付培训的支出。第二期“希声夜宴”后,已有企业表达了合作办“夜宴”的意向。

“很多人一听说收门票就认为不是公益,这种认识是错误的,”作为同行的刘先生认为,公众的公益观一定程度上制约着机构和项目的发展。另外,光有好的项目还不够,必须有一个好的团队,德兰公益目前就缺少一个好的团队。

李静说,中国有30多万聋哑人,但大多数只能从事流水线的工作;国内招收聋哑学生的高校屈指可数,而且可选专业太有限。李静的终极梦想是建立一所聋哑人大学,让中国的聋哑人可以有更多的专业和职业选择。

挑战

发现聋哑人的真实需要

●希声夜宴”不能只是让聋哑人来表演和服务。聋哑人从中得到什么?经历了曲折的思考,她对目前的答案仍不确定。

“一开始我告诉聋哑人什么是好的,后来发现这太自我了。接着我问他们梦想是什么,又发现如果他们没有梦想我为什么非要逼着他们有梦想。再后来我觉得他们的问题一是缺乏自信,二是很多人心智不够成熟,我想研发一些促使他们心智成熟的课程,结果发现他们不需要。”

李静看上去有点“剃头挑子一头热”,但正是这种热心,令她身边的聋哑人朋友信任、依赖她这个“静姐”。

李静的一位大学同学说,李静为了帮聋哑人达成愿望真的很“拼”。“到处找人跟聋哑人打篮球比赛,把我们的男同学都骚扰了一遍。”原来,一群聋哑人喜欢打篮球,请李静帮忙约比赛、订场地。李静说:“他们20多岁了,但有时候心理年龄只有十几岁。他们不知道这些事会有不顺利的时候。”

另一个20多岁的聋哑人阿明(化名)“的梦想是当一名咖啡师。于是李静四处找关系,珠海一位知名的咖啡师愿意免费给他上课,可是没过多久,阿明就打退堂鼓了。李静问了很久,阿明终于说出实话:“不知道当咖啡师还要学习那么多文化知识。”

去年,曾有知名的公益机构邀请李静去做总干事,开出30万年薪,她婉拒了。眼下,这个同学朋友眼中的“疯子”,作为机构的负责人兼唯一工作人员,继续用自身积蓄支撑机构运营。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