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丁一舟 除了爱,还有远方

2016年03月16日 来源:三月风

丁一舟 赖敏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人,俩人是小学同学,赖敏患有遗传性小脑共济失调。2015年1月3日,丁一舟用一辆单车,一只工作犬,拉着女友赖敏的轮椅,从柳州出发开始“爱心之旅。”

文 摄影_ 本刊记者 白 帆

“避震出问题,正在修理。但不知道还有没有配件了。”在西安市中心的一家青年旅社,皮肤黝黑、胡子拉碴的丁一舟除了担心车子的问题,还在为连日的雾霾烦心,“等散了带着小敏出去走走。”

来到西安,距离他和赖敏从广西出发已经快一年时间了。当初,他们从柳州出发,路经云南、西藏、青海、宁夏等地,到达西安时正好行程过半。这个当初扬言要带着女友在中国版图上“画心形”的男人,已经兑现了一半的诺言。除此之外,他们的计划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两个人,带着狗,一辆轮椅,一辆自行车,丁一舟和赖敏的旅行既辛苦又浪漫。

突如其来的爱情

“我不惧怕以后,我担心的是我的朋友们,如果有一天我死去了,你们会怎么办?”2014年开春的一天,26岁的丁一舟在QQ空间里看到了小学同学赖敏的留言后,迫不及待敲下了一段话给她:“你好,我是丁一舟,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赖敏的留言让丁一舟心里一紧:多年不见的小学同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然如此悲观。

家族遗传性的“小脑性共济失调症”几年前夺走了赖敏母亲的生命,而赖敏也难逃这个病魔,她家中有四位亲人相继患上此病。父母相继离世,前男友离 她而去,赖敏正处于人生的绝望低谷。

丁一舟的出现,既奇妙又及时。喜欢赖敏的念头,他藏在心里很多年了。小学毕业后俩人一直等到同学聚会才得以再见。终于在网上聊了几天之后,丁一舟鼓起勇气说:“让我照顾你吧。”

在网上,赖敏和盘托出自己的窘境,虽然半信半疑,但对于已经没有亲人的赖敏来说,丁一舟这句话的重量足以铭记终生。“我不确定他的感情,就一直和他聊,直到完全信任他。”2014年4月16日,丁一舟包了一辆车,从柳州开到南宁,把赖敏的行李打包后,带着赖敏回到了家乡。而这一举动让赖敏彻底沉下来,去拥抱这份出乎意料的爱情。

“谁都不相信我们会走”

事实朝着这对苦命鸳鸯最不想看到的局面发展——经过一年的治疗,不仅病没好转,两个人的经济条件却直线下滑,这种环境的骤变,让丁一舟开始思考未来的路在哪:是继续治疗让家底磨穿,还是换个环境让生命更丰富多彩?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慢慢滋生……

“与其在家里让赖敏等死,不如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是丁一舟一次偶然看地图之后萌生的想法。“我想了一下,完全可以在地图上走一个心的形状,当作我送给她的礼物。”深处治疗无效困惑里的赖敏马上赞同,就算患病,她也没有丢掉旅游的梦想。

俩人偷偷开始了出发前的准备工作。改装了轮椅,焊接储物架,给工作犬阿宝预留位置……但直到出发,身边所有人都不信他们真的会走。不坐飞机和火车,丁一舟想用双脚一步步丈量山河,也丈量自己对赖敏的爱。他随身就带了200块钱,“我到了一个地方,可以帮人家剪头发,干苦力当建筑工赚钱,我们相信钱少一点也一样可以过得很好。”丁一舟推着自行车,和阿宝牵着两根绳子,拉着坐在轮椅上的赖敏就这样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我们是能量守恒”

丁一舟悄悄走到赖敏身边,用手掌心出其不意地拍了拍赖敏的肚子,“看!这是什么!都是肉。”丁一舟撩起上衣,“你看我马甲线都有了!”出走的这一年里他瘦了快10斤,赖敏却出乎意料地变胖了不少。

丁一舟从小田径运动员出身,身材高大,骨骼强健。再好的身体,一走就是大半年也不轻松。除了吃穿住行不稳定,这一路并非坦途,野生动物就是之一。“当时那头狼离我们目测有2公里”,那时是在青海方圆500~600公里一带的无人区,冻土终年不化,时有狼群出没。

丁一舟的手上布满细碎的小伤口,而赖敏对丁一舟最大的回报则是柔声细语的关照,还有心灵上的守候。赖敏对丁一舟的称呼非常丰富,时而大呼“老公”,时而唤作“丁哥哥”“丁老板”,或者直接用家乡的桂柳话简单称呼“丁舟”。丁一舟也承认,“是赖敏让他有机会走到外边去看看世界。”这种幸福他们称之为“能量守恒”。

赖敏就像是一只躲在丁一舟臂膀下的小动物,享受着温暖的照顾。丁一舟则喜欢骄傲地称呼自己“再版痞子英雄”,看似玩世不恭的他,所有事情都处理得非常细致,带着赖敏上天入地。幸福的代价则是赖敏的病情仍有恶化的风险,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经常会控制不住尿裤子,不拄拐时走路乱晃,“像喝高了一样”。

用行走激励更多人

路上的驴友听说他们的故事之后都竖起了大拇指,有人觉得他们的工具不安全,主动送电动三轮车;有人技术熟练,就帮着改装装大功率电池组,丁一舟和赖敏实现了从轮椅到电动车的装备跨越式升级。两个人也在无数驴友的见证下,在拉萨定了终身。

只有方向,没有时间表,这种旅行更多的是享受。“为什么要快走?好不容易出来了,干嘛要赶着回去?”有驴友羡慕他们,甚至愿意陪他们一起走。阿宇和小磊都是90后,一个来自河北,一个来自四川,路上偶遇后专心做起了小情侣的私人摄影师和摄像师。这种人员上的变化,让丁一舟和赖敏重新思考出走的意义,以及对未来的打算。他们自己制作的视频《幸福的行走》已经在视频网站上获得大量点击,如何让自己的故事激励更多的残疾人,是他们正在思索的问题。“残疾人找一名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一年的费用就要10万块,但如果我用这些钱拍励志的视频,是不是对于那些走不出家门的残疾人来说也有不小的作用?”

在丁一舟的梦想里,除了赖敏还有远方。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