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孙桂梅的生活绣

2016年06月07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看不出苦难的家

这是一家经营十字绣的店铺,46岁的孙桂梅和76岁的母亲生活在这里。女儿绣花,母亲打杂,画面和谐安详,看不出苦难。屋里,左侧一面墙一排排整齐地挂满了几十个袋装十字绣材料。右侧,靠墙立着大大小小绣好并裱好了的十字绣画幅。屋子的尽头是一个小卧室,摆着孙桂梅和母亲住的双人床,淡色洁净的床单很是清爽,白面黑腿儿的饭桌,板正地立在卧室墙边。

“我双臂以下的身体都没有知觉,现在能用的只有双手和脑袋。”孙桂梅说,有知觉的地方都是疼的,还好,她有个70多岁的娘。每天天不亮,母亲王淑珍帮着孙桂梅穿好衣服,将她搬到轮椅上,如厕、洗漱、吃饭……一番轮椅的上上下下过后,母女俩已是一身汗水,太阳也高高挂上了天空。

“舍不得卖这些亲手绣出来的东西,但为了生活还得卖。”孙桂梅卖出的十字绣,价格从100元到500元不等,她没什么特殊的途径,就是绣完了摆在店里,上门顾客相中了就买走。

“卖掉的都是小幅的,大幅的没人问。”孙桂梅示意母亲从杂货间拿出一卷巨大的作品,两个人费了好大力气将作品展开,这就是《琴棋书画图》,它长3.3米,宽1.34米,画中数位古装女子研习琴棋书画,神态各异,栩栩如生。绣这幅十字绣孙桂梅用了两年的时间,她说,在市面上的价格相对较高,她曾在黑龙江电视台一档节目上看到这幅画卖出8万元的高价。“看十字绣的绣功,要看画布背面。”孙桂梅翻过画布,背面针脚细密有序。

除了《琴棋书画图》,绣了一年多的《清明上河图》也快完工了,作品长6米,宽0.75米。“希望能有人喜欢,帮着把这两个巨幅作品卖出去。”

扑面而来的灾难

1984年是孙桂梅的16岁花季,可那年,什么都变了。

1968年,孙桂梅出生并成长在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个工人,母亲是家庭主妇,生活不富,却也幸福。孙桂梅成绩优秀,活泼开朗,长得漂亮,左邻右舍都喜欢她。还有几个月就要中考时,一个炎热的午后,孙桂梅趴在课桌上认真地记着笔记,没注意班里两个男同学正在打闹。突然,一声巨响,一个男同学推倒了教室后面的桌椅,在另一个男同学的追赶下朝教室前面疯跑过去,路过孙桂梅座位时,男同学一个踉跄险些倒下,他顺势猛推了孙桂梅一把。一阵剧痛让毫无准备的孙桂梅流出了眼泪,她捂住腰,轻轻地揉着,感觉疼痛慢慢减轻。上课的铃声响了,这件小事被孙桂梅忘了。

怪事发生了,孙桂梅慢慢感觉两条腿像灌了铅,越来越沉,以前上学蹦蹦跳跳十分钟的路途,现在走起来一身汗。更可怕的是,在平坦的路上,她摔倒了,从此便摔跤不断。大夫说,孙桂梅是由于外伤引发病变患上了脊髓瘤,随着脊髓瘤逐步扩散,孙桂梅将渐渐失去行动能力,脊髓瘤扩散得不到控制,就会危及生命,孙桂梅一家都懵了。

“2003年,经过多次治疗的孙桂梅病情基本控制住了,但是,大夫说,她肩胛骨附近的脊柱里还有一个肿瘤,如果不继续观察和治疗,肿瘤就会向身体的上部继续扩散。

“从2011年到现在,再没去医院检查过。”孙桂梅说,家里的经济能力已不能承担她的治疗费用,她决定每天都活得精致美丽。“精心挑选衣服、梳头、化妆、接待顾客、完成我的作品。”活下去就有希望

经历3次大手术的孙桂梅,完全被痛苦掏空,家里也债台高筑,压得父母直不起腰。诊断出患有脊髓瘤后,家境不宽裕的孙桂梅接受了一段时间的保守治疗,病情控制住了。

可是两年后,孙桂梅的病情加重了。大夫说,必须转院动手术,父母带着孙桂梅辗转到了哈尔滨,来到当地一家口碑较好的大医院就诊。到了这里,却发现费用太高,一家三口重新启程辗转到了齐齐哈尔的一所医院。手术比较成功,大夫说,由于孙桂梅脊柱内部脊髓瘤数量较多且分散,一次手术并不能全部清除,她需要进行多次手术才能基本康复。就这样,接下来的两年,孙桂梅又做了两次手术。

看着这个不足20岁、瘦弱的小身躯躺在床上,目光空洞无力,再想起家里高筑的债台,孙桂梅的父母觉得背上有一座大山,怎么也直不起腰身。父亲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上一份班,打一份零工,日子在艰难中继续向前。

2010年,孙桂梅的父亲因过度劳累患上了癌症,发现病情已经是晚期,孙桂梅和母亲突然就失去了家里的顶梁柱,没了魂儿。母女二人卖了家里的房子,还上了几年来孙桂梅治病欠下的债,又租了个门市房,手里所剩无几。

“只要活下去,就有希望,好好活。”母亲的话点燃了孙桂梅心头微弱的希望,她想试试,好好活着,和母亲一起。“洗衣服卖杂货当裁缝,我都做过。”孙桂梅伸出一双纤细的手说,只要是用这双手能干的,为了生活她都想试试。

父亲撒了手,孙桂梅重新规划了生活,母女生活得艰苦也有滋有味。

“绣”出自己的生活来

“洗衣服、卖杂货、当裁缝,我都做过。”听说市里能帮残疾人创业,母亲推着孙桂梅到了区残联,在区残联的张罗下,母女东挪西借又凑了几千元钱,开起了一家洗衣店。洗衣店里设施简单,一台旧洗衣机、一个二手旧熨斗,几十个衣架,想不到一天下来,真能赚个几十元。

洗衣店让孙桂梅和母亲的日子有了起色,也悄悄带来了新的难题。洗衣是个力气活儿,孙桂梅除了白天收衣服,几乎插不上手,母亲经常忙到深夜,几个月下来就病倒了。

母亲一病,洗衣店不能营业了,更要命的是,孙桂梅连上厕所都无法自理。邻居看着母女俩可怜,帮着照顾了一段日子,母亲渐渐康复了,两人卖了“设备”,攥着几百块钱,想接下来怎么活?

一天,母亲穿着破旧的衣服在收拾屋子,孙桂梅脑中一下闪出个念头:“开洗衣店时,就有人让我帮着织补衣服上的破洞,咋不开家织补店呢?”

守着缝纫机,孙桂梅的织补店开起来了,店铺开得顺利,生意却很冷清,每月1500多元的房费交出去,母女几乎剩不下生活费,孙桂梅只能另想出路。在邻居的建议下,孙桂梅和母亲去大棚进了一批拖鞋等杂货到街边卖,可其他摊贩见城管来便迅速收摊,她们办不到。

“2012年,时兴了多年的十字绣又火起来了!”孙桂梅说,这东西绣起来不难,要的就是个耐心,无论是女孩子,还是居家主妇,很多人都喜欢绣上一个,摆在家里,送给朋友,有新意也很体面。孙桂梅也学了手艺,上了一些十字绣材料,开起了十字绣店。区残联帮着协调租房取暖费等问题,一年算下来能省七八百元。

孙桂梅的十字绣店,和别家不一样,她不但卖十字绣针线等原材料,还卖自己绣出的作品,最吸引顾客的是,出售十字绣原材料时,她还花上好大一会儿功夫教顾客咋绣。

孙桂梅说,现在生意不如以前好了,要是店铺实在支撑不下去,就得停业,她还得想别的办法谋生。为了生活的更好,她正在努力。“嗯,热闹最好,那才是生活……”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