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曹秋平 跨越国界,拥抱有尊严的爱

2016年06月28日 来源:《三月风》

曹秋平,37岁,北京市密云县人,下半身截肢。2003年代表北京坐式女排队夺得全国锦标赛冠军,2004年~2010年加入中国轮椅女篮队,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和队友夺得第七名。2009年和美国人成博然结婚,2014年生下长子,2015年年底产下长女,目前全家定居北京。

摄影_本刊记者  

1.jpg

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特别爱笑,还有着混血的典型外貌特征。她和母亲每次出门,

两个孩子都能坐下的婴儿车和她的轮椅的奇妙组合总会成为街上的焦点。

2.jpg

曹秋平从不避讳说自己的美国丈夫成博然是个实实在在的“暖男”。自从1997年出车祸手术截去双腿后,她从来没遇到像丈夫这样一个细心又耐心的男人,随时包容她的暴脾气,又给她一个温暖的家和两个可爱的孩子。

曹秋平说,除了爱情,她现在特别能体会自己母亲当年带自己的苦,还有那份宽容和对子女无私的爱。

一场车祸带来“扭曲”的命运 

曹秋平的幸福是以伤痛开始的。时间的指针拨回1997330日,曹秋平在离家不远的十字路口骑车时,被身后一辆飞驰而来的小客车撞到了对面的行车道上,就在此时,迎面疾驰驶来的是一辆满载货物的大卡车,遭遇连续两次碰撞,她身上多处骨折、皮肤多处裂伤、双肾脏挫伤、双额蛛网膜下腔积液,双腿做了截肢手术。“哪怕是任意的、(只有)一辆车撞了我,也不至于到这一步。”曹秋平用手指着轮椅上面自己空落落的下半身。

辍学、错失高考、人生丧失目标……因为怕看见别人轻盈的脚步、怕承受路人异样的眼光,曹秋平抱着鸵鸟的心态将自己封闭在家里,一待就是三年

1998年,北京市密云县残联给曹秋平免费装假肢,顺便留了曹秋平的联系方式。2001年,曹秋平被拉去参加北京市的残疾人运动会,项目竟然是举重。“玩呗,有技术含量的咱也不会啊。其实当时认识了现在北京队的篮球教练,看着我年纪小,是一个运动员的苗子。”

没想到误打误撞当上运动员之后,曹秋平还真吃上了运动员的这口饭。不久,她接到电话,征召进入刚成立的北京女子坐式排球队,在全国残运会上和队友拼到决赛拿下桂冠,曹秋平身上的运动基因彻底被激活了。

“报到时五六个人,好几个都是排球队过来的。”全运会结束后,曹秋平阴错阳差地入选了北京坐式轮椅篮球队,“那可是国内成立的第一支女子轮椅篮球队啊,队员都没摸过篮球。”

她不喜欢动脑子,打篮球这种体力大于思考的运动正合她意。折返跑、扔实心球、21圈(绕篮球场最外圈跑21圈计时跑)……严苛的体能和技巧训练让她有了为国争光的机会,2008年终于在家门口站上了残奥会的赛场。

而爱情在那个时候也来了。

龙卷风般的爱情

2008年的残奥会既是曹秋平的赛场,也是爱情萌发的地方。曹秋平代表国家队正在场上和对手鏖战,每当投进一个球,全场的主场球迷都爆发出山呼海啸的助威声,同时伴随着全场喊起“曹秋平”,享受现场感的曹秋平仿佛天生就是一个为大场面而生的人,她在场上时而不苟言笑,时而威严怒吼,时而淡然一笑……绝对的威严和自信吸引着场边一个棕发碧眼的外国人,为她着迷。

“第一次见见面没什么印象,给他联系方式也不过是礼貌,咱们是礼仪之邦嘛。”曹秋平觉得最初是被成博然“骗了”,“看完比赛他直接问队友的家属关于我的情况,他们站在一块我以为很熟呢,谁知道他们一点不认识!”成博然当时正在北京为一家法国媒体当比赛采写特派员,能说一口很溜的中文。

这个执着的美国人开始了对曹秋平的“追逐”,中国队每场比赛亲自掏腰包,来的次数多了,曹秋平也好心给他递过矿泉水,顺便聊聊天。可谁知道在赛场外,成博然对这个在场上略显凶悍的篮球女将展开了追求攻势。但天生腼腆的他就算把曹秋平约出来也是小心翼翼,俩人没敢捅破这层窗户纸。曹秋平没去过故宫,成博然带她去;想看北海的白塔,成博然也带她去;想登长城当“好汉”,成博然背着……作为北京人没去过的地方,成博然都带她走过。

曹秋平哪敢想和外国人谈恋爱,“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人家是博士,咱学历不高,又是农村的,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后来成博然对她的关心让曹秋平越来越觉得感情既然来了,推三阻四的反倒不正常。“我妈强烈不同意,觉得差距太大,特别没有安全感,她跟我说人家要骗你的话,咱们找都找不着人。”

“我有种不怕死的感觉,找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就算知根知底都不一定能走一辈子,干吗不找一个喜欢的?”跟丈夫在一起的最大感触,是时刻的平等,“残疾人找个健全人结婚,在一起不因为你可怜我感激涕零,生气时也可以任意撒气。”就连吵架俩人都全程中文,从里到外入乡随俗。

成博然唯一担心的是曹秋平的生活能力,发现她自己去超市、能煮饭、洗衣、打扫卫生,心里的担忧烟消云散。于是乎爱情就像龙卷风,席卷了这对异国伴侣,相识一年之后,两个人领证结婚了。   

养儿方知母亲苦 

曹秋平的大儿子曹成亮在2013年呱呱坠地。现在已经快三岁的儿子特别喜欢在路上牵着妈妈的手走路,曹秋平会把轮椅停下来摸摸儿子的手,然后再默默放开,好继续推轮椅。这是她唯一羡慕其他母子的事情。

二女儿的降生却差点要了她的命。从最初的怀孕到备产,曹秋平的生理指标都极其正常。生孩子那天,接产的医生在手术台上发现孩子胎位不正,被迫决定从顺产改为剖腹产。受了二茬罪的曹秋平在诞下老二后,就发起了高烧。“生产时我失血500毫升,刚生完的孩子都没哭,很危险。”产后四五天她一直高烧而不得不输液,退烧针打完后体温像过山车低了又高。

胸腔有积液,后来又查出来有贫血。“好不容易退烧了,又开始呼吸困难。天天输液,全身都找不到扎针的地儿了,到最后五六针才能扎进去。”

“最难受的时候真想快让我死了算了,但稍稍退烧就觉得我还有孩子,一定得坚持住了!”本来四天能出院,曹秋平整整熬了两周,一直到出院时大夫都不放心,希望她能多住几天以观后效,“太贵了,还是回家养着吧。”曹秋平像所有过日子的女性一样,不好意思地笑了。

丈夫上班的时候,她就背着闺女,母亲推着婴儿车里的儿子上街,“有孩子的朋友都跟我说了很多养孩子的注意事项,所以没觉得难。”两个孩子也养成了外国人的习惯,从冰箱里直接喝凉奶、冬天一条薄裤子等行为,让中国丈母娘经常看不惯。

孩子小,曹秋平也不惯着。“我生活以前很苦,但我不怪爸妈,现在也挺好。孩子不能太惯着,儿子这点不错不娇气。”现在,曹秋平和丈夫成博然一起生活在北京最繁华的街区,地理位置优越的同时又做到闹中取静,小日子淡然又美好。

那天采访之后跟她发微信,她说孩子带给她“欢乐、感动和受教育,更能直观的理解妈妈了”。这让她重新思考和母亲的相处之道,当她把这些体会说给母亲时,“你猜怎么着?她说让我以后少对她发脾气就行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