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龙会萍:轮椅上跳动的红舞鞋

2016年07月09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IMG_7347_副本.jpg
龙会萍(右)和伙伴们在一起练舞。徐俊星摄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龙会萍,虽然腿脚不灵便,但是喜欢唱歌,后来还爱上了跳舞。自己一个人跳不过瘾,就拉着几个残疾姐妹成立了北京天桥红舞鞋艺术团。

连她自己也没想到,这一跳,就是快6年。

“眼瞅着大伙儿在团里这气色一天比一天好,个个儿都变漂亮自信了,我就打心眼儿里高兴,”如今,60岁的龙会萍时常感觉体力和精力大不如前,但她从未想过放弃,“我这个人吧,就是脾气硬,决定了的事情要么不干,要干就一定要干好了!”

年少时 魂牵梦绕的红舞鞋

IMG_7376_副本.jpg
龙会萍(左)和队员们非常珍惜每次排练的时间。徐俊星摄

我们的采访约在了七月的一个周二,因为每周的这一天,都是红舞鞋艺术团借用中国盲文图书馆排练室进行排练的日子。因为场地紧张,艺术团只能借用半天。所以,这半天,对于艺术团来说,格外弥足珍贵。

“哒哒哒……哒哒哒……走!左边!右边!好!往前看……哒哒哒……” 上午10点,记者赶到的时候,大老远就听到了从排练室传来练舞的声音。只是,在这里,听不到跳动的舞步声,而是阵阵轮椅滑动的吱吱声。

推门进去,不足80平米的房间四周垒满了桌椅,唯独腾出中间大概50平米的空间,七八台轮椅正伴随着音乐来回穿梭,轮椅上的舞者挥动着手中的红绸,有节奏地提拉拖拽,笑靥如花……领舞者,正是龙会萍。

龙会萍,1956年出生在北京老胡同的四合院里。1岁时,一场高烧导致小儿麻痹后遗症,5岁才好不容易学会了东倒西歪地走路。“小时候,就因为我这腿,没少挨欺负,”如今的龙会萍早已走出曾经的阴霾,她的脸上总是挂着笑,“我早就想开了,像我们这样的残疾人,哪个没受过罪?走过来,一切就好了。”

IMG_7524_副本.jpg
龙会萍喜欢唱歌和跳舞的爱好也感染了孙子。徐俊星摄

尽管行动不便,但是龙会萍从小就喜欢音乐,没事的时候嘴里总是哼着歌,7岁时争取到了第一次登台的机会。老师为了不让台下的同学看出来她腿有毛病,一直用身体挡着她,扶她到舞台中央站好,独唱了一首《都有一颗红亮的心》,歌声高亢嘹亮,一曲唱罢,掌声雷动。“那一刻,我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无比快乐的人。”龙会萍从此更加向往那个五彩斑斓的舞台。

上世纪60年代,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红极一时。正巧有一天,《红色娘子军》的文艺宣传队到龙会萍家附近的一所小学公演。得知消息的龙会萍,兴奋地跑到学校想去看看心目中的大明星。演出开始之前,宣传队的芭蕾舞演员们在一间教室里排练。教室窗外,龙会萍地扒着窗台看得入神。

音乐响起,穿上红舞鞋的女主角在教室中央跳跃、旋转。这是龙会萍第一次看芭蕾舞,尤其是那美得令人心醉的红舞鞋仿佛一只红色的蜻蜓,煽动着翅膀从教室里飘飘曳曳地飞进了龙会萍的心里,从此便种下了一颗梦想的种子。

“以前对美没有那么深刻地认识,就是那一次,我一下子就爱上了红舞鞋,我觉得那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甚至连做梦都想穿上它。”龙会萍至今都无法忘记当时兴奋激动的情形,但是因为身体的原因,生活还得继续,而梦想也被无情地搁浅了。

暮年时 穿上了心爱的红舞鞋

IMG_7455_副本.jpg
红舞鞋舞蹈团的队员们在认真排练。徐俊星摄

高中毕业后,龙会萍进入了北京美都服装厂,成为了一名工人,生活从此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之后,龙会萍结婚生子,过着平常人的小日子。几十年的时间,龙会萍从一个懵懂的小女孩成长到为人妻为人母。但是,无论生活怎样改变,龙会萍都没有放弃她最钟爱的爱好——唱歌。

1986年,北京市举办首届青年歌手大赛,龙会萍马上去宣武文化馆报了名,在200多人里脱颖而出,成为20位区级报送人选之一。

在最后一次文化馆选拔时,龙会萍特意穿了条肥裤子遮掩,这时的她经过多年治疗,虽然已经不用扶着腿走路,但腿部的残疾仍然容易看出来。大幕拉开,舞台中央的龙会萍台风稳健、歌喉动人,评委们赞许地点着头。但唱完退场时却露了馅,一瘸一拐的步态让评委们愣住了。

赛后,评委老师单独和她谈了一次。告诉她,嗓音条件确实不错,但身体条件会影响整体形象,也没有文艺院团会接收残疾人。最后,龙会萍被无情地刷下去了。“那次比赛,我真的特受打击,就觉得我的舞台梦真的不会实现了。”意志消沉的龙会萍,在此后的整整三年没有开口唱歌。

IMG_7693_副本.jpg
龙会萍指导合唱团演唱。徐俊星摄

三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龙会萍接触到了一支残疾人小乐队,从此以后的二十多年来,她一直活跃在各类残疾人艺术团中,实现着自己的舞台梦。

2010年,天桥街道建成了一间小活动室,通知龙会萍带着残疾人来活动活动,搞个小艺术团。已经退休的龙会萍马上组织了十来个残疾姐妹儿,大家聚到活动室,却没想好要干嘛。“我就提议要么咱们就组织个时装队吧!但是大活儿都说,‘行不行啊?表演的服装哪来?”龙会萍说自己那会儿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反正就是敢干,“我就劝大家先练着,需要演出时,咱们就把自己好看的服装拿来做演出服装呗!”

就这样,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2010年9月,北京天桥街道红舞鞋时装队成立了。

那年,龙会萍54岁。“曾经只能在梦里穿上红舞鞋,终于这一天梦想成真了!”龙会萍说,“这也是我们团队所有人的心愿,所以取名‘红舞鞋’再合适不过了!”

只愿 再也不与红舞鞋分离

IMG_7668_副本.jpg 
龙会萍为了红舞鞋艺术团每天拄着双拐到处奔忙。徐俊星摄

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队伍有了,但没有专业的轮椅,龙会萍急得团团转。“无论如何,先练起来再说!” 从红舞鞋时装队成立的第一天开始,无论刮风下雨,龙会萍都带领着队员们在不足40平米的小活动室里每周坚持一至两次的排练。没有钱邀请专业的教练,龙会萍就四处求人,邀请志愿者来兼任,60岁的刘志坚就是其中之一,“当你看着这些身体有残缺的姐妹们,追求的艺术的执着和艰辛,相信没有人会拒绝她们的!”

夏天酷暑难耐,队员们练不了一会儿,浑身上下就都被汗水浸透了。冬天,穿着厚厚的棉服,原本走路就有些不便的队员们更别提练习复杂的队形了。常常一个节目排练下来,好些人都累得抬不起胳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龙会萍心里甭提多心疼了,她一边耐心地安抚伙伴们,一边以身作则带头咬牙坚持排练。好几次,龙会萍都累得险些摔倒,她扶着椅子歇了一会儿,立刻又加入到队伍中去。渐渐的,不怕苦,迎着困难往前冲的龙会萍感染了红舞鞋时装队的所有队员们,大伙儿都暗自在心里较着劲儿似的比谁更吃苦。

IMG_7595_副本.jpg
孔宪玉如今是舞蹈团的骨干。徐俊星摄

54岁的孔宪玉是2013年4月加入的艺术团,家住朝阳区左家庄,距离排练的地方有近14公里的路程,坐公交车需要至少1个小时。这个距离,也许对于健全人来说还可以承受,但对于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孔宪玉来说,难度可想而知。为了按时到达排练场,孔宪玉需要6点就起床,7点半必须出门,别人花费1个小时的时间,她则需要至少一个半小时。即便如此,入团三年的时间里,孔宪玉从未迟到过一次。采访当天,孔宪玉感慨万千,“因为有了龙姐,才有了我们这些姐妹展示自我的机会,跟着龙姐跳舞,再苦也是快乐的。”

终于,2013年初,龙会萍带着队员们参加了电视台一档公益节目,赢得了1.2万奖金,同时天桥街道又资助了2.8万,凑成4万块钱,买了10台舞蹈轮椅,从此终于告别了没有轮椅的排练生涯。与此同时,红舞鞋时装队也正式更名为北京天桥红舞鞋艺术团。

IMG_7730_副本.jpg
每次排练,大伙都是自己用残摩拉着轮椅,非常不方便。徐俊星摄

几年间,龙会萍带着红舞鞋艺术团的残疾姐妹们排练舞蹈、参加比赛,原创编排的轮椅时装秀屡屡获奖。艺术团越办越顺利,大伙儿的积极性也越来越高。如今的红舞鞋艺术团,已经从最开始的十几人逐渐壮大到42人。除了最拿手的轮椅舞蹈外,还有男生小合唱、混声大合唱、器乐表演等项目。

“说实话,现在我们团依旧步履维艰,”聊到红舞鞋艺术团今后的发展,龙会萍深入沉思,“资金的缺口一直很大,甚至连最基本的队员排练的路费和餐费都解决不了。”因为红舞鞋艺术团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正式注册,因此没有接受捐款的资格,只能靠偶尔的演出收入弥补支出。然而,事实上,红舞鞋参加的演出,90%都是义演,所以收入也是微乎其微的。“看着姐妹们,每次辛辛苦苦排练完,再浑身是汗地往家赶,我这心里真不是滋味。”说到这里,龙会萍的眼圈有些泛红。

此外,至今为止,红舞鞋艺术团都没有固定的排练场地,这让龙会萍头疼不已,“为了保证我们艺术团的演出质量,按道理讲,应该至少每周排练三到四次。但是,我们没有属于自己的排练场。今天的排练场原本是间教室,而且下午还有其他活动,所以我们只能借用半天。这里,没有排练的落地镜,没有足够的排练时间……哎,就这么凑合着,终究不是办法。”

“还有就是服装也没有着落,轮椅也没有存放的地方……”龙会萍皱着眉头,掰着手指念叨着:“但是,我们现在最迫在眉睫的困难是缺少参加演出拉轮椅的车。有一次我们团参加一个表演,队员们开着自己的残摩拉着轮椅,大冬天整整开了3个小时。到了现场,大伙儿的手都冻僵了……”说到这,龙会萍的声音有些哽咽,转过身去擦了擦眼泪,“但是,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弃。因为从我决定开始的那一天,我就想好了,要么不干。要干,就一定坚持到底!”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