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邓乃鲜:一心一意做好一件事儿

2017年08月2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7B4A9705_副本.jpg
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不足0.1的邓乃鲜。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不足0.1的邓乃鲜是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残联办公室的残疾人专职委员,主管残疾人就业工作已有六年的时间。由于视力不好,邓乃鲜行动起来也是慢吞吞的,再加上说话轻声细语,总给人一种慢一拍的感觉,“我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我作事的原则就是‘不怕慢,就怕站’,”要强的邓乃鲜凡事都要求自己精益求精,“基层残疾人工作无小事,我一心一意把残疾人就业这一件事情做好,就足够了。”

她 最懂残疾人的苦

采访邓乃鲜比预期晚了半个月的时间,先天体质较弱的她毫无征兆地一直高烧不退,为了不影响工作,她坚持下班后再去医院打吊针,病程因此也拉长了不少,但她却早已习以为常,“检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个原因,老毛病了,随它去吧!”

与记者见面时,邓乃鲜的脸上仍挂着大病初愈的憔悴,眼神疲惫,“其实我这眼镜就是个摆设,现在我的左眼已经失明,右眼也只有0.1的视力,再加上刚刚大病一场,看东西就更费劲儿了!”

邓乃鲜是先天失明,母亲41岁才生下了她,“我妈怀孕的时候吃药不当,导致我先天眼球发育异常,1岁时就被确诊了。”对于母亲,邓乃鲜没有怨恨,反而充满感激,“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个父母愿意伤害自己的孩子,一切都是意外。更何况,虽然我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却从来没有让我们家兄妹三人受过任何委屈,我们能够快乐幸福地长大,都是他们的功劳!”

对于童年,邓乃鲜的记忆都是美好的,直到6岁上小学时,才第一次感受到眼疾带来的不便,“我被老师从最后一排调到第一排,又从第一排调到讲台旁边,可是我还是看不清楚黑板上的字……那会儿,真的很难过,第一次觉得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

尽管父母从来没有在学习上对邓乃鲜有任何要求,但是性格要强的她仍然坚持靠听上完了高中所有的课程,但最终,还是由于视力问题无缘高考。

1992年底,18岁的邓乃鲜早早地走上了工作岗位。事实上,对她来讲,从此才真正赤裸裸地感受到了残疾人就业的辛酸和艰难。

工作是家人拖了关系才好不容易找到的,虽然是临时工,邓乃鲜仍然很珍惜。但是,没想到干了没三个月,就被无故辞退了……半年后,虽然托人重新回到了原单位,但是换了岗位,这一干就是五年。“因为眼睛不好,我总是要求自己尽量哪里最苦最累就到哪里,换成别人早就转正了,可是我却迟迟得不到一个正式的名分……” 邓乃鲜皱了皱眉毛,不由地叹了口气,“1999年我怀孕了,领导不仅没有给予照顾,反而把我派到更加艰苦的一线工作,每天要扛上百斤的麻袋,那种感觉就是‘我就是想辞退你,但是我不说,让你自己难受……’最后,我的身体实在受不了了,只好选择辞职。”

她 六年只为干好“一件事”

7B4A9644_副本.jpg
由于视力不好,邓乃鲜经常要拿着放大镜工作。

1999年到2006年,长达七年的时间里,邓乃鲜每天围绕着灶台和孩子,尽心尽力地做好一个全职妈妈,希望可以在生活中找回曾经在职场中丢失的自信和尊严。但是,随着孩子渐渐长大,要强的邓乃鲜发现,“只有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才能重新找回真正的自己。”

2006年,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残联公开招聘,邓乃鲜毫不犹豫地报名经过层层选拔,最终赢得了重回职场的机会。“既开心又紧张吧!”回想起六年前刚入职时的情形,邓乃鲜仍然心潮澎湃,“就好像珍藏多年的宝贝失而复得的感觉……”

2011年,由于邓乃鲜业务突出从社区调入德胜街道专门负责残疾人就业工作,“一切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我太了解残疾人就业的艰难了,所以我加倍努力地工作,不错过任何一个需要帮助的残疾人。”

然而,残疾人就业工作听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首先,考验的就是操作者对残疾人就业相关政策的落实能力。每年北京市涉及残疾人就业的相关政策办法都有数十个,而政策落实到每个残疾人身上又是千差万别,这就要求邓乃鲜不仅要快速地理解、吃透政策条例,还要在规定的时间内从本街道2000多名残疾人中筛选出适用者,然后分门别类地对号入座,下发申报资料,审核上报资料,申报并逐一发放。“常常一个残疾人对应的申报资料就有数十个,几百甚至上千人的资料加在一起就有几十万字,看到最后真的快吐了……”这对于视力本身就不好的邓乃鲜来说,难度可想而知,“刚开始接手工作的时候,正好赶上北京市残疾人生活补助发放,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感觉自己的脖子都没有抬起来过,不是低头查阅资料,就是在往电脑里录入资料,甚至睡觉满脑子都是在排查错误……”一个月后,消瘦了一圈的邓乃鲜最终圆满完成了任务。

其次,残疾人就业工作最考验耐心和口才,这对于平时不善言辞的邓乃鲜来说,最具挑战性。“我比较内向,不太会主动和人沟通,但为了让残疾人不错过任何一个就业的机会,我就得豁出去!”德胜街道裕中西里一个21岁的肢残男孩本科毕业近一年也没找到工作,这可急坏了邓乃鲜,在多次沟通无果后,先是为他上了《北京市残疾人社会保险补贴》,又多次找到男孩儿的父母和就业单位进行沟通,“我眼神儿不好,走路也慢,来来回回几趟跑下来,身上出得汗和下雨似的,所幸的是最终这孩子的工作算是落实了!所以,再辛苦,我也觉得值了!”

很多人都不会想到,残疾人就业工作还是个体力活儿。邓乃鲜所在的德胜街道缴纳残保金的单位有6000多家,每年七、八、九最热的三个月,邓乃鲜和她的同事都要挨门挨户地发放残保金宣传资料。因为视力不好,邓乃鲜每次出行只能选择步行前往。“经常要背着满满一书包的资料走街串巷,一天下来差不多也有二三十公里的路程,晚上回到家连腰也直不起来了,”邓乃鲜却觉得很值,“走访的次数多了,大家也都熟了,不仅增进了感情,还可以多为残疾人搜集点就业信息,辛苦点没啥!”

她 平淡中享受工作的快乐

7B4A9632_副本.jpg
邓乃鲜要求自己每一项工作都及时录入电脑。

从2006年至今,转眼间邓乃鲜在德胜街道已经工作了十一年的时间,对于基层残疾人工作从陌生到充满感情,一路走来,感慨颇多:“我学历不高,还在家待了那么多年,能够有幸成为一名基层残疾人工作者,我最大的体会的就是一定要细致,有耐心。”

邓乃鲜从工作的第一天开始,就要求自己每一项工作都记录在案,“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我把资料都转成电子版存在电脑里,有任何问题打开电脑一查就好了。”有一次发放补贴,一位残友质疑有失公平大吵大闹,邓乃鲜耐心劝导无用后便打开电脑把历年补贴发放的情况给她看,最终这位残友心服口服地向邓乃鲜道歉,之后她们还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将心比心吧,毕竟残疾人都不容易,有时候有情绪也是正常的,只要把道理说清楚了,大家还是挺支持我们工作的。”如今,邓乃鲜对于处理各种残疾人争议已经游刃有余,她再也不是刚入职那个战战兢兢的全职妈妈了。

工作之余,由于视力不好邓乃鲜很少逛街,她喜欢在家里做些好菜犒劳一下自己和家人,“父母年纪都大了,住得离我也远,所以只能周末抽空回去看看他们。咱们老百姓其实对生活要求不高,只要一家人能坐在一起吃顿饭也挺幸福的,不是吗?”四十不惑的邓乃鲜心境逐渐归于平静,并十分享受这份平淡中的幸福,“如果说四十岁是人生的一个节点的话,那么,之前的我也许自怜自艾过,彷徨顿挫过,奋斗过也挫败过;那么,四十岁之后的我,我希望自己可以活得更潇洒自如些,去慢慢地体会这岁月的迷醉沉香……”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