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奔跑吧“蓝睛灵”

2017年10月25日 来源:《三月风》2017年第10期

4882.jpg
2017年6月,在“做你的眼睛”参与的一场少儿马拉松里,来自盲校的视障孩子们迎来一位重量级陪跑员:刘翔。在他的带领下,孩子们接连冲过终点,切身感受到了奔跑的力量。

文_《三月风》记者 张西蒙

图_受访者提供

2017年6月,在“做你的眼睛”参与的一场少儿马拉松里,这些来自盲校的视力障碍孩子们迎来了一位重量级的陪跑员:刘翔。在他的带领下,盲校的孩子们接连冲过终点,切身感受到了奔跑的力量。

“在大部分家长蜂拥在起跑线为自己的宝贝拍照的时候,一个视障参赛儿童的盲人父亲默默在终点线挤到一个绝佳位置,全神贯注地用耳朵期待孩子冲线那一刻。”

向东将这条暖心的朋友圈截图、转发,给妻子纪元看。纪元会心一笑:“视力障碍群体可以自由自在地跑步,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能让视力障碍者无障碍地参与运动,正是我和向东创办‘做你的眼睛’的初衷。”

4881.jpg
陆向东  李纪元
夫妻二人长居上海,2015年发起“做你的眼睛”视障陪跑活动,致力于推动运动无障碍。目前已经汇集上海及周边等地的视障跑者,举办超过100期活动。

“做你的眼睛”

“视力障碍人士也能跑步吗?对于大部分视障人士,出行都是个问题,他们是如何做到运动无障碍的?”曾经关于盲人能不能跑步的讨论,甚嚣尘上。

在2012年12月的上海马拉松赛场上,纪元看到来自香港的两位跑者,一名背后写着“视障”,另一名背后写着“听障”。“两个人相互陪伴着跑完了全程,这一幕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也引发了纪元想做一名陪跑员的愿望。

类似的场景向东见得更早,因为夫妻俩同是运动发烧友,曾多次参与国内外的马拉松、铁人三项赛事。在被称为“世界六大马拉松”之一的伦敦马拉松上,有一个特殊的报名版块:慈善。作为一场参与者达到38000多人,主打公益慈善的马拉松赛事,从跑者到现场的工作人员,频见身体障碍人士的身影。向东代表一家专业于先天性视力障碍儿童的公益机构参赛,“那是我的第一个全程马拉松。”

“偌大的上海,我从没见过本地的视障跑者,也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陪跑活动的组织。如果我想做陪跑员,可以联系谁?如果谁都联系不到,我可以做什么?”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纪元和向东心里。

2015年年初,两人在一次公益骑行活动中,纪元向小伙伴提出了“视障陪跑”的设想,没想到一拍即合。有人负责寻找视障跑者,有人帮忙招募陪跑志愿者。多方努力下,由纪元等人发起的第一场陪跑活动在世纪公园开跑。

向东和纪元为了首场活动尽心尽力,原本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想到来参加活动的朋友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多,每个人都热情高涨,视障者是第一次感受跑步的魅力,健全人则是第一次和视障者一起跑步。

“当看到大家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运动体验,那一刻我们便下定决心要把这个活动延续下去。”向东半开玩笑地说:“转眼摸爬滚打着完成了100期活动,在这两年里我和纪元‘顺便’谈了恋爱,‘顺便’结了婚,‘顺便’生了孩子。”因为对于他们二人来说,大部分精力用于让“蓝睛灵”顺利成长,留给自己的时间实在太少太少。

可爱的“蓝睛灵”

“因为我们的标志主基色是蓝色,象征着自由、平等,大家都像精灵一样自由、奔跑,‘睛’又体现出我们的特点,所以就叫‘蓝睛灵’。”来组织的伙伴们,不管是健全人还是视障者、不管是跑者还是陪跑员,大家亲切地称彼此为“蓝睛灵”。

今年34岁的陈晓斌是元老级的“蓝睛灵”。2014年,一位来自台湾同样是视力障碍的歌唱老师告诉晓斌,要回台湾去参加一场跑步活动。“他的话一下勾起了我的兴趣。”晓斌说,因为先天性的青光眼,从小就有视力障碍的他几乎不参加任何运动,身体素质也一天不如一天,内心对运动充满了向往。

从盲校同班同学口中得知纪元和向东要举办一场“能让盲人参与的跑步活动”时,晓斌下定决心“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去试试。”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试就是两年多。现在的他,成为“做你的眼睛”里一名专业的培训师,教视障朋友成为合格的跑者,教健视朋友做一个称职的陪跑员。

尽管晓斌还是无法参与大活动量的剧烈运动,但是慢长跑他游刃有余,“和以前比,我就和脱胎换骨似的。”晓斌说,在“做你的眼睛”中他交到了许许多多朋友,被鼓励过,也鼓励过别人,从以前不怎么出门到现在每天打卡上班,最根本的变化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灵。

比晓斌晚些加入的狄雪慧,是盲人跑者里的佼佼者,她曾在北京鸟巢半程马拉松超过许多健视选手,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目前在“做你的眼睛”里负责各类常规活动的培训与协调。随着“做你的眼睛”活动越办越好、名气越来越大,视障人士的圈子里大家口口相传,更多的人加入了进来。一名叫季祥州的盲人按摩师,辞去了江苏的工作,搬到了上海,就是为了方便参加每周的活动。

“陪跑有难度,入队需谨慎。”

“陪跑有难度,入队需谨慎。”尽管向东一直告诫,仍不断有跑者加入志愿陪跑的队伍。这些跑者们来自五湖四海,医生、工人、白领、学生,各行各业都有,其中最大的已经退休,最小的刚上高中。

事实上比视障跑者付出更多的,是能看得见的陪跑员们。向东和纪元为了让每次的跑步更安全,学习国际上的陪跑经验,通过这几年的摸索实践总结出来了一套严格的规范。这也就使得“随便谁都能陪跑”可能引发的各种不良后果降到最低。

想成为陪跑员必须先有正确陪跑的理念,他们在第一次参与活动的时候,都需要经过培训与学习,必须戴着眼罩跑一圈,亲身体验“在黑暗中跑步”,然后在实际操作过一定数量的场次后,通过笔试和路考,才将会成为一名合格的陪跑员,考核出来之后也不是一劳永逸,而是需要不断陪跑,不断更新技能。向东说,这是为了保证视障朋友和陪跑员的安全,同时传递更先进的陪跑理念。

红姐是“蓝睛灵”里的“老大姐”,即便已经60多岁,仍保持着无限的活力和热情,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宝叔,到现在仍坚持每天晨跑,很多年轻人在两位年过六旬的跑者面前自愧不如。红姐和宝叔都是合格的陪跑员,也较早加入“做你的眼睛”,“每当我们举办各种活动,他们都特别积极,即便没有任何人要求,他们也会主动来帮忙。”纪元说,正是因为有许多像红姐和宝叔这样的热心人,活动才能一期一期组织下来。

向东说,大家在一起跑步、交流,时间久了,除去视障跑者和陪跑员的身份,更像是一家人,“有时把大家牵连在一起的,不仅仅是一根陪跑绳。”

4883.jpg
视障儿童们同样渴望像健全人一样感受运动带来的快乐。

视障跑步,门道很多

“一般人估计难以想象盲人怎么去跑步,即便听说过,大多也就觉得一个人带着跑就行了。”向东说:“其实这里面的门道多着呢,光陪跑绳我们就换了至少四代。”

为了让视障跑者跑得更放心,让每次跑步活动走上正轨,向东和纪元查阅了大量国内外资料,并且向香港、台湾的专业跑者请教。“最初的陪跑绳是纪元亲手编织的。”后来则是由一些志愿者赞助,一代一代调整之后,现在湛蓝色的陪跑绳,成了“做你的眼睛”的标志物。

“跑步时候的配速、呼吸、节奏,我们都是经过培训的。”狄雪慧说,从一开始战战兢兢地小跑,到后来完成半程马拉松甚至全程马拉松,很多视障跑者在这个过程里能超过赛道上的其他跑者。向东特别提出,在正规的大型赛事里,一名视障跑者的陪跑员标准配置应当是3人,一名陪跑员、一名伴跑员、一名领跑员。“在比赛过程中,领跑员充当开路的角色,而陪跑员直接拿陪跑绳,及时和视障伙伴沟通路况,伴跑员在另一边协助拿饮品,防止有人冲撞进来,万一有特殊情况发生,可以和陪跑员替换。”

北京马拉松、上海马拉松……近三年来,“蓝睛灵”们参加了大大小小多场赛事,常规的体验式公益活动每周都会举办,期间不断有人加入进来,有的人会留下来成为陪跑员,一起参与活动组织,有的人虽然不再来参加活动,但是心里会存有这样一份意识。“我们其实想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有这样一个视障群体,就生活在我们身边,能在参与者心里,建立平等的意识,和无障碍的理念。”向东说,只要来参加过,有了这样的意识,并且大家可以把这个意识传递出去,我们做的就有意义。

“并不是让大家热衷于关注视障群体,而是自然而然地面对,如果在街上看到了,不感到这是一个奇怪的事情,在视障伙伴遇到麻烦时,比如说过马路、坐地铁,能用正确的方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这样就很好。”纪元笑着说。

“这几年大家的变化都很大。有人从只能跑一两百米,到能跑全程马拉松;有人从一个害羞的人,到虽然声音颤抖但很有勇气地在人群面前讲述陪跑知识 ;还有一位视障男孩和他的陪跑员在最近结为伴侣,看着他们蜜月旅行时发来的笑容,就让人觉得幸福。”纪元和向东说,“我们也许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但是愿陪着‘蓝睛灵’们,一直跑下去。”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