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程东财:苦难也是人生的财富

2012年04月09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站

 

(浙江省衢州市开化县残联 赖华平)“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一个人的时候,程东财总爱听这首《雾里看花》。熟悉的旋律响起,过去的一切不幸、心酸、痛楚仿佛就在眼前。

因为眼疾,他的人生路走得比一般人要艰难坎坷得多。但他把苦难当成了人生最宝贵的财富,一次次痛定思痛后,他总能以独有的前瞻和睿智闯出一片新天地。如今年近半百,他仍计划在突破,要将按摩店早日从开化县城开到市区。

脑子没坏,就可以做事

1965年,程东财出生在浙江省衢州市开化县城关镇朝阳村。会走路后,父亲经常和他一起做游戏。一天父亲对他说:“东财,去把地上的那个硬币捡来。”可他看不见,一个劲地问父亲在哪里。父亲很疑惑,又抛了几次,可他还是找不到。家人这才发现孩子眼睛有毛病,可县医院治不了。读小学时,程东财是班上的学习委员,他坐在第一排,竖起耳朵听,遇上抄写黑板时,老师就让他站在黑板前。升入初中后,课业重了起来,他开始力不从心,父亲决定带他外出治病。衢州、杭州、上海,跑遍了大医院,医生诊断是视网膜色素变性,无法医治。医生建议少用眼,程东财只能早早地辍学回家,那年他15岁。

白天有影子,晚上一片黑。为了利用白天多干活,他晚上很早睡,白天很早起,养鱼时琢磨鱼食,养鸡时研究防病,总能出色地完成任务。第二年就被评为生产队的劳动模范,是队里年龄最小的一个。空余时间,他最喜欢的是写文章,把村里和附近的好人好事写下来,寄给县内外的新闻单位。年纪虽小,却连续3年评上县优秀通讯员,更有稿件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省级媒体录用。每次收到稿费,总要乐个好多天。“我相信上帝在关上一道门时,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我的脑子没有坏,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程东财说。

坎坷中踩出一条路

上世纪80年代,村里的年轻人都去县城做泥水、木匠了,只剩下程东财一个小伙子。看着儿子整天在家干农活,父亲的脸上充满了焦虑,他觉得儿子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一定要想办法离开农村。1985年,在朋友的帮助下,父亲在县城办起了一家日用化工厂,生产洗涤剂和灭蚊剂,程东财和弟弟负责销售。靠着坚强和智慧,才过了3年,厂名就被收进了中国企业明录大全,产销形势大好。可是好景不长,因为一次电源短路,厂房被烧成废墟,全家人抱着哭成了一团。父亲决定重新来过,可惜没等东山再起,受精神和身体双重负累的父亲便离他而去,惟一留下的是2万多元的债务。

这时,周围有人议论,东财这下完了,靠山没了,要去讨饭了。甚至有人说,眼睛不方便,讨饭都没路。程东财知道逃避没有用,只有靠自己开辟一条新路。他租房在家搞生产,一家接一家地跑客户。

在他最无助时,爱情悄悄来临。汪爱娟开了间美发店,办厂时两人就有业务往来,起初她以为程东财只是高度近视,但程东财把真想告诉了她。非但没有离开,汪爱娟还抛开家庭阻力,选择和程东财结婚,她看好这个爱动脑、能吃苦的小伙。婚后,夫妻俩在县城租了间十多平方米的店面,做起了化妆品生意。近到本县乡镇,远到淳安、江西,附近区域他和妻子都跑遍了。10多年间,销售点从一个发展到了100多个,年营业额逾百万,不仅还了债,还在县城买了房,过上了安居乐业的新生活。

为新的目标奋斗

随着年龄增大,程东财的视力每况愈下,到2003年已基本失去光明,视线窄的只能看到正前方的东西。

在程东财看来,碰头、摔跤都是小事,看不清合同文字和钱币才是致命的。2005年年初,他上门给一家饭店送洗洁精,因为不知道店里的水龙头在哪,他便来到隔壁的理发店洗手,顺便让认识的老板帮忙看看刚收到的百元大钞。对方一眼看出是假的,程东财急忙返回店里,可是店家不认了,双方互不相让。最后,通过民警协调,店家才同意换一张。这次以后,他产生了转行的想法。

“字看不清,钱认不到,今后生意肯定受影响。”程东财说,在旁人看来,他完全可以守着化妆品店过舒服日子,但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正好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开推拿店的盲友,他觉得推拿是个很有发展前景的行业。经过深思熟虑,当年41岁的他主动向县残联咨询了有关盲人推拿按摩的情况,希望能参与学习。当年2月,县残联便为他联系了省残联盲人按摩学校。8月,他的舒康经穴推拿中心开业了。与此同时,他暂停了化妆品生意,一心为新的目标奋斗。

闭店做残运会志愿者

按摩是个力气活,为了增加臂力,程东财坚持进行台阶跳跃、倒立行走,握力器、臂力器、拉力环、铅球等运动器材更是摆满了房间。2006年,他曾在市残运会上夺得金牌。2007年3月,43岁的他代表浙江参加全国盲人柔道集训选拔赛,要是年龄小一些,他就能留在国家队,向残奥会发起冲击。

2011年8月,得知第八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将在杭州举办的消息后,程东财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拨通了省残联的电话,表达了要做一名志愿者的想法,免费为浙江的运动员提供按摩理疗服务。头一回听说盲人志愿者,工作人员表示需要研究决定,在他的坚持下,最终如愿成行。在省残疾人体育训练中心,他跟着队员一起训练,每天要为20多位运动员按摩,短的15分钟,长的40分钟,直到晚上10点多才能休息,经常累得手酸背痛,但他却乐此不疲。“3个月的时间虽短,却是我人生中收获最大的一次,不仅心灵得到了洗礼,还和许多全国冠军、世界冠军成为了好朋友。”程东财说,在赛场,他看到了没有双臂的游泳健将、没有双腿的投篮高手、拄着拐杖的乒乓球手……和这些人比起来,他幸运太多了。在庆功会上,为了表彰他的贡献,筹委会训练参赛部为他颁发了锦旗。他把这面旗挂在店里的正中位置,时刻激励自己。

早在2009年,程东财就已获得“全国百强推拿按摩师”称号,但为了把技术练得更好,他报名参加了北京联合大学针灸推拿专业的远程教育,空闲时借助语音上网学,还不忘和全国盲友们探讨盲人事业发展。再过3个月,他就大专毕业了。接下来,他又有了想法,打算在店门口挂块“困难户免费”的牌子,让更多弱势群体也能享受到专业的保健服务。

有了梦想指引,程东财一直在前行。

编辑:文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