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深度调查:掀开昆明盲人世界的一角

2014年02月18日 来源:都市时报

 
老周已经90多岁,和同为盲人的老伴住在梁源三区。几个月前,为他带路的斑点狗“进宝”脚意外受伤,出门又只能靠老两口自己摸索了。 (记者 王中杰摄)

 
初地巷15号大院里住着50多位盲人。由于出行困难,他们都待在院里晒太阳。

“黑暗将使人更加珍惜光明。” ——海伦·凯勒(美国著名聋盲女作家、教育家)

一片漆黑的世界里,他们在奋力地摸索。外面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无形,他们需要真、切、实在的帮助。

盲人,是残疾人群体中一个更为特殊的群体。据统计,中国大约有900万名视力残疾者,光云南省就有54.23万名盲人,昆明有约6.3万名盲人。这些数字代表着一个个正常人未曾经历和感受过的黑暗世界。在生活、就业等方面,盲人的处境尤为艰难。

他们怎样与世界沟通?他们经历了怎样的艰辛?他们有哪些困难和期待?

“即使是弱势群体,也有自己的尊严”

能照顾自己,能做正常人做的事情,足以令一位盲人自豪。在家人的帮助下,他们能找回生活中的乐趣。

“我会打架子鼓,电子琴能随便弹一下。20多年前,我还玩过一段时间的乐队。”当40岁的李文华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甚至惊叹。

李文华先天失明。身陷永恒的黑暗当中,李文华只能靠听觉、嗅觉、触觉来感受身边的一切。他能做这些事,对很多人来说已是难以想象。但其实,他能做每一个家庭成员都能做的事儿——去银行取款,去移动营业厅交话费。他拿着盲杖,辗转几趟公交到达目的地,办完事再回家,一切非常顺利。

如果晚上家里有客人来访,他会提醒客人开灯或者自己去帮他们把灯打开。家里的每一样家电如何使用,他都了然于心,尤其是电脑。

电脑对李文华来说,已是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助手。在网上下载自己喜欢的歌曲,在视频网站上“看”音乐会,用专业音频软件把自己唱的歌录下来传到网上与他人分享……不仅如此,他还为一些网络电台节目制作片头。“只是后来电台似乎改版了,我就没再被邀请去做了。其实我想给他们做幕后的,可是没被人家发现,哈哈。”李文华说完,自嘲地笑。他常说一句话:“我连黑暗都不害怕了,世界上还有什么比黑暗更可怕的呢?”

上世纪90年代时,李文华是个音乐发烧友,买了上百张CD和几百盘磁带,自己整理好放在房间。到现在,他若想找某张CD或磁带,从来不需别人帮忙,轻而易举就能找到。家里的存折、证件都是李文华保管,妻子反而不熟悉。“我和别人家的男人没什么不一样。”李文华说,自己和别家男人不一样的是,他很喜欢陪妻子逛街,“她也喜欢让我陪她去,而且试衣服或者鞋子的时候,还会让我摸摸手感什么的。”

李文华最感激的人除了父母之外,就是自己的妻子。“她克服了很多困难,鼓足勇气愿意和我携手一辈子。作为男人,应该更加体贴或者说疼爱她。爱情可以保鲜,婚姻可以滋润,有啥不好的相互沟通。不能说结婚了或者找女友了,就把人家当保姆或者你的一部分来使唤。”所以,家里如果来客人,他都会主动抢着给客人端茶倒水,家务事也不全推给妻子。

“我们跟其他健全人比,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眼睛看不到而已。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乐观、积极地生活和工作,甚至我们可以比别人做得更好。”李文华说,他一直有一个心愿,希望社会把盲人也当做健全人对待。“即使是弱势群体,也有自己的尊严。”

[1] [2] [3] [4]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