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索契冬残奥会记者手记—夜晚的喀秋莎

2014年03月1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3月8日,索契奥林匹克公园内,一位上年纪的俄罗斯老人正在参观,她身后燃烧的正是冬季残奥会的主火炬。白帆摄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白帆索契报道)夜幕降临了,徒步走在索契温暖的春天里,有种微醺的迷醉,街角的出租车司机正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嘴里开着大声的玩笑,似乎并不为生计发愁;巷子里的巡逻警察围站成一圈在那吞云吐雾,从他们身边经过,俄罗斯本地产的香烟散发着独特的香气,甚至有种甜甜的麝香味弥漫开来。

和同伴简单吃过晚饭,我们朝着酒店的方向散步。朦胧的灯光下,看到街对面公交站的背后有一座社区公园,里面有个白色的影子矗立其中,但因为灯光照射不到里面,看不清到底是什么。

 
3月8日,索契奥体匹克公园内,一群参加了前一晚冬季残奥会开幕式表演的俄罗斯年轻人,还处在亢奋的精神状态中。白帆摄

还没走远,一阵姑娘们的歌声传到耳边——那是两三个年轻女孩正在唱苏联歌曲,熟悉的节奏,朗朗上口的旋律,从也许还着那么一点酒精余味的口腔里冲出,就这么突然击中了两个在异乡的中国人许久不曾泛起的苏联情怀。歌声越来越近,一股脑地把我们心中装满温情、欢乐又略显伤感的情感打翻得七零八落,顿时五味陈杂,没想到一首歌竟有如此的力量。

同为八零后,我们不曾拥有父辈们对苏联的那份复杂心情,却在从小耳濡目染中,早就把《三套车》《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红梅花儿开》当做成长的儿歌念念不忘着。苏联虽然解体,但有些东西不会随之烟消云散。真如我们在当地所看到的,“苏联”两个字还印在当地雪糕的名称上,卫国战争的海报还堆放在小贩的摊位上,而今晚,那些歌曲还传唱在年轻人的口中。而我们的心里,始终还留着那些苏联音符的八音盒,等待着拧上发条的那个时刻到来。

 
3月10日,劳拉滑雪中心,两名俄罗斯观众走过路边的宣传挡板。白帆摄

“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女孩们用俄语肆无忌惮地唱着《喀秋莎》,引得我们用中文一起轻声附和。这个世界正变得大同,身处现代化的城市,居住在同样规格的酒店里,几千甚至上万公里位置的斗转星移,越来越像是从卧室走到客厅,再走到厨房,差异化的减小一方面有利于互相的交流,但另一方面,也渐渐让人们缺少了人生移动的理由和冲动,每一家餐馆都在卖着同样的汉堡包和薯条,旅行不再充满变换空间的意义,人生不能再获得异域的感动。

能阻挡世界逐渐挤压成一个模样,还好有音乐,在今天,这种维护自我独有一面的勇气,依旧生根于这片后苏联时期的土地上。而新一辈的俄罗斯年轻人,同样要靠着《喀秋莎》的旋律继续寻找自我在世界中的定位,同时感动自己,感动我们。
“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姑娘们的歌声渐行渐远了,我和同伴决定跨过街道,越过公交站牌,走到那座公园门口去看看。隔着生锈的铁栏杆,之前那白色的影子在眼眶中变得清晰起来:一米多的底座之上,那熟悉的插口袋姿势和高昂不弯的头颅,论谁都不会猜错——那是列宁啊。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