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植物人视听唤醒,生命的一场跨学科探险

2015年08月2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李樱图文报道)2014年9月30日,吴超和夏维伦第一次见到美美。这是“单向度”人生和“多向度”人生的一次交集。

20岁的广州女孩美美有着多向度的人生,单亲家庭,职高毕业,没有工作,没有医保,没有烦恼,出车祸意外前,人生生动、饱满,充分享受着青春的美好,从不压抑内心的需要,淘一满屋子的泳衣、遛狗、街边打牌、逛街、交男友、骑飞车。直到参加朋友生日聚会后的那次司机酒驾车祸。

夏维伦,1978年生,吉林大学文学院毕业,大一大二总想入党、做干部;大三大四考托福、翻译书,“典型的单向度人生”;吴超,1977年生,四川美术学院本科毕业,一心向上。两人毕业后,进入广州一家广告公司工作,相识相恋。工作3年后,两人越来越感到“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于是两人出国求学。2004年吴超赴法国南锡国家高等艺术学院攻读硕士期间,开始反思单向度的人生,希望回到原点。

2006年两人回国,吴超的动画作品多次参加国际影展和艺术展,并曾担任荷兰国际动画节短片评委。2009年夏维伦生病,手术之后没法再上班工作,康复进程中尝试绘画,夏维伦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一心追逐的自己竟是那样无趣”。2011年夫妻两人合作完成实验动画《追逐》,讲述了“追逐影子的人,终将成为影子”。

在陪伴夏维伦的同时,吴超开启“生命观测与猜想”项目。她邀请神经外科医生到美术馆看她的视听动画装置。医学对于植物状态患者的治疗多年来没有突破性进展,科学家欧文的实验仅证明了植物人可与健全人一样看片,两者脑区反应基本一致。看到吴超的动画,神经外科医生当场很兴奋地问,有没有可能建一个类似的视听治疗室,刺激治疗植物人,也许医学之外会带来新的发现?

9月8日,吴超和广州军区总医院意识障碍研究中心合作,用艺术介入植物人(主要是微意识状态)的唤醒,这是当代艺术跨医学、心理学、哲学的实验,也是一场生命跨学科的探险。

9月30日,吴超、夏维伦和美美的人生有了交集。

接触一个生命,Ta就会走进你的内心

吴超戴着口罩,走进ICU,看见剃光了头发的美美躺在床上,她握起美美的手,很软很软,“一个曾经那么活泼、爱玩、漂亮的姑娘,突然再无任何言语、意识、思维,生命去了哪里?”走进美美原来生活的那段时间,吴超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去医院,美美已经醒了,穿着短裤,站起来腿长长的,很开心地对她笑。梦醒来,吴超发现,“当你和一个生命接触时,她就会进入你的内心。”


2014年9月30日,吴超第一次
在病房看到美美。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吴超在与医院讨论方案。


吴超
与家属了解病人记忆。


夏维伦、吴超组织了“谢谢遇见你——美美”艺术义卖活动,筹款了29万用于美美后续的康复医疗费。


美美终于可以回应妈妈的问题,做出手势反应。

10月7日,吴超跟随美美妈妈去家里深入了解美美的性格特点,进入美美的房间,打开衣柜,一抽屉的泳装,美美想去海边,为此攒了各式各样的泳衣,她喜欢海,她还喜欢狗,她跟家里养的狗caby的关系甚至超过与妈妈。

走进美美的记忆,寻找情感式的记忆地图,吴超不断和美美妈妈、朋友聊,重现美美出事之前的生活场景,她把妈妈喊美美起床的场景、鼓励她的话,还有她从小到大一直陪伴床边的八音盒音乐,甚至特意制造了她的狗狗遇险呼救的声音场景,还有她梦寐以求海边的海声、海鸥声,再配上不同背景音乐制作了第一条唤醒音频《美美唤醒》。

10月22日开始,躺在病床上的美美戴着耳机听她情感记忆地图里的声音。美美妈说,美美有留心听,有时眼睛也会转动,在做腰穿过后短短几个小时哭了4次。

11月以后,吴超又制作了《狗》《美美的动物、生活环境和朋友》《照片》等视频和改善美美睡眠的《美美安睡》音频,美美妈妈说,视频很好用,用手机给美美看时,她的眼睛随着手机的摆动而移动,看得很认真。

2015年1月1日,医生说美美已经醒了,右手右脚能听指令稍稍抬起,有了点意识,但没恢复到正常水平。3月9日,吴超带着Caby到医院见美美。病后的美美第一次摸Caby,眼睛朝左上翻,没有神,流了点口水;20分钟后,美美第二次再摸Caby,她的眼睛依旧没有神采,但手活跃、有力了,有时使劲摸Caby的头和耳朵,有时手指在抓Caby的毛,Caby抬起前腿与美美握手后撤回时,美美的手还有力地握紧不放。她的口水流得更厉害,右腿有点用劲蹬来蹬去。这都是美美的情绪反应,她对外界开始了回应。

3月20日,美美妈的微信圈发了一张两根手指点在一起的照片,让吴超兴奋不已。美美记起了自己、妈妈、爸爸在家里地位的顺序。自己第一,妈妈第二,爸爸最尾。

5月,夏维伦、吴超联合徐坦和樊林在广东时代美术馆黄边站,组织了“谢谢遇见你——美美”艺术义卖活动,一些朋友来捐画,一些朋友、陌生人来买画,意料之外地竟筹款了29万,用于美美后续的康复医疗费。

植物人的治疗和康复花费惊人,根据美国十多年前的统计数据,每个住院的病人在头三个月的费用近15万美元,在一般诊所每天需要300~500美元。在中国,每一位植物人第一年急救、促醒治疗约需10万~30万人民币,此后在医院的治疗和康复费用约6万~9万元/年。花费巨大,收效甚微,这也是这类疾病研究难以有重大进展的原因所在,吴超觉得自己螳螂之臂所做的,哪怕是对这类病人进行的点点人文关怀,她也值了。

7月,美美已经能用右手做出“再见”“ok”“no”的手势,会加减乘除,周围人说话,她基本都能明白了。醒后,迎接生命的,则将是另一段漫长的康复之路,她的自我意识、说话、运动恢复、逻辑思维都将是重新学习的过程。

偶然性与必然性的“沙盘”

《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里,让吴超兴奋的还包括跨学科的冒险。艺术的思维是无目的探索未知的浪漫主义想象,医学是临床实证并大批量实验的理性主义科研。迥异的思维会带来学科间的冲突与磨合,期间将产生怎样的化学效应与变化是吴超最好奇的,这是一个艺术家的本能。

101.jpg
7月25日,北京尤伦斯艺术中心举办《跨学科对话——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讲座.


这是艺术、医学、心理学的跨学科合作。


跨学科合作牵涉的人脉关系网。


吴超,《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
,2014-2015,共性化影像


吴超,《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2014-2015,共性化影像。

7月25日,在北京798尤伦斯艺术中心举办的《跨学科对话——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讲座里,面对台上台下坐着的北京、广州的意识障碍研究医生,吴超没能掩饰住对医学的看法,“不得不说,医院是缺少人文关怀的”。

医生会给一些在临床上证明是有效的建议,比如唤名可能是有效的,母亲对孩子的唤名,或者病人最亲的人对他的唤名。还提供一些让吴超觉得不能接受的建议:比如“医学心理学”或“认知神经学”里的观点,认为惊吓病人后,病人会获得更好的脑电反射;而在人文心理学里——也就是我们平常抑郁症去找医生,做心理辅导这样的心理学,会认为这完全是不可思议的。“病人已经在某种生死边缘了,你怎么可以惊吓他?尽管惊吓的结果在核磁共振上看起来是非常明显的……”

吴超惊讶于科学与人文之间差异之大,她接触的一位物理心理学教授就认为惊吓植物人的效果完全是肯定的,反而是吴超做的那些复杂的、涉及病人情感、记忆的声音等等,对脑部的刺激是无法证实的。

在吴超看来,另一个大的分歧也是让人困惑的,“生命是非常个体化的,每个生命都不一样,可以触动他的东西也不一样。我的工作过程有时完全是一个人文学科或艺术学科的创作方法;而医院把生命当成标准化的,个体会给工作带来很大困扰,一切以有效性为原则,便不会尊重个体。”

在讲座现场,广州军区总医院神经康复科医生谢秋幼就被同行问及,这种极为个体化的艺术治疗手法,在将来会有怎样的前景。谢秋幼“全说实话”,“做个体记忆地图式的视听唤醒,太累,太牵扯精力,将来医院会保留共性化的视听唤醒板块”。

这些差异对吴超都是一种冲击,完全把她拉出了艺术视野,给了她更多想象空间,她用刚接触不久的“复杂性科学”概念来解释,“里边有‘随机性’和‘必然性’。比如,不断遭遇的纷杂的人和事是‘随机性’,‘必然性’是不同学科的人都希望把植物人唤醒。好比一个铁盘里放铁砂,下面有磁铁,对铁砂的摆动是随意的,但在磁场作用下,铁砂最终还是会慢慢形成某种序列图形。”她相信人的潜在的对生命的共同信仰的能量,会让她们的随机摆动,最终形成某种结果。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