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爱,使他笃志向着木业起来

2013年06月2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山西高平市神农镇团东残协  牛进先 

“企甲院,北城区,手机号是……”。当对方--残联书记放下听筒后,我快速把手机号存入“摩托罗拉”。“企甲院?”好象在哪里看到过。我竭力引擎出如数据线的脑记忆神经,电般的掠影飕飕划过……噢,想起来了,这个地名似乎出现在2010年第一期《丹源文学》的开篇“高平的地名”里,作者是《人民文学》杂志社副主编肖复兴。他在文中谈到现在高平的诸多地名都和公元前260年那场“长平之战”有关,并且把地名按和赵将、秦将有关的归纳成两类。

2013年4月3日,当我租车到了市城北偏西的企甲院,被眼前的几座几近落荒的古叠式,前庭檐、柱的蓝、枣色雕刻的花纹所注目:难道它就是和那场血雨腥风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见证?

它迤西紧紧毗邻着两条笔直又平行的国道﹙省二级公路,太洛铁路﹚线。恰此,一声自南向北的长笛划破了早已喧嚣的闹区,仿佛只有这列庞大的运输“器材”才能拖走那场灾难沉重的百万躯颅遗留二千多年的惨骸和硝烟、血腥、刀光、剑影所交织成的那份让人触目惊心、忍叹不止的负荷。

在一位路人的指点下,我穿过隧道,径直走进“金益套装门厂”,满脸笑容迎接我的是一位老者。寒暄中得知他就是厂长徐卫东的父亲。“他妈陪卫东到医院了,一会就回来”,老人和霭地说。

“弟兄仨,卫东是老大,今年四十五岁。三岁时因患小儿麻痹……”,脸上布满了沧桑痕迹的老人显然为了卫东而付出了沉重代价,声音低垂的呢喃着。“虽然是老大,但他残疾,行动不便。从小,我们都额外的偏袒和庇佑,而且我和他妈始终如一的伴在他的左右。”老人呷了一口茶,继续着:他十八岁时,送他到太原学习修理无线电,回来后一干就是八年;九O年到了市星球家电做起了生意。

正在这时,卫东和他妈回来了。徐厂长,中等个,方脸,说话象堤决,畅快淋漓,走起路来,因左腿残疾,象坎坷不平土路上的货车,左右颠簸。几句熏言后,他妈接过了茬:我孩可遭罪了。九一年冬到河南郑州下货,返回时下起了大雪。过了河南越山,上到太行山的半腰,由于路滑,货车侧翻,家电全部滚落坡下,受冻、挨饿是小事,大多电器被坡下村人抢走。虽然报了案,后也就音讯全无,损失近三万元,好待人和车无大碍,在回家的数月后也就未追其责了,只能自怨自艾。

“最气人的,”卫东忽然两眼无柰的发泄。“有一次,去郑州进货,电器已点装完备,到柜台前和货主结算现金时,胳肢窝下两万元现钞提包突然被强盗掠走。父亲追不上,我也象皮球没气了一样,瘫倒在地上。事后才知道,这盗贼早就盯上了我——残疾人。再报案,还是象上次那样如出一辙。”

在吸取了沉痛的教训后卫东和父母商量,尽可能不出门做生意,在家搞一番事业。九八年春,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特别是父母的大力支助、张罗下,东凑西挪了近三十万元,创建了一个约占地2000平米的压缩板厂。因为此种成品的原料属于废财、废料,少部分来自当地,大部分可以收购来自陵川、沁水山林里的次质木材。

“但好景不长,两年后,由于外源不让砍伐,很大程度上制约了供货渠道”,卫东换了一口气,接着倾语:有个成语叫祸不单行,那年冬天,阴历十月十五日夜里——我记得特清,厂里一师傅突发心肌梗塞死亡,于是,他方以公伤为由和我开始了长达四年的官司生涯。

“这期间是我一生中最痛苦、最寄人篱下的年代。多亏了我的父母,否则我永远站不起来”,卫东的眼睛里晕出一旺泛着泪光的感激,哽咽着:在他方亲属谩骂、砸厂的种种凌辱下,我和父母不得不离开了我一手创办的压缩板厂。象乞丐一样,流离失所,最终,在他方的一个有权有势的亲属斡旋下,法院终于下了判决书,让我赔偿十八万元。

这一次卫东跌入了深得不能再深的“山谷”。

“在父母的劝说、宽慰下,我缓了近一年的气,心中的积怨才趋于平衡。”卫东的眼神里突然灵光焕发:爸爸已悄悄开始给我了解市场,隐瞒着又开始为我乞求款项。

大爱,再一次让卫东屹立于原址,开始了套装木门的换代产品。

2005年,卫东和父母返回厂里,用他的话说,二十万元是厚着脸皮、再一次跪着,以厂房、机械设备为抵向别人借的。
刚开始的生意不好,所以只雇佣了四个人:一位师傅,每日30元;三个学徒,每人每日10元。在保证他们工资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尤其是父母加紧了方圆四邻的广告宣传、登门揽生意,而我监理着厂里的大小事务,特别是从生品到成品的各个技术环节,都要亲自过目、检查。

苦苦地支撑了三年,伴随着木业厂的质量与信誉提高,加之市场需求的不断增加,2008年秋季起,生意红火了起来。要使企业生存,必须改进技术、扩大规模、善于管理。2009年春,投资二十五万元,改进设备;增加货源;新增九名工人,其中包括一名二十四岁的聋哑人和一名五十岁的视力三等残疾人;新盖了两栋厂房,分工趋于细化,展览区负责接待顾客、统揽业务,为专区,下设五组:木工组、打磨组、油漆组、烤漆组、安装组。

听着听着,我被他和他的父母所做的一切努力所感动,我习惯的停了下笔,抬头向客厅的窗外远视,散光中,在客厅窗下停放着一辆丰田……

爱,使他自信、自强。

“父母的年龄越来越大,好多事我必须自立。如今,让我自豪和骄傲的是我有一位好老婆”,卫东把目光温柔地“指”向一位腰系围裙、面色紫铜的中年妇女:她现在分担着我的家里家外三分之二的事务,掏良心讲,我得由衷的谢谢她。

一个三级肢残人,就目前而言年收入毛润百万元,相当不错了。“今后,你有何打算?”出于爱好新闻职业的我接着问。徐厂长提高了声音分贝,爽朗的回答:目标嘛,不高,但也不低,在挨着厂的东边先征购二亩地,建新型厂房,引进一套自动化流水线;其二是招聘五六名有一定劳动能力的残疾人。

“为什么招残疾人呢?是工资低廉吗?”我纳闷地问。徐厂长目光深情、一字一句地向我道出了真谛:不是工资低。象厂里那位视力残疾人,日工资六十元。重要的是残疾人都踏实、勤奋、劳务稳定,不象健全人,明天他有事,后天他请假,遇到春耕、秋收更是打乱了厂里的正常作业。

“踏实、勤奋、劳务稳定”,我再一次重复着这句话,这是对残疾兄弟姐妹们最好的实践总结。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