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5年他带出18个残疾人徒弟教手艺帮他们创业自立

2014年05月08日 来源:南海网-南国都市报
        “我也是一位残疾人,吃过同样的苦,希望同样的人能够生存下去,给他们提供机会,去帮助他们。”—王绍雄

  24年前的一个夏夜,在萤火虫飞舞的一个老铁轨旁,正在追求爱情的“三哥”王绍雄曾向王明姑立下誓言,“即使卖酱油也要做老板,发了财就带领更多的残疾人就业”。

  而今这一梦想,已成为现实。

  “三哥”的爱情故事,通过本报的报道(见本报5月5日04版),感动了很多读者。“三哥”和妻子王明姑致富之后帮助残疾人就业的故事,同样打动人心。就连在街边销售烟酒食品的老板娘都会竖起大拇指,赞一声“好人”。

  “他们都是我的兄弟。”2009年以来,王绍雄已经收了18个残疾人徒弟。

  因为残缺,所以更懂得支撑的意义。五年来,王绍雄拖着同样残疾的双腿,免费招收徒弟,教他们维修家电技术,帮助他们创业自立。在他心中,以残助残的梦想,将一直延续。

  南国都市报记者 贺立樊 杨金运/文

  1.5年前他宣布

  只招残疾人徒弟

  王绍雄是土生土长的三亚市凤凰镇人,小的时候,他是一个自卑的残疾少年。不敢与人对视,是他的特点,不敢与人说话,成了他的标签。1987年,王绍雄决心改变自己,他想要学一门技术,来改善困顿的家庭,以及像一个健全人那样地生活。

  “我到了广州学习家电维修,之后又去了海口。1989年回到镇上开了一家电器维修店,来帮助居民修复他们损坏的电器。”当年的电器维修店如今早已有了分店,王绍雄也成了三亚市高清机顶盒维修方面的权威。

  摆弄着他那台踏板摩托车,他自豪地告诉记者,他和他的3个徒弟是全省最早拿到C2驾照的残疾人。

  1991年,业务逐渐繁多的王绍雄开始收徒,希望能够分担工作上的压力,这一批徒弟全都是健全人,王绍雄最初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挣钱”。但是看着身边偶然出现的、同样肢体残疾的人群,王绍雄还是有一丝触动,他们闪躲的眼神,让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觉得自己应该能够做些什么。

  2009年,王绍雄宣布,不再招收健全人做徒弟,他只招残疾人。

  那年夏天,第一批残疾人徒弟来到家中。初次见面,王绍雄只觉得“尴尬”。

  “那时条件不好,住处和店面都没有分开,吃喝拉撒都在一起。看着他们歪歪扭扭地走来,周边的邻居都在发笑,我也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第一批残疾人徒弟主要来自三亚周边的农村,天生的身体缺陷让他们显得与别人格格不入,缺乏交流产生的自卑则在他们的周围竖起一座高墙,阻隔了外界的关心。

  刚开始,王绍雄的11个残疾人徒弟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旁人的嘲笑至今还在耳畔回荡,但压力的来源却是家庭。部分徒弟住在他家里,凭空多出的七八张嘴,事倍功半的工作效率,徒弟们自卑导致的缺乏交流,让王绍雄一度觉得难以支撑。

  上午动脑下午动手,上午上文化课,学习理论知识,下午动手实践,协助维修家电。有些徒弟却不争气,从早睡到晚。

  最终,这一批只有7人坚持下来。

  “只能手把手地教,如果不愿意学,也不能强求,只希望最后有人能够学会,掌握一门技术,将来自己养活自己,不再成为社会的负担。”王绍雄说,“我也是一位残疾人,吃过同样的苦,希望同样的人能够生存下去,给他们提供机会,去帮助他们。”

  抱着这个信念,王绍雄不再理会周边窃窃私语的议论声,安排妻子做饭,请了老师专门教理论知识。学满4个月后,大量接活让徒弟们参与实践,并提供收入的30%作为徒弟们的工资,学满两年即可出师。王绍雄每月给徒弟开工资,每人一个账本。记者翻开其中一本,密密麻麻列着维修内容和各项收入,加在一起,最高的一天可以拿到200元。

  每批徒弟出师后,王绍雄才会招收新一批。五年来,王绍雄带出了18个徒弟,已经出师的能够独自开修理店,分布在桶井村、南岛农场、立才农场等三亚周边地区。

  低保,在他们的眼中成了过去式,这些残疾人的收入甚至可以补贴给家里的老人。

  2.徒弟碰到难题

  都来找“三哥”


  午后时分,冲米村的小董找上门,逮着“三哥”王绍雄问个不停,一定要他赶紧修修家里的“村村通”电视系统。王绍雄让他把家庭地址和电话留下,表示将安排人手维修。小董走后,又来了一位大爷,一台等离子大彩电绑在电动车后座上,进门直嚷嚷:“我用手拍了一下,突然就没有图像了,怎么办啊?”王绍雄查看了一番,让他拿到旁边的修理间去。

  镇上居民家里的电器出现问题,多半会去找“三哥”。对于“三哥”和他的残疾人徒弟,那些与健全人不同的地方,小镇居民早已不在意。“你不说我都忘了,残疾不残疾有什么关系?大家都是平等的,自食其力挣钱养家,他们做得比很多人都好。”闲聊中,居民老李说道。

  新徒弟麦发彬年过三十,家里还有一个儿子,在此之前,家里的收入全靠做环卫工的妻子。每月仅有一千多元的收入,让具备生二胎资格的麦发彬一直不敢再要一个孩子。麦发彬已经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这次回来,是向师傅讨办法。

  “这个星期都在办低保,目前技术不过关收入不稳定,家里孩子和日常生活都靠妻子工作。申请材料已经按流程进行审批,但是家庭收入这块超出了标准,只超了一小部分。”麦发彬介绍,自己仍在学习家电维修,还没有固定收入,但是家里的开支需要用钱,他想先申请低保,直到自己可以独立维修家电。

  听完麦发彬的介绍,王绍雄建议,先了解相关的规定,根据自身的条件和家庭情况申请,如果不行再想办法。

  王绍雄的18个残疾人徒弟,几乎人人遇到困难都会来找他。下午四点,第一批残疾人徒弟中的罗福平要和他谈事情,王绍雄打算让徒弟董亚病骑三轮摩托车载他去。

  “董亚病啊董亚病,你爸妈给你起这个名字,不生病也要生病了。”王绍雄一边开着玩笑,一边看着徒弟阿病点火发动油门。腿部残疾的阿病骑上自己买来的“挎斗”摩托车,载着师傅去找罗福平。一路上,阿病不时用手揉捏左腿膝盖,似乎有些不舒服,王绍雄看在眼里,笑着说:“阿病在用手"挂挡"。”原来,虽然双腿残疾,驾驶挡位摩托车时无法踩踏挂挡,但阿病有些小聪明,在加挡或减挡时,他用手摁压左腿,完成挡位变换。

  阿病今年30岁,之前曾经从事摩托车载客,但残疾人驾驶两轮摩托车实在不便,凭着对机械基础的理解,他来到王绍雄处学习家电维修。

  摩托车在阿病出神入化的换挡之间出奇地平稳,向着罗福平的修理店进发。

  3.徒弟能自食其力

  他感到很自豪


  罗福平是王绍雄的第一批残疾人徒弟,今年38岁。2009年夏天,他从天涯镇来到凤凰镇,学满出师之后仍然选择留在王绍雄身边,帮助他照料维修店,并且积累一些开店的经验。2011年,罗福平和几名一同学习的残疾人师兄决定开店,位置选在了凤凰镇桶井村。

  两年之后,他的师兄也都另立门户,最远的到了三亚立才农场。

  “罗总电器维修店”是罗福平的店名,看着这几个字,他有些不好意思。“店名是找别人起的,没什么特别意义,现在人们都喜欢这个"总"那个"总"的,我也是赶个时髦。”说完,罗福平笑了起来,慢慢地起身,拖着不太灵活的双腿向店里挪去。

  罗福平的维修店已经能够负担起自己的生活费,每次回到天涯镇的家中,他都会给父母一些零花钱。如今的罗福平不仅能够支付维修店每月的水电房租,还能够三不五时地和朋友们聚一聚,他的生活已经与健全人无异。闲聊间,不时有人上门维修家电,罗福平不得不一次次中断谈话,忙不迭接过需要维修的电器。“太忙了,要是多几个人手就好了。”

  罗福平双腿残疾,从小生活不能自理,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一刻也不能离开父母的照顾。他对自己残疾的身体痛恨至极。在残联的帮助下,他来到王绍雄的修理店,学了三个月理论之后,慢慢开了窍。

  “人也逐渐成熟,父母养大不养老,知道应该做一些事情让自己能够独立。”回忆起学徒经历,罗福平直言“十分辛苦”。

  从小家电到大家电,直到电视机和电冰箱,最终可以独立修理高清机顶盒。看着故障机顶盒在自己手里完好如初,罗福平终于找到了久违了的自豪感。

  而看到徒弟们能够自食其力,王绍雄心中,一股自豪感也油然而生。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