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

2018年05月09日 来源:《三月风》

尽管生活中鲜见残疾人,但在电视和网络上抛头露脸的是越来越多了。

《奇葩说》里盲人蔡聪舌战群葩,《最强大脑》脑瘫天才周玮击败数学博士,《我是演说家》玻璃人李帅让导师跪服,《超级演说家》中先天失聪的曹青莞与全国最会说话的人过招,斗鱼的聋哑女主播蕾欧娜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知乎“独腿女神”谢仁慈穿裙子露假肢,让无数人开了眼。

熠熠发光的残疾人新星,支撑着健全人的信念。如果再仔细一点,你会发现他们大多是90后。

屏幕快照-2018-05-09-下午1.53.23.jpg
90后残疾人更易接受他们本来的样子,通常他们的残疾感不是源于身体障碍,
而是来自社会排斥。相比上一代,他们会以更超脱的姿态,更广阔的世界观宣誓他们的主权。(图 CFP)

最怕励志,最烦当教鞭

60后战斗英雄史光柱悼念最后一个用眼睛看到的春天,70后残奥冠军侯斌们向往“更高更快更强”,80后的关键词是奋斗,90后们汹涌而来的是“活出我自己”。

一位80后肢残人士坦言,“我们80后就是烦自己身体,很少说我与众不同,就希望跟健全人一样。”比起将假肢藏在裤管里的上一辈,90后显然更出位。他们并不担心看起来和别人不一样,反而不加掩饰秀出自己。“自我”是这一代最明显的表象, 相比上一代或进取或愤怒的姿态,90后更平和、更独立,与主流若即若离,活在自己的价值世界里。

西南政法大学大三学生、95后女孩谢仁慈露出假肢前,她的90后男友、麻省理工学院断臂青年高琪蕴早就戴着机械手招摇过市了;努力学说话的蕾欧娜因为“聋哑人”这个标签引来质疑,直播晒出残疾证;1993年出生的新疆男孩程浩将20年的病榻人生叙述得波澜不惊,记录在他生前昵称上的24.3万个赞,是对这位“最牛少年”的深刻印记。

他们更易与世界、与自己和解,正如谢仁慈所言:“从一直有外包装假装‘正常人’到我把外包装撕掉成为一个露着假肢到处蹦跶的大姑娘,这个过程不仅仅关乎美,更是一个自我接受与认同的过程。”

他们最怕“励志”,对“身残志坚”“自强不息”这样的标签咬牙切齿,最烦用残疾人当教鞭,训诫他人,“谁谁谁这样子的人都能做到,你有手有脚怎么不行?”所以,李帅的演讲题目是“残疾人不为励志而生”;当网友称谢仁慈为“西政的太阳”时,她并不喜欢这个称呼,“什么太阳,简直是给母校蒙羞”,“就是不要做你眼里的励志榜样”。

过度的自尊也会落入某种偏执,程浩直言自己,“缺点突出:把自尊看得比生命都重。人送外号:死要面子活受罪斯基。”

网络一代与世界公民

90后往往被认为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幸福、资源最好的一代人,这一代残疾人亦然。上一代人反复思过的“甜”,在这一代人眼里,只是平常生活。

他们出生即享受改革开放成果,是独生子女、义务教育和融合教育政策的完全受益者。虽然算不上尽善尽美,但是他们从小学到大学,从特殊学习设备到特殊考试规定,一路被庇护于国家对残疾学生的教育保障之下。

23岁的“板凳女神”张琪慧用笛子吹出大学梦;19岁的甘肃考生魏祥获清华大学温情回信“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23岁的华东理工大学聋人毕业生高羽烨被上天按下静音键,从先天失聪到赴美深造,一路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的前辈以家乡为参照物,他们是以城市为参照物,有着更强烈的接受教育和自我发展的愿望。

他们诞生于互联网时代,是无国界的互联网原住民与手机终端时代的自学天才。在家庭、学校、社会三方教育之外,这一代残疾人完整接受了信息教育,互联网体验就是人生体验。

因为行动的不便,他们比健全人更依赖网络。拇指时代的无障碍终端正发展成为他们身体的延伸。视障人群解放双眼,听障人群沟通无碍,肢残人士坐着、靠着、躺着,甚至用嘴咬住一根筷子,都能操控自如。用90后盲人蔡成的话说:“健全人看到什么,我们就能看到什么。”

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两分天下,90后在前者中显然比上一辈更加游刃有余。读屏手机,伸缩钛合金盲杖,碳纤维轮椅加个车头秒变电动摩托,他们网购最好最轻松的残疾装备,热衷于通过不断的体验与尝试找到自己的心头好。他们学习、娱乐、交友、创业,把贴吧、微博、微信玩得滴溜转,对新鲜事物与外来文化不设限,用最敏感的接收方式,与世界在互联网的高度平行。

平等,比生存更重要

90后的父母曾是“四有青年”,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在 90后这里, 变成“精致的自我规划者”,这是北大教授刘德寰课题小组研究90后时给出的首要族群标志。

一位NGO组织负责人笑谈,90后残疾人对自己的价值和权利特别看重。相比70后、80后,他们并无贫困基因,在选择工作时,从“生存型”向“发展型”转变,可以用兴趣驱动,很难被世俗的成功驱动。另一方面,家庭普遍不施压,最大愿景是“你身体这样,爱干点啥就干点啥吧”,反而收获更多自由。

盲人能从事什么工作?在旧观念里,他们只能去做按摩师、调律师。如果走这条老路,“其实”盲人呼叫中心的90后盲人们大可像前辈们一样月入过万,但他们选择了将自己卸载重装。公益倡导者、工程师、美容师、广播主持人、律师、舞蹈演员,这些跳脱常人想象的职业,都是新生代盲人的选择。聋人和肢残人则走得更远,更新自己犹如更新手机APP。

他们只识蔡聪,不识李琛,自称“残障人士”或“身心障碍者”,坚信“世界上不该有残疾人”。他们是活跃的志愿者与沙龙主义者,受互联网开放和平等精神的洗礼,更具公民意识,一旦遇到侵犯自身权益的事,绝不会像父辈一样选择忍气吞声,忍辱负重。

盲道被占、轮椅坡道太陡、残疾人厕位宽度不达标、公交车不报站、网约车只能通过电话与司机联系,乃至考试必须用看,授课必须能听等等,凡此种种,他们深度思考,率性表达,酝酿着改革列车的悄然提速。用他们的话说,“我们90后不是来适应世界的,是来改变世界的。”

与普通90后一样,他们也会嗟叹生不逢时。一位90后肢残女孩在朋友圈吐槽,“房地产升天,我们在地上仰望,拖着残疾的身体终于在学业上有点小欣慰时,工作、择偶、物价,一座座大山接踵而来。”但是与父辈相比,这种事情又算什么?

一代接一代,每一代人都在如常生长。全体“还不懂事”的90后,都已经步入成年人的队列,物质充足、经验充足、底气充足,像他们这样努力、坚定、内心强大,未来的世界错不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