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张利娇 做什么不苦啊?健全人一样苦

2018年05月09日 来源:《三月风》

文 本刊记者_冯 欢

张利娇简介:1990年生,河北邯郸人,肢体残疾。自认是“打不死的小强”,做过歌手、舞蹈演员、直播网红,为了重新找回灵魂,加入中国残疾人高山滑雪队。

1988年,我国向联合国卫生组织签署了“于1995年消灭脊髓灰质炎”的目标。1990年起,全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规划开始实施,对0~4岁儿童实行增加两轮强化糖丸服食。这一年,正是张利娇出生的那一年。

在城里孩子被追着喂药时,家住河北农村的张利娇却被遗漏了。因为没能吃到那几颗小小的糖丸,两岁时遭遇小儿麻痹症,她的左腿萎缩了。

屏幕快照-2018-05-09-下午2.03.06.jpg
娇娇奉行的人生哲学是“做我想做的,现在就做”,因此当她想去跳舞时,就毅然北漂做了舞蹈演员。

尽管封存了关于上学的所有记忆,但那个仰着脖子的女孩却清晰在目。“同学嫌弃我的腿,担心会传染他们,没人跟我玩,也没人愿跟我一张桌子,所以我总是坐在老师讲台边的那个桌子,看黑板永远仰着头。”

学校离家很远,冬天又黑又冷,每走一下都颤巍巍,常常走着走着,村庄都消失了,只有狗的呼吸声和雪花伴着自己。娇娇对上学实在喜欢不起来,高中没读完就辍学了。

她只喜欢一件事,唱歌。当歌手这个梦想被父母打压过无数次,小火苗依旧蹭蹭的。不死心的娇娇一个人去了邯郸,到酒吧应聘。她对老板说:您给我其他歌手一半工资就行,只要能让我每天在台上唱。一亮嗓子,老板的眼睛也亮了。

她唱歌就快乐,掌声可有可无,至少舞台是自己的。熬到夜深才想起吃饭,时常用饼干泡面充饥,驻唱的那段时日,娇娇总是这样照顾自己。然而灯红酒绿,黑白颠倒,把生活堆砌得失了魂魄,自己终究像个异类。

娇娇很快去了河北残疾人艺术团,就像找着了亲人。艺术团常年在各地演出,每天上演同样的节目,每场唱着同样的两首歌,每日在客车上奔波,到地方就是某某剧院,生活又过成了复制粘贴。一次,娇娇在电视上看到轮椅舞蹈表演,一下脑子出窍想到自己坐在轮椅上跳舞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从小残疾的她哪儿敢想能跳舞,想想都觉得美。从网上搜到北京可以学习轮椅舞蹈后,娇娇立刻提出辞职,团长疑惑不已:你是对工资不满意,还是对条件不满意?娇娇回答:我是对现在的自己不满意。

屏幕快照-2018-05-09-下午2.03.25.jpg
尽管练滑雪很累,但娇娇乐在其中,她的目标是2022年争取获得一枚奖牌。

那天,结束在广州的最后一场演出后,娇娇一个人拉着行李直奔北京,带着满满的信心和能量开始“北漂”。

娇娇如愿以偿进了北京市残联轮椅舞蹈队,有老师,有场地,可以免费学舞,偶有商演,一场能有个几百块,但吃住仍要自己负担。没几个月,那点积蓄就消耗不起了。工作不好找,娇娇整天在担忧:下个月的房租怎么交?后来多亏了大红门布料市场一位热心大姐,管她吃住,只要帮着干点杂活儿就成。

虽然家在农村,父母却视娇娇如掌上明珠,日子再穷时,也没亏待她。三个姐姐,一个妹妹,姐妹们从来都是让着她。娇娇不好意思向家里伸手,一说难,准让她回家。

一次偶然的机会,娇娇去北京残疾人体育训练基地演出。彩排时,娇娇在轮椅上不停旋转,转得又快又稳,被冬季项目科的科长一眼相中,问她想不想学高山滑雪。娇娇说我跳舞呢,算了吧。过段时间,俩人再次碰面,科长建议她慎重考虑一下,“你特别适合”。

娇娇犹豫了。她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四处旅行,终于想明白了。舞蹈可以跳到老,但体育不一样,得趁现在。当身边人劝说她到结婚生子的年龄了,搞什么体育时,娇娇很坚定,“正因为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才更应该好好实现一把自我价值。或许不能赚钱养家,但它可以帮我重新找回灵魂。”

娇娇眼里的90后残疾人,最大特点是“一边不想活,一边努力活”,有时生活和命运步步紧逼,真想一了百了,可就有哪怕一个理由,也要努力生长。刚开始练高山滑雪时,稍微一动就摔跟头,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但她不觉得苦,“做什么不苦啊?练轮椅舞蹈那会儿也是这么过来的。健全人练,也一样苦。”

从小到大,身体残疾并未给娇娇带来多少不快。她天性开朗,又善于自我开解。某一瞬间,看到别人踩着高跟鞋,穿着超短裙,会沮丧到极点,不过很快又会在别处找到快乐,“比起没有双腿的朋友,我已经幸运太多。”

只有在爱情里,受的委屈最多。和初恋在一起三年,彼此深爱,生生地被对方父母分开。“我们残疾人受到打击后,就会挑自己的毛病。那阵儿,我一直恨自己,如果腿是好的,应该会结婚生子,幸福地过一辈子了吧?后来我发现身边比我健全的,比我漂亮的,甚至各方面都挺优秀的人,他们也会失恋,也不能走到一起。所以,爱情其实跟健全与否无关。”

对于将来,娇娇没有具体规划,只希望一直满足灵魂深处想要的自己,这样在几十年后盘点人生时,能对自己说,“我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了这一生。”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