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出租房里的那些聋儿陪读妈妈

2016年03月02日 来源:法治新报


田会媛,来自灵武市,农民,孩子4岁半。2012年开始陪读,合租房,
均摊300元/月。在孩子查出患有听力障碍后离异,目前生活费用主要
靠父母接济。娘俩每月开支约1000元(含房租)。


牛军叶,来自固原市原州区,农民,孩子3岁。2012年开始陪读,
房租600元/月。丈夫在银川一公司开车,月收入2000多元。每月收
支基本持平。


王冬玲,来自银川市贺兰县,孩子5岁。2010年开始陪读,房租
300元/月。丈夫有一辆小货车,冬天送货物、夏天送冷饮,每月
收入约5000元,母女俩每月开支约3000元(含房租)。


尤园,来自灵武市区,孩子5岁。2010年开始陪读,房租500元/月。
丈夫是一位装载机驾驶员,月工资4000多元。母子每月开支近2000
元(含房租)。目前还有贷款约5万元。


张小花,来自吴忠市利通区,农民。2012年开始陪读,房租400元
/月。丈夫是一位货车司机,月收入3500多元。娘俩每月开支1700
元(含房租)。她在努力学习普通话,教孩子正确发音。


张丽芳,来自中卫市中宁县,失地农民,孩子5岁。2012年开始陪
读,合租房,均摊300元/月。丈夫是一位电工,每月工资2000元。
张丽芳在2008年做过胸腔手术,术后一直体弱多病,经常住院。
母女俩每月开支近2000元(含房租)。


陈会会,来自固原市彭阳县,农民,孩子5岁。今年开始陪读,第
二个孩子只有5个月大,房租400元/月。丈夫在银川一保洁公司工
作,每月2800元的工资。每月收支基本持平。家里目前欠债5万元。


徐恵娟,来自固原市隆德县,农民,孩子6岁。2012年开始陪读,
房租600元/月。丈夫在银川一建筑工地打工。孩子咽部、脊椎均患
有疾病,因耳道发育畸形,目前还无法申请免费人工耳蜗。据了解,
一个人工耳蜗手术约20万元。提起孩子,徐恵娟只有声声叹息。


赵晓霞,来自固原市原州区,农民,孩子6岁。2011年开始陪读,
房租280元/月。家庭主要收入靠丈夫打工、务农。娘俩每月开支约
1000元(含房租)。家里目前还欠债2万多元。赵晓霞并不识字,每
天回家给孩子辅导练习的困难可想而知。


李海燕,来自中卫市区,农民,孩子6岁。2009年开始陪读,房租
380元/月。丈夫在建筑工地做瓦工,每月收入约4000--5000元。
李海燕患有强直性脊椎炎,算上她的医药费以及房租和生活费,
娘俩每月开支3000多元。

6岁前是患有听力障碍儿童最佳的康复期,她们的孩子都有听力障碍,为了能让宝贝张嘴说话,她们背井离乡,在宁夏残疾人康复中心附近的小区租下廉价的房子,当起了专职陪读妈妈。和大多数母亲相比,陪读妈妈们付出的艰辛与耐心可想而知。

5月12日(本周日)是母亲节。5月8日,本报记者走进10位陪读妈妈的出租房里,听她们讲述用爱编织的故事。

妈妈们用爱赢得尊敬

李海燕的儿子小祺两年前查出患有听力障碍,随后得到国家救助项目支持,免费做了人工耳蜗手术。2009年,她带着孩子来到位于银川市金凤区正源北街宁夏残疾人康复中心,开始接受免费康复训练。

李海燕坦言,刚开始,不知如何面对“孩子是一名聋儿”的现实,无论在熟人,还是在陌生人面前总觉得抬不起头。小俊杰的妈妈王冬玲,就曾因不愿看到别人异样的目光中的儿子,在公共场合摘掉了儿子的助听器。

两位妈妈不约而同地表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当孩子能完整地说出一首儿歌时,她们一下子释然了,一下子胸怀勇气,敢于直面这个现实,她们觉得老师和自己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

后来,再有人问起孩子助听器的事儿,王冬玲便直接让孩子来解答,因为她觉得,让孩子参与其中,能让那些异样的目光变成尊重的目光。

一位家住语训学校附近的市民告诉记者,上班路上,当看见这些妈妈一字一句地教孩子们说话时,眼眶湿润,对这些伟大的妈妈,心中始终充满着深深的敬意。

清苦生活母子相依

李海燕因患有强直性脊椎炎,起卧很不方便。早晨,六岁的小祺常先于妈妈起床,提水、烧水,帮妈妈干些零碎活。小祺已经开始学着照顾妈妈了。

陪读妈妈们租住的房子大多没有暖气,冬天靠煤炉取暖。去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李海燕在熟睡中煤气中毒,当时意识模糊,四肢无力。儿子小祺放学回到家后,用电话向其他陪读妈妈求救,帮助母亲逃过一劫。

为了避免方言的影响,李海燕和孩子每月回一次中卫老家。有一次回到老家,李海燕给小祺打了盆洗脚水,结果小祺转手端给了爸爸,还用小手搓洗着爸爸从建筑工地上穿回来的泥袜子。看到这一幕,李海燕转身哭了……

“你只要有三分的努力,孩子就会给你十分的回报。”看着小祺一天天长大渐渐懂事,李海燕感到无比的欣慰。“希望有一天,我的孩子会清晰流利地说话,能独立生活,我也就彻底放心了。”

聋儿渴望爱的“回声”

聋儿和众多孩子一样可爱,他们只是比其他孩子多了一副助听器(人工耳蜗)。但陪读妈妈们普遍反映,在公交车或是在一些公共场所,许多人对戴着助听器的孩子投以异样的目光。“他们的目光像是看怪物,让人特别难受。”这让聋儿妈妈们非常伤心。

“其实,助听器和矫正视力的眼镜一样,都属于矫正工具。”宁夏残疾人康复中心聋儿语训部负责人从容说,社会应该给予他们更多的理解和接纳。

据了解,此前有部分孩子走出康复中心,当即将走入幼儿园入学时,一些幼儿园为推脱孩子的助听器在园受损所承担的责任,要求家长签订“免责协议书”。采访中,部分陪读妈妈也担心自己的孩子将来是否能正常入园,甚至在今后的入学、就业等方面所面临的问题。(纪向钊 文/图)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