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三线城市一家民营语训机构里的孩子们

2016年03月02日 来源:腾讯


杜小艳,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康园语训中心负责人,也是一位听障孩子的妈妈。
杜小艳最早接触聋儿语训是在14年前。“我儿子不到一周的时候,检查出患有先
天耳聋,当时我们想,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孩子的病治好。”杜小艳的爱人借遍了
身边的亲友,凑了十几万元为儿子植入了人工耳蜗。手术后,由于家里实在没钱
再支持孩子的术后康复训练,杜小艳便将孩子接回家中,心想着孩子听到声音后,
说不定自己就能学着说话了呢。(腾讯大燕网 陈虫儿 原创作品)


但事情并不像杜小艳想象得那么顺利。“后来我带儿子到北京调机时,看到当时一
起手术的几个孩子都会说话了,但儿子却不会,我才意识到康复训练的重要性。”
于是,杜小艳带儿子来到了北京的康复中心。“孩子只做了三个月的康复训练,钱
就全部花光了。”当时在北京,孩子每个月的康复费、住宿费加在一起都要接近三
千块钱,这对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是难以担负的,为了节约开支,杜小艳每天吃馒
头、就咸菜,能吃上一包泡面对于当时的她来说都是一种奢侈。“我把家里的情况
告诉学校,希望能减免部分费用,但跟我们情况类似的家庭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他们没有答应我的请求。”


可是孩子仍然需要康复,于是杜小艳参加了康复课程的学习,结业后回到唐山,
辞了工作,每天专心带儿子做语言训练,孩子的进步也让杜小艳感到欣喜,未来
的日子越来越明朗。“到孩子3周岁时,他就已经基本掌握了日常的对话,进入了
正常幼儿园。6岁时,儿子已经跟同龄的孩子们一样,顺利地上了小学。”现在,
那些难熬的日子已经撑过去了,但杜小艳回忆起来,心情依旧很激动。


儿子在自己的教导下慢慢地学会了说话,跟正常孩子一样顺利地上了小学、中学,
这是杜小艳作为一位母亲所成就的奇迹。同时,也有很多聋儿的家长希望把孩子
送到杜小艳这里,让她帮助自己的孩子学会说话。“起初的时候,我并没有成立学
校的打算,但前前后后受到了很多家长的请求和信任,让我最终鼓起了勇气,创
办了语训学校。”这些家长,有很多都是跟当初的杜小艳一样,没有能力支持孩子
在北京的康复费用,无奈只能将孩子带在身边,自己教孩子学说话,但由于缺少
康复经验,无法正确地帮助到孩子们,杜小艳对他们焦急的心情感同身受。


语言康复培训中心,杜老师在给新来的两岁人工耳蜗男孩做语训。炕檐儿下,两
人聚拢在土暖气旁。杜小艳租了两处地点作为培训教学点,一是开平区五街村一
家宅院的几间普通平房,另一处是旁边的康园小区一处楼房。就是几间条件简陋
的“教室”,杜小艳和她的语训老师们在这里迎来送走了一个又一个聋儿。


除了每周北京语言康复学习,杜老师购买了大量的特殊教育书籍,她的教学是在
实践中摸索的,“我们的培训中心没有公立特教学校的优越条件,让听障孩子语言
康复,回到正常的学校生活是我们的宗旨,这也是私立特教学校发展的唯一出路。
”杜老师说。


语言康复培训中心的外间屋堆放的白菜上,盖着带有“语训”的红色横幅。当地媒
体报道后、康园语训中心受到了一些社会关注,志愿者们捐书捐物。生源多了,
但是语训班的条件仍然没有明显改善。“这些年,我和中心的老师们一直咬牙坚持
着,希望更多的人关注听障儿童,参与到他们的语训康复中来。”杜小艳说。


在区政府、教育局有关领导的支持下,2015年10月康园语言康复学校第一批康
复聋儿搬进了展新的教室,宽敞明亮的新教室里有几把椅子、一张桌子、一个
小黑板、一台电子琴。虽然教学楼可以免费使用,但内部的装饰和购买教学设备,
已经花去了杜小艳老师十余万元。


目前,康园语训中心是唐山地区第一所无障碍的语训康复融合中心。之所以称之
为“无障碍”,是因为语训康复后的孩子可以进入隔壁的普通幼儿园学习生活,康
复中心的老师还会继续培训,让语训聋儿科学的阶段性融入到普通孩子们当中。
“特教学校与普通幼儿园虽然一门之隔,这看似简单的教育配置,目前只有北京
等少数大城市做到了完美融合。”杜小艳老师说。


语言单训教室内,老师在给两个聋儿上小课。一些经过人工耳蜗的孩子,没有听
力语言康复教育的条件。语言单训室听觉口语训练法能够最有效的训练聋儿发音,
隔壁幼儿园上课的聋儿放学后,会按时到这里做语训。


新来的两个聋儿哭闹不止,到处找妈妈。每个康复聋儿开始时都会有这样的阶段。
小嘴里蹦出了一个一个的词语,虽然与同龄的孩子相比,还不能说出完整的句子,
甚至连这些词都说得含混不清,但是对于康复的聋儿而言,仍然是一大进步。
经常给予刺激,反复训练,反复强化,使聋儿逐渐适应日常各种声音。


2015年12月15日下午,夕阳照进了康园语训教室内,三岁的楠楠用手揪拉左耳。
因为听障,一年前楠楠植入了人工耳蜗。我国有耳聋的残疾人2057万。由于药物、
遗传、感染、疾病等原因造成的新生聋儿每年约增加3万人;其中7岁以下聋儿达
80万,中国新生聋儿数量多,康复需求大,由于经济条件和技术能力的限制,只
能达到年训2万名的能力。


悦悦2周岁,她在语训中心被老师和家长们称为“小淑女”。如果不是由肩头连接至
脑后编绳上的导线,如果不是耳后硬币大小的吸盘,没人知道扎着两个小辫子的
悦悦是一个接受了人工耳蜗植入手术的孩子。


7周岁的天悅戴着人工耳蜗助听器,他有着一双蓝色的眼睛。蓝眼睛的听力障碍者
是患有名为Waardenburg的综合征性耳聋。该综合征是临床上最常见的能引起综
合征性耳聋的疾病,遗传方式为常染色体显性遗传,表现在患者眼睛为蓝色,但
不影响视力。


3岁的小雨趴在地面上发呆,他的耳朵上戴着助听器。如果重度耳聋,助听器补
偿无效,那么让听障孩子回到“有声世界”,唯有植入人工耳蜗一种途径。人工耳
蜗可以帮助患有重度、极重度耳聋的儿童恢复听觉。这种手术最低也需要20万元,
对于很多聋儿家庭而言是一座根本无法逾越的大山。


导致耳聋的原因有多种:先天性、遗传性、药物性、脑膜炎后听力损失或是原因
不明等等。植入人工耳蜗的最佳年龄应为12个月~5岁。受到脑听觉、言语可塑
性的限制,应该尽早植入人工耳蜗。


老师在给3岁的王鹤儒更换电池。人工耳蜗助听器每两三天就要更好一次电池,
三节电池需要6块钱。人工耳蜗手术后,开机安排在术后3~5周。开机后,大多
数病人对外界的声音都会有一个逐步适应的过程。


夏夏依偎在妈妈身旁,她一年前做了人工耳蜗手术,并来到语训中心做语言康复。
支付昂贵的手术费植入人工耳蜗,对于聋儿和家庭只是迈出了听障康复的第一步。
科学正确的语言训练才能使孩子真正意义上的发音说话,受到语训中心少、康复
学费贵,公立学校师资配备不完善、家庭配合康复不够紧密等诸多方面原因,很
多手术后的孩子没有及时的进行语言康复训练。


孩子能够在何种程度上融入社会,与他们安装多少钱的人工耳蜗关系不大。人工
耳蜗只是他们回复听力的基础,更重要的是在之后能够接受正规、系统的语言训
练。如果语训不到位,孩子可能还是要回到聋哑学校去。


两位老师为孩子们穿上衣服准备放学。“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好心人都愿意帮助孩
子们做人工耳蜗,但大家往往会忽视术后康复训练的重要性,以至于错过康复的
最好时机。”杜小艳说,通过手术,孩子只是有了听力,而听的能力和语言的能力
必须要靠后天的康复训练。


3岁的楠楠和妈妈租住在离培训点不远的五街平房。房租和生活开销,每月要花
费近千元。妈妈说,孩子的爸爸在几十公里外的老家干杂活赚钱,她只能自己在
这里带孩子上课。


妈妈在做午饭,楠楠顽皮的到处乱跑、做鬼脸。老家附近没有语训中心,多数语
训孩子的家长,不远百里、几百里来到康复中心。一个孩子牵动整个家庭。目前
康园语训中心的学生除了唐山市各区县外,还有来自秦皇岛、承德等地的聋儿。


楠楠的妈妈在给他洗手准备吃午饭。楠楠的语言康复效果比较理想,杜老师希望
楠楠半年后能够在培训中心顺利毕业,和其他孩子一样升入幼儿园。


“原本我打算让孩子在北京做语训,但是因为费用太高,我不得不放弃。后来北京
的老师推荐我来这里,因为这里收费更便宜。”新来的聋儿家长说。2015年12月
23日晚,五街康复中心门前来了三个怀抱聋儿的家长。


因为一直受到的是特殊教育,很多人工耳蜗孩子的家长没有把他们送到公立学校,
而是来到康园语训中心。聋儿家长们有自己的“小圈子”,虽然培训中心条件相对
艰苦,她们觉得杜老师的培训中心效果更好些。


小嘉和小刚(化名)是福利院的孤儿,他们都是因为耳聋而被父母遗弃。他们在
语言康复中心学习生活已经有一年的时间。


因为天天戴助听器,10岁的王志伟,耳朵里长满耵聍。小志伟两岁的时候因为意
外摔倒致失聪,因为家里经济条件艰苦,直到5岁才戴上了助听器。他在康园康复
训练二年学习时间,不但能正常说话,而且现在已经升入小学三年级。最近一期
成绩全班第二名,一个100分。“王志伟是跟我时间最久的孩子,觉得就像自己的
儿子一样。”杜老师说。


孩子们做完作业,等待吃晚饭。杜老师和孙老师在聊新来的“学生”。虽然是第一
课,但因为两个孩子都有一定的发音基础,杜老师还满心欢喜。但当得知其中一
个孩子曾经在其他地方做过一年的康复,发音并没有很大进步时,她眉头紧紧皱
了起来。


吃饭时,小嘉习惯地翻看着一旁的旧儿童故事书。再有几个月,五街平房的教学
点就要撤掉,所有的聋儿学员会搬进崭新的教学楼。


杜老师最大的心愿除了给孩子们购买专业的康复教材外,就是希望有一套类似于
英语听力考试一样的教学设备——语言康复多媒体互动系统,确保听障儿童们能
够置身于一个最舒适的听力语言康复环境中。“自己的力量淡薄,非常感谢多年帮
助我的志愿者们,感谢政府和教育局给了孩子们学习场地。我希望更多人关心、
关爱这些聋儿,让他们告别手语,融入社会。”杜老师说。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