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搭上拇指时代的“无障碍列车”

2016年05月06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曲 辉



“妈妈用她的手机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几秒钟后,我的手机就发出了提示音,并朗读出了妈妈的名字。我用手指轻扫屏幕,它立刻读出了短信的内容:‘嗨,奥斯丁’。此时此刻,妈妈高兴得几乎要哭出来了。”

屏幕快照 2016-05-06 下午2.45.29.png
智能手机的普及和App的专门设计与优化,使得残疾人尤其视障人群对信息无障碍的渴
求终于有了积极反馈。(摄影 张立洁)


这是一名叫奥斯丁的盲人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的回忆,当天他只用了30秒时间就学会了使用“天气”和“股票”软件。而此前,他曾嘲笑其他用智能机的盲人朋友不过被商家忽悠了。

他还发现了一款名为Color ID的App,可以分析镜头下物体的颜色。他重新发现了那些身边摸索过的石头、南瓜、花朵和房子,重新感受日落时天空的变幻,跟母亲探讨起哪天的天色更蓝。这一切对他来说堪称神奇。

事实上,在“大哥大”时代以及粗陋的按键机时期,信息无障碍的需求被忽略了,哪怕是本世纪初由诺基亚主推、曾风行一时的塞班系统中,都很难查找到无障碍应用。

一切都等到了2007年苹果手机(iPhone)的横空出世,以及次年谷歌安卓(Android)系统的上市紧跟——真正的智能机时代到来,技术开始对特殊人群的需要进行积极反馈。

这里不能不提苹果手机的内置应用VoiceOver,许多盲人选择苹果手机,就是被这项功能所吸引。

“VoiceOver能帮我读书、读新闻App、聊QQ、发微信、听音乐,更让我惊喜的是苹果的相机,它可以配合VoiceOver告诉我镜头前方有几个面孔和面孔的位置。”国内一位盲人用户“小艾”在他的体验报告里写道。“熟能生巧”后,他还成了单位里的“焦点人物”——许多同事找到他帮忙解决使用上的问题。

与VoiceOver相仿,安卓系统中也内置了Talkback功能。除去这些内置应用外,强大丰富的第三方App软件则提供了更多贴近残疾人的应用。

很多App的制作者本身就是残疾人,因此最为了解本群体的使用习惯与需求。早在1999年,第一款真正意义的国产电脑读屏软件,就是由一名叫王永德的盲人自学编程开发的,后来这一应用也移植到了手机上。

谷歌的首席盲人科学家T.V.拉曼所在的团队名为“解放双眼”,他自己在14岁那年失明,却靠着亲人以及同学们帮忙朗读教材来学习,最终拿下了博士。他带队开发的一项App着力于文本与语音的更好转换,把智能手机变成了新的“朗读者”。

2012年,一名在2005年恐怖袭击中失去了双腿、脾脏和左眼的幸存者丹尼尔,开发了一个帮助残疾人伦敦出行的App,起因是他发现自己的轮椅在当地很多地方寸步难行。

深圳的听障者邱浩海则感慨于聋人的社交困难,带领听障人团队开发了一款社交App。他们专门设计了聋人理解的手语表情,还借助语音翻译以追求聋人与健全人的有效沟通。

而实际上,智能手机上更多的无障碍体验,也是残疾人自己一点点争取过来的。

很多盲人用户都不喜欢软件升级,只因开发者缺乏无障碍意识,在新版本中不遵循无障碍规范,升级后就无法正常读屏或发声。“触屏手机不说话了,对盲人来说就是一块砖头。如果这时候正好一个人在外面,不就糟了吗?”一位用户吐槽道。

更有甚者,许多国内的安卓手机商,往往擅自删去了系统自带的Talkback和文字转语、大号字体、放大手势、字幕功能。“好一点的只是阉割文字转语音,不好的就全部咔嚓,成为‘太监机’。”许多盲人买到安卓机后还得请人调试半天、装上其他App才能使用。

因此团结起来维权成为必然。早在 2008年,美国的残疾人组织就与苹果公司协调,使对方在 iTunes 中加入字幕与其它辅助功能。

手机版QQ在2010年之前的无障碍体验并不理想,一些盲人用户联合起来向腾讯官方发送邮件沟通,其后官方才推出了盲人版QQ与其他优化版本。

在去年,一些盲人也给淘宝手机版的团队写了信,“我们也想要通过手机来更方便的淘宝,让淘宝不只是我们在PC上才能做的事。”他们提出了相关的待优化细节,为此淘宝官方团队还专门成立了优化小组。

有时这种沟通也有磕磕绊绊。不久前,盲人用户们与网易云音乐App在微博上的一场“口水战”就是一例。面对体验测试和报告,一位接待者冷漠地表示“代码很少用到标准的控件,使得很多地方不能直接加中文备注,明白吗?我们会有安排的,但这工作量确实不小。”甚至有人匿名在网上攻击盲人用户——“在没有法律法规的情况下,企业并没有责任去满足你们的要求啊。”

的确,国内这方面的法规有待完善。类似事情如果是发生在一些发达国家,未遵循无障碍标准开发产品的公司很可能被起诉,面临行业处罚并承诺必须改进。

一位Facebook的工程师被问及为何Facebook的产品都做到了信息无障碍时,坦然答道:美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而另一方面,他们也理所当然地认为:一款没有做到信息无障碍的产品,是不完整的、有缺陷的,或者说,“没办法保障用户体验万无一失”。

即便不强调社会责任和道德感,这一庞大群体的市场潜力也无法被忽视,而无障碍App也可吸引和服务于更广大的人群。前面所提到的谷歌科学家T.V.拉曼就表示,“我的思路不是假设人看不见怎么办,而是假设人们没法看屏幕时该怎么办。”这些场景设定包括奔跑、闭眼与开车驾驶时。

拿到过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最快触屏输入法”Fleksy,最初是为视障者设计的——仅凭触屏的大致位置组合,哪怕字母全打错,App也可推断出想要输入的单词,连健全人也可以轻松实现盲打。

在未来,不仅类似的App前景看好,语音识别控制类应用也将大行其道——倘若与硬件的交互技术成熟,朝手机说说话就能“撒把”驾驶、莲蓬头喷出热水,微波炉转动,电视开始播放指定的频道与节目,那对残健人群来说都无疑是个福音。

而对触屏操作也吃力的渐冻症患者等重症残疾人来说,研发中的头部及眼球识别应用更具价值:智能设备可通过摄像头捕捉头部细微动作,将其理解为“手势”分析和执行。

奇幻电影里的“意念移物”也会成真:将手机通过蓝牙与脑电传感器连接,再经App分析,便可识别出大脑所下达的指令,再驱动假肢或其他机器,完成动作和移动任务。反过来,如果用摄像头采集图像,再由App分析转换成电脉冲传至人脑的技术成型,即可让盲人真正恢复光明。

App的软硬件一体化是大势所趋,它既可担负人与物的“桥梁”角色,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可依托它建立——比如医疗康复领域,它既可以成为残疾人的随身医生与康复师,实时监测生理数据、不断自动调整健康方案,又可以让使用者与具备真实资质的从业者交流,实现远距离就医和接受指导。

再比如残疾人一直所缺乏的、强大而有活力的社交与亚文化平台,在不远的未来也可能在手机上搭起——医疗康复、政策动态、创业招聘、交友婚恋都可集于一身:作为一个群体,内部的交流和权利的启蒙都将插上新的翅膀。

也许这些都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现实。乔布斯说,“我一直相信技术存在的最大意愿,就是帮我们跨过障碍。”科技的魅力就在于创造更多的可能性,而人文关怀则使这些变革更趋博大而温暖。“信息无障碍”早晚会超越一项小众的原则,成为基本的准绳、众人的福祉和潜力无限的浩瀚蓝海。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