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中国残疾人美术的世界旅行

2017年11月15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冯 欢

2016年11月23日,荷兰,艺术家梵·高的故乡,中国25位精神障碍艺术家的50幅作品漂洋过海,首次亮相于阿姆斯特丹冬宫博物馆。冬宫博物馆是荷兰三大主流博物馆之一,展陈精神障碍艺术家的作品,显然打破了主流艺术博物馆的惯例。

任何人来到这里都会惊讶于这些作品展露出的文化生态。展品里有油画、雕塑、水彩画、版画、手工艺品……中国的精神障碍艺术家把京剧、汉字、龙凤甚至最日常的动物都变换成了个人化的艺术语言,带来的是异彩纷呈的色彩冲突。看过的人移步换景、耳目一新,对不够了解中国的荷兰人来说,置身其中,会惊觉原来中国不仅仅只有书法和国画,“这真的是中国吗?那个有着全世界上最多残疾人的国家?是他们的精神障碍者画的?”

38F90CF9-35B2-4B56-81BC-1EB1F9F462C4.jpg
2016年11月,“中荷原生艺术展”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冬宫博物馆展出。(摄影 张和勇)

然而,将中国与荷兰两国的作品比对来看,却又有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相似性,不同的地域,相似的艺术表达,成为两国“梵·高”们的第一次精神对话,也呈现给了世界两国当代精神障碍人士的新形象。

走出去,引进来

瞩目中国残疾人美术的国际交流之路,有一个现象不容忽视:在最近七八年间从无到有,发生了一些根本性变革。

时间往前推十年,中国残疾人文化艺术的国际交流多集中在文艺演出,譬如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千手观音》等,至于书画艺术层面的国际交流,还是新鲜事物。偶有零星的民间交流在进行,既不成规模,也不成气候。

2009年,受中国残联委托,中国残疾人杂志社开始开拓残疾人的对外美术交流,一方面为残疾人寻找艺术市场,另一方面也增强了杂志社的延伸服务。

9AB4ECC7-AC3C-412C-B570-E40193456C11.jpg
“中、韩、日残疾人美术交流展”是继中韩交流展成功举办之后联合日本的又一次
东亚残疾人的文化艺术交流与合作。

“作为中国唯一一家全国性的为残疾人服务的官方媒体机构,杂志社无疑是先行者。”中国残疾人杂志社副总编辑、策展人张和勇,本人即是书画家,早年曾多次赴日韩等国访问交流,积累了一定的艺术资源与办展经验。

2010年5月,在韩国首尔举办的“中韩美术交流展”拉开了中国残疾人美术对外交流的大幕。自此,中国残疾人杂志社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不断推广中国的残疾人艺术家成果。从2010年至今,“中韩残疾人美术交流展”已历六届,每年分别在中国和韩国各举办一次展览,“中日韩艺术交流展”亦有三届。随着影响力的增强,交流展吸引了西方的眼球。2012年应北美影响与发行量最大的残疾人杂志——《能力》杂志的邀请,中国残疾人艺术展走进美国;2016年10月,与荷兰精神博物馆合作,在南京举办了首届中荷原生艺术交流展,同年11月,聚汇两国原生艺术家的作品在阿姆斯特丹冬宫博物馆展出。

2015年开始,杂志社联合中、日、韩、荷四国,率先以“融合”为主题,举办“融合·国际残疾人艺术展”双年展,这是迄今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以残疾人参与为主的艺术展,吸引了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残疾人艺术家参展,艺术家中有残疾人艺术家,也有健全人艺术家,其中一些在圈里早已赫赫有名。

这些展览中,最让人大开眼界的是聚焦盲人触摸式绘画的“心视觉”艺术展,作品以油画为主,盲人在无视觉中创作,用指尖渲染心中的色彩。这是中国首个关注盲人的文化艺术展,在国际上也属先例。2017年9月底,“心视觉——中国残疾人绘画作品展”亮相法国里昂界外艺术双年展。

每一次展览,策展人张和勇都会忙到最后一刻。他戏称自己是历史的草稿纸,除了一个艺术家的天性使然,更有身为一个媒体人的文化担当,因为这件事是具有开创性和理想主义的,这正是艺术最重要的精神。为了推动展览的专业化、多元化,以及学术性,杂志社严谨地走着国际路线,不迷大腕,不搞秀场,特别邀请国际专家学者担任策划和评委,荷兰精神博物馆馆长翰思·卢伊贞、美国《能力》杂志主编切特尔、韩国障碍人美术协会会长金忠显、日本慈善协会主管濑川乙女,他们分别来自日、韩、美、荷四个国家,从事的工作与残疾人艺术高度相关,分属四种脉络,更是一种全球的对话方式。

E432D623-D82E-41D9-A561-15A2FF1E6C42.jpg
日本皇室成员在东京观看中国残疾人艺术家作品。(摄影  白 帆)

这一系列走出去、引进来的交流展,不论在学术含量还是在展陈质量上均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国际社会对中国形象的认知也有了变迁。荷兰精神博物馆馆长翰思·卢伊贞感慨道:“中国的发展速度让人震撼,中国社会对这些与众不同的艺术的开放和宽容超过了我的想象。”这话容易被当作是恭维话,但翰思的解释很坦率:“因东方视角的加入,我们的展览会引来欧洲艺术界更多关注。仅从西方的视角探讨艺术和文化,是不足以解释这个世界的。”

从残疾人到艺术家

由画廊、美术馆、博物馆同时作用而形成的那种现场感是不可多得的。在张和勇看来,本土残疾人艺术家在看过更多更好的东西,有更宽阔的视野后,他们所拥有的那种现场感,跟“难得出国看一下,偶尔有国外艺术家来展出、做讲座”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这些年,杂志社奋力发掘残疾人艺术家,除了给他们崭露头角的机会,还给予他们艺术市场经验,团结带动了近百位优秀的残疾人书画家、摄影家。艺术家怀才不遇这种事,不太会在今天的残疾人艺术圈发生,学术和市场两方面准备好了各种条件。聚光灯下,新人与成名艺术家混搭出场,他们的作品被郑重地展示、收藏在国外最高规格的艺术博物馆里。在此之前,他们自己未曾有过一次参观艺术博物馆的经验,他们的社会身份更让人很难将其与“艺术家”这一头衔联系起来。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宣文部主任郭利群说:“每个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在未来,残疾人的精神世界将更有寄托,融入社会更有尊严。”

2016年6月,家住浙江杭州西湖区转塘街道的90后聋人画家张孝林收到了“东京国际残疾人艺术展”的邀请,他创作的国画作品《云水谣》入选这项国际残疾人艺术盛会,这也是其作品继2015年首届“融合·国际残疾人艺术展”获奖入展后再次走进国际艺术殿堂。他不过二十岁出头,已经通过一系列艺术展成长为一个有口皆碑的 “老艺术家”。

年轻孤独症艺术家的家长们最为激动。当子女的画作被展出、签约,甚至大学教授和记者们向他们递名片时,家长们感觉到,孩子是真正有艺术天赋的。这种被社会认可的情景,他们过去不敢想象。

艺术家的作品也开始进入艺术市场。比如南京精神障碍画家巴子的作品已累计售出金额超过16万元,精神分裂病人李奔的作品也卖出数万元。2016年5月的南京原生艺术展上,社区原生艺术工作室与艺术公司、企业、个人签订了代理销售和作品预订购买协议。

除了作品本身带有商业价值之外,艺术还起到独特的康复作用。精神障碍患者杨旻脾气暴躁,曾在情绪失控时打伤过母亲。绘画后,他的性情变得温和,情绪也稳定起来。这并非个案,在开展艺术创作后,许多精神障碍患者的情绪逐渐稳定。

而对于日本视障画家田部井月四而言,艺术是活下去的意义和动力,如果没有艺术的话,他可能会放弃生命,“如果不画画,就像健全人要说话而把嘴巴闭上一样难受。”

这里只有艺术,没有残疾

在张和勇的评价体系里,艺术是无国界更是无残健之分的,只有作品能说明一切。在艺术面前,人人平等。

许多残疾人艺术家在创作中不仅克服自身的生理困难,更难得的是他们体验生活、观察社会、思考人生具有独特的方式和激情,其艺术表现手段也同样非凡,这是残疾人艺术创作的可贵之处。譬如一些视障画家的视觉没有立体感,无法定位,在同一画面里就会将远景近景模糊交融,呈现出独有特色,而精神障碍者画家不受章法摆布,完全按个人意志挥洒,它突出了最前沿的艺术想象力,“内心的自由是当代人难以企及的渴望,说话要看人脸色,做事要受制于目的,画画要先磨炼多年技巧,这让绘画艺术充斥着服务性的歌功颂德,和无病呻吟、悲天悯人的肤浅表达。而残疾人艺术以其真诚,能让现今发烧的绘画降降体温。”

B01B84FD-9744-4FFE-96D0-D01EDFF13560.jpg
27C137C4-312C-4A31-B85B-D268ECD48988.jpg
69454972-5CA8-4992-8970-222B7CE3A8ED.jpg
9B9BAF97-D6E1-43BD-ADD2-96BB02BAA370.jpg
近年来,中国残疾人杂志社带着中国残疾人美术作品先后走进首尔、东京、洛杉矶、
阿姆斯特丹、里昂等城市举办展览,残疾人艺术国际合作与交流得到了迅速发展。

他希望用艺术的方式,让人们重新认识身边的残疾人及相关疾病,消除社会对残疾人群的种种歧视,与不同精神属性人的对话,与不同文化背景中的人对话,目的就是为了增进不同类型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尊重。“对残疾人艺术家来说,这不仅是一种艺术上的跨越,更是一种精神上的跨越,这种精神上的跨越比艺术上的跨越更为重要。”

这无疑是国际艺术交流的一次壮举,也是一场集结了各种融合探索的交流盛宴,由这一平台集合起的中国当代具有创造力的残疾人艺术家群体,推动着具有中国精神气象的当代残疾人艺术进入一个新境界。北京、上海、南京、济南、上虞、赣州等地的残疾人组织,对残疾人文化创新有着强烈的兴趣和自信,更多的经验交流在各个城市之间进行,展现了惊人的发展速度。

对于残疾人艺术而言,这是最好的时代,没有之一。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