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从乡野僻壤到首都北京

2017年11月15日 来源:《三月风》

文 摄影_本刊记者 王雨萌

2014年央视一套的《出彩中国人》舞台上,由5个聋人女孩组成的“小龙女”组合的舞蹈表演感动全场。她们身穿白裙子,扎着高马尾,一只脚穿着彩色袜子,另一只打着赤脚,清纯又充满朝气。一遍遍大声地喊出“我的未来不是梦”,真诚又动人。听不见、无法表达,简短的7个字也需要日夜练习,声音不清楚,就用表情、动作和张大的嘴巴传达感情,朴素而有力。

节目播出后,感动无数电视观众的“小龙女”们被更多人所熟知。这5个女孩全都来自“北京心灵呼唤残疾人艺术团”,也全都是出生于农村的聋人孩子,原本很难改写的人生却在艺术团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在那里学习舞蹈、练习说话,这为她们提供了生存的技能和生活的保障。

5EB3BA00-DB61-4CAC-A150-96DDD2A17C43.jpg
《诗词·中国》作为首部残疾人融合舞台剧,将诗、舞、乐三者融为一体。
在演出过程中,艺术团的聋人演员们穿着长衫,戴起面具,全身心地投入到角色中。

“农村包围城市”

“北京心灵呼唤残疾人艺术团”驻扎在北京东五环外的北漂艺术基地,如果说五环以内是规划市区,那么艺术团所在的位置恰恰和它的发展历程相对应。用团长崔莹的话说,“我们是农村包围城市”。

1996年,成立之初的北京“心灵呼唤残疾人艺术团”只有几个吹拉弹唱的残疾人演员,那时候并没有进驻北京,也没有舞蹈演员。几个人走到全国各地的穷乡僻壤中演出,边演边招募演员,遇到聋哑的孩子,就要向家长介绍一遍前因后果,“有时候刚一开口,我们是残疾人艺术团,对方盯着我问‘你哪残疾啊’。”团长崔莹很无奈。有意愿进来的,就带着家长一起走,同吃同住,“让他们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来,演出的地方越来越多,家长们之间口耳相传,艺术团的演职人员才慢慢有了扩展。没有专业的舞蹈老师、更没有会手语的老师,所有的舞蹈都是看着别人的视频模仿,“拆现成的”。就是这样一个“非正规军”的残疾人艺术团却在慢慢摸索中有了起色。

民间艺术团体在外人眼中的定义,更多的时候是小打小闹,更别说是残疾人艺术团,这样一群非专业人士,这更像是几个人为了谋生活而开启的小游戏。成立初期的“心灵呼唤”大部分时间都在为解决温饱而努力,只能靠日常演出的微薄收入维持艺术团的运营。

AD6708B0-5FF0-4A2F-ABD1-B9D0A9A2C3BD.jpg
排练厅内,聋人孩子们正在进行舞蹈训练,他们大都来自全国各地最偏远的山村。
(摄影 张和勇)

但路是越走越阔的,因为坚持到底的人很少。来到北京后,一切有了转机。刚刚进入北京时,没有资源和机遇,艺术团只能先蹚蹚水。“我们先在北京郊区的学校进行演出,义务的、有劳的,随叫随到。没有了解过残疾人艺术的人,他们会说‘残疾人表演?别把我们的孩子吓到’。”但凡看过演出的人,都是满满好评。没想到,这样在学校的试水模式逐渐打开了北京市场。海淀区、朝阳区……越来越多的学校找到了“心灵呼唤”,希望孩子们能够接受一场不同类型的励志教育洗礼。随着口碑的不断升级,艺术团也有了更多的收入来提升自己的品牌。邀请专业的舞蹈编导老师、手语老师,创编自己的舞蹈。从一首歌、一个舞蹈、一个小品到整台晚会,专属于“心灵呼唤”的品牌慢慢打响。

现在的艺术团已经发展成有演职人员60余名,具有一定规模的民间残疾人艺术团体。《我要上春晚》《出彩中国人》《梦想星搭档》,在央视和地方台能够越来越频繁地看到来自这一团体的演员带来的演出。东方卫视的《笑傲江湖》上,聋人大男孩阳阳的默剧表演让他成为继“小龙女”组合后艺术团里又一颗特殊艺术的闪亮之星。他们不卖惨、卖实力。除了电视表演,受各个国家的驻华使馆邀请参加的民间交流性演出更是不胜枚举,建交纪念日、慈善晚宴,和来自不同国家的民间艺人之间的交流互动让“心灵呼唤”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官方认可。

由政府出资购买的公益惠民工程给了“心灵呼唤”更多的资源和机会,不用再亲自对接,不用为没有市场干着急。牢靠的政府保障让他们能够把更多精力花在节目的打磨上。“百姓周末大舞台”“文艺演出星火工程”“民族文化进校园”……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他们的演出。

B6A77EB6-4639-4C4B-A5B9-9DF242C8274E.jpg
《诗词·中国》演出结束,演员们特意来到学生中间和他们进行互动。
每次学校演出,这样的场面都会出现。

诗、舞、乐中的文化传承

“心灵呼唤”从一个民间残疾人艺术团体走到今天靠的是不断推陈出新的能力。不局限于表现残疾人自强不息精神的传统节目类型,而是结合演出地点、演出时间,融入更多新颖的内涵。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习近平总书记“十八大”以来治国理念的重要来源。赋予传统文化以新的内涵对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有着重要的意义。加之《中国诗词大会》的热播,让艺术团找到了灵感。《诗词 ·中国》的排演被提上日程。把古诗词融入进音乐和舞蹈中,将诗、舞、乐三者融为一体,这对于艺术团里的残疾孩子们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以前只是跳舞,现在却要以古代诗词大家的身份跳舞,李白、李清照,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概念。这不仅仅是单纯地跳舞,还是角色扮演,难度可想而知。“没想到孩子们却非常喜欢,也肯学。”从团长口中得知,有个扮演李清照的女孩,每天排练到夜里12点,还要再拿出2个多小时看和李清照相关的资料。付出后的收获得到了专业舞蹈老师的一致认可,“太好了,太入戏了。”

“我们从2月份开始排练,现在是第一版,之后还会有新的版本,是一个脉络更加清晰、架构更加宏大的版本。”从执行导演王玲子的口中了解到,现有版本针对的观众多是学校的学生,包含三个篇章,从“人为什么要写诗”讲起,到第二章节中通过一个趣味十足的穿越小品,来讲明“现代人为什么学古代文学”,最后一个篇章着重表现对传统文化和经典诗词的传承。每一位演员都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每到一个学校,每次进行到第三章节,所有观看演出的学生都会大声跟读古诗词,从这些残疾人演员身上,他们学习到乐观坚强,又在声声诗韵中,感受了传统诗词文化的魅力。这也是“心灵呼唤”在各个学校受欢迎的原因,残疾人和残疾人文化艺术的结合,产生了“1+1>2”的神奇功效。

B77C6A79-3803-4678-B8E4-29644C4A6260.jpg
2015年,新加坡建国50周年庆典的后台,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艺术团的演员们玩起了自拍。

每一朵花都期待绽放

“以前只是为了解决温饱,现在我们有了更多的规划,作为中国残疾人民间艺术团体的代表,我们想更多地走出去。”这不是团长崔莹的一句空谈, 而是已经付诸于实践。“心灵呼唤”先后应邀到韩国、美国、新加坡、法国等国家演出,越来越多的艺术交流活动中有了他们的身影。     

4139DDE3-DE2A-4987-A618-1F4A90830FD2.jpg
2016年11月30日,塞拉利昂总统科罗马访华期间,艺术团受邀参加了在塞拉利昂
驻华大使馆举行的欢迎宴会。

当然,和专业的艺术团体相比,他们的演出也许难以达到集艺术性和观赏性于一身,但有了脚踏实地的起点,和前方指引的目标,他们要努力的方向更加清晰。2005年央视春晚的《千手观音》改变了很多人对残疾群体的刻板认知,中国残疾人艺术事业的发展因此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与此同时,类似“心灵呼唤”这样的民间残疾人艺术团体同样成为残疾人艺术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块拼图。从乡野僻壤到首都北京,从城郊的社区、学校,走入人民大会堂,走进各国驻华使馆,在中国与他国的民间文化艺术交流中脚踏实地地扮演着“百花园”中的一朵。在中国文化艺术的这座大花园里,姹紫嫣红才能风景独好,少了一朵,也就少了一份姿色。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