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一梦三十年

2017年10月20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冯 欢

多数国人知道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知道邰丽华,是通过2005年的央视春晚。那支如梦如幻的《千手观音》群舞,以动人心魄的唯美和触及灵魂的舞姿,感动了亿万观众。

那一年,《千手观音》获得了春晚特别大奖与歌舞类一等奖,开创了春晚23年来获奖先河。史无前例,也实至名归。

42BE171E-1ED3-4F5D-92FB-E9FB76AB706A.jpg
2017年8月,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赴拉丁美洲四国巡演,8月31日在哥伦比亚波哥大
的访问演出是艺术团出访的第100个国家和地区,中国驻哥伦比亚李念平大使受
外交部党委委托向艺术团表示祝贺,盛赞其塑造了人类特殊艺术的经典以及推动
世界文化交流与合作作出的重要贡献。

那一年,领舞邰丽华入选了《感动中国》,《千手观音》成为各地学校的作文和思想品德论述题教材。街谈巷说,亦相仿相效。

在上一年的雅典残奥会闭幕式上,《千手观音》已经带给世界足够的震撼。2004年9月28日,他们表演的“中国八分钟”,让雅典奥林匹克中心的观众如痴如醉。舞毕,雅典残奥会开闭幕式总导演眼含泪光地说:“圣洁吉祥的《千手观音》为人类送上祝福,无与伦比的美,难以置信的好。”国际残奥会主席的评价是:“中国残疾人的演出拯救了雅典残奥会闭幕式”。

8BC8EE7C-D926-4CD3-B8E0-169C50DDC8B8.jpg
1987年9月21日,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向首届中国艺术节献上一台精彩的节目。(图 新华社)

这是世界上最为特殊的一个艺术团,因为所有演员都是残疾人。三十年来,从北京到纽约,从上海到台北,从香港、东京、首尔到伦敦、罗马、耶路撒冷,这群特殊的艺术家们踏足世界五大洲、遍访一百个国家与地区,每次登台演出,都会赢得观众最高的褒奖。

梦开始的地方

创建于1987年9月27日的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伴随中国残疾人事业发展应时而生。

1987年,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和中国盲人聋哑人协会在北京联合举办“首届全国残疾人艺术调演”,涌现出一批特殊艺术人才。在时任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理事长邓朴方的倡议下,三十多位残疾演员在汇演后组成“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参演了首届中国艺术节。从唐山大地震废墟中救出的残疾姑娘姚翠琴坐着轮椅登台高唱《我是幸福的残姑娘》,对越自卫反击战战斗英雄徐良深情高歌《血染的风采》,手语歌舞《我的中国心》、盲人民乐合奏等一台精心编排的节目,一展残疾人的精神面貌和艺术风采。

1987年9月27日,为庆祝建国38周年和第30届国际聋人节,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专场文艺晚会,宣告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诞生。乌兰夫、习仲勋、乔石、胡启立、李先念、王震等30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观看演出,观众共达 6000余人。这昭示着党和政府对残疾人参与文化生活权利的肯定。

从1988年至2000年,艺术团以群众性艺术组织的形式,参加了政府间的很多演出。1989年,参加在美国华盛顿举办的首届国际特殊艺术节,首次亮相国际舞台,被誉为“人类特殊艺术的火炬”;1992年,参加“联合国残疾人十年”(1983~1992)纪念活动和“亚太区残疾人十年”(1993~2002)发起活动;作为唯一的残疾人艺术团体,在意大利斯卡拉大剧院,参演了被称为人类艺术盛典的“无国界文明艺术节”,被誉为“美与友谊的使者”;1994年远南运动会;1995年“热爱祖国,自强不息巡回报告演出团”走过大半个中国,演到哪里感动到哪里。

950CBE6D-0DDC-4401-ABD4-C01A3BD6A5E6.png
2000年9月16日,美国总统克林顿会见中国残疾人
联合会主席邓朴方,欢迎艺术团访美演出。(图 新华社)

彼时的艺术团,完全是业余建制,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遇到公益活动和出访任务,就临时从各地基层抽调文艺尖子集中排练和演出,演出完,又回到各自原来的单位,等待下一次集结。

上海长城卷笔刀厂工人陈振中,武汉第一聋哑学校教师邰丽华,山东淄博淄川区昆仑镇奎四村卫生所的孙即树,北京乌鸡味精福利工厂工人赵立纲,新疆缝纫机厂工人张新军……艺术团的舞台,成为小人物播种大梦想的地方,一个个草根残疾人看到梦想照进现实的希望。

此外,一批批业务骨干接连被选派到北京,领导艺术团的各项工作,担任手语主持、舞蹈指挥、舞蹈编导等。其中,山东残联的王晶、云南残联的李云霞、陕西残联的雷玲、浙江残联的孙巧玲……一长串名单的背后,是对事业的殷切。

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艺术事业,尤其是残疾人艺术没有任何作品可以模仿,更无任何现成先例和经验,一切从无到有,完全要靠自己去想、去创作。在“摸着石头过河”的岁月中,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创作出《雄鹰迪斯科》《倾斜而美丽的世界》《敦煌彩塑》等一系列叫得响的节目。

在那个年代,演出设备简陋,没有布景,没有音效,朴素而隆重的原始剧场形态,演员们全心投入,靠的就是最直入人心的情感力量。用现在的眼光看,当时的艺术水平并不高,旨在传递“平等、参与、共享”的理念。观众甚至也带有同情怜悯的心理,掌声更多是精神奖励,但观众的真诚给了艺术团极大的鼓舞,让他们在提高艺术水准的道路上埋头奋进。

《我的梦》,用艺术感动观众

2000年4月,美国总统克林顿、副总统戈尔和10位参议员、5位众议员相继来函,邀请艺术团赴美六城市巡演。为向专业艺术水准迈进,艺术团名誉团长邓朴方提出:“我们同在一个星球,共享一个太阳。所有的生命都值得尊重,所有的生命都创造价值。这就是‘我的梦’:一个追求生命与艺术的梦,一个渴望理解与奉献的梦,一个呼唤文明与进步的梦,一个祈盼和平与友爱的梦。”艺术团秉承“真、善、美”的人文情怀与“特、雅、精”的艺术追求,创编了大型音乐舞蹈《我的梦》。

他们请来总政歌舞团的张继钢担任艺术指导,编创舞蹈《千手观音》。双方的观念不谋而合,“残疾人艺术靠同情怜悯打动观众是暂时的,用艺术感动观众才是永久的”。

2002年5月,艺术团做了一个冒险的尝试——放弃传统的政府拨款,主动进入商演市场,用口碑和品牌去赢得观众,他们希望人们买票进场,不是出于好奇或同情,而是为了欣赏他们创造的艺术。

无论盈亏,中国残联原副主席刘小成都决定将之作为特殊艺术突破中国文艺市场的一次试水,“‘我的梦’的商业化,象征着特殊艺术走出残疾人圈,与时代达成默契与融合。”这位长者以官员和思想者的双重身份,频频发出振聋发聩之言,“越是商业的东西,越要从文化上入手;越是商业性表演,越是要在艺术上加强。”

传统文化现代表达,民族文化世界表达。经过不断锤炼,《我的梦》作品二华丽上演,如同一桌饕餮全席,涵盖了音乐、舞蹈、京剧以及精缩舞剧、音乐剧等诸多表演门类,美轮美奂的《千手观音》、大气恢宏的《黄土黄》、跌宕起伏的《三岔口》、旖旎梦幻的《化蝶》、感人至深的《天下一家》等,处处渗透出浓郁的东方气质,每一幕都充满了艺术的张力。

2002年5月13日,北京剧院,艺术团初次尝试“下海”,100分钟的演出,掌声响起90多次。四场演出,场场爆满,观众的留言写满了12米长的白布和11本留言簿。演出还吸引了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他眼含热泪观看演出,事后,朱镕基还发去书面致辞:“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展示的艺术魅力令人陶醉,体现的意志力催人奋进。当我回想起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光,艺术的享受浮现脑海,崇高的情感萦绕心头。我为中华民族拥有如此优秀的儿女而自豪。愿观众与你们分享中华文化、特殊艺术和伟大的人类精神。”

这个全球唯一进入文化市场的特殊艺术表演团,自此走上了一条特殊艺术的特殊道路。如今,艺术团已发展成为中国赢利能力最强的表演团体,其创作的综合性表演艺术作品《我的梦》和舞蹈《千手观音》成为世界知名文化品牌。最多时一年商演近两百场,赢利约两千万元。这些残疾演员,不但通过劳动养活了自己,还给观众带来了愉悦与启迪。

更重要的是,转型不仅磨砺了演员的艺术才能,而且培养了他们自我认识的意识。先天失明的盲人歌手杨海涛曾经以为一辈子都要站在按摩床前,直到进入艺术团的那一天,他才确信:原来还可以靠唱歌来养活自己,原来生命还有另一种可能。

除了互助,他们还把援助之手伸向社会。在经费完全自理的前提下,他们让义演占到了全年演出的一半,用演出结余和宣传品的收入,于2007年创立了“我的梦”和谐基金。这群踏足过几乎世界上所有重要表演舞台的艺术家们,也会乐此不疲地进入乡村、病房、灾区甚至战区,给处于困难中的人们带去勇气。汶川地震灾区、云南丽江监狱、上海南京路、台北慈济医院、华盛顿国际学校、挪威松纳斯康复中心、德国战后儿童和平村……十年来,“我的梦”和谐基金共捐助了1094万元人民币、83万美元,用行动传递“千手观音”的含义——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有限的身体挑战艺术的无限

看过艺术团演出的人大多有疑问:聋人如何随着音乐的节拍起舞?盲人如何在表演中做到配合默契?美国、德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加拿大、韩国、日本、墨西哥、巴西、阿联酋等近40个国家的电视台和主流媒体,都曾专程派记者来华,深入采访演员的生活、排练和学习,一探究竟。

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驻地在北京北四环一个并不起眼的巷道里,空间狭小、设施简易,但功能齐全,有排练厅、教室、宿舍,小团员不仅要训练演出,还和同龄人一样上课。机会来之不易,演员们比一般艺术团的演员更为刻苦,每天最少都要练习4个小时,练到凌晨一两点,甚是平常。

第一次看他们训练的人都会感到惊奇——失聪的孩子们趴在音箱上感知振动,失明的孩子则用手摸读盲文乐谱,或靠着腰间的长绳,一个挨一个地保持步调一致。他们的音乐课都是这样“感觉”出来的。无数次听,无数次排练,节拍会烙印在他们心里,然后在手语老师的指挥下,翩翩起舞。

用有限的身体去挑战艺术的无限,这么辛苦,为的什么,图的什么?

杨海涛说,“在歌声里,我能看到白云在蓝天上飘过,鲜花在草丛中绽放。”邰丽华也说,“跳舞时,我仿佛就看到了音乐。”看不到,于黑暗中体味光明;听不到,于无声中感悟音律;肢体残缺,于残缺中寻求完美,这种特别的诠释音乐和舞蹈的方式,令观者无不动容。在一次次超越极限的同时,艺术让他们听见、看见,一个个残疾孩子的人生命运也在这里得以改变:

邰丽华,1991年进入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目前担任艺术团团长;姜馨田,2004年加入艺术团,目前担任艺术团手语主持人;何瑾,2002年加入艺术团,2012年1月退役,目前在北京王府井半岛酒店工作;魏玉洁,2005年加入艺术团,2015年底退役,目前在山西太原特教学校担任教师;刘艳,2003年加入艺术团,2008年1月退役,目前移居加拿大,在一家电视台工作;赵立纲,1995年加入艺术团,目前仍在团里工作……

艺术团的良好运转得益于一“进”一“出”,精心培养下,两代“小观音”已可以独挑大梁。作为残疾人艺术团,他们的特殊在于“选角”时不可能走常规路子,一般是四个渠道:一是每四年举办一届的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二是地方残联或特殊学校推荐;三是本人报名;四是外出表演时到地方发现的苗子。被选中的人,艺术团会给他们上社会保险,发给工资,分配演出收入。至于退役,艺术团的态度是,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如果想回家乡,艺术团会帮助联系地方的一些单位,尽量协助退役的团员找到工作。

难能可贵的是,这个团队一直在强调学习,一个100多名演员的团队,竟然有40多人在读大学。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大专班“大学语文”的第一堂课上,学生们曾被要求以“追求”为题写一首诗。聋人演员熊焰是这样写的:“美丽正悄悄苏醒,美好正渐渐筑起,我不曾失去,因为正在追寻。”

FD4710BA-46FE-4C8D-AE39-A28F7BADD377.jpg
艺术团的演员们与各国观众一起演唱《天下一家》。(摄影 张和勇)

2004年雅典奥运会闭幕式、2005年央视春节晚会、2008年北京残奥会、2010年世博会、亚残运会……每次重大演出,这个团队都像拧在一起的一股绳。演出前,演员们装台、走台;谢幕后,演员们参与卸台,所有演出道具,15分钟就打包成捆,舞台上清理得干干净净。

这个百人大团里,年龄最大的43岁,最小的只有14岁。作为资格最老的成员,赵立纲和邰丽华成为孩子们口中的“老赵”“老团”。老团和工作人员习惯把小演员称为“孩子们”,而小演员彼此都是“兄弟姐妹”。他们集体生活,一对一服务,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他们之间有一句话叫: “我是你的眼睛,你是我的耳朵;我是你的嘴巴,你是我的双腿。”

80519E58-5906-4D4D-B8F0-A448EE391A22.jpg
他们集体生活,一对一服务,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他们之间有一句话叫:
“我是你的眼睛,你是我的耳朵;我是你的嘴巴,你是我的双腿。”(摄影 张和勇)

艺术团正越来越接近一种理想的文艺团体经营蓝本。2013年,艺术团和宜昌市政府合作共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中国残联张海迪主席担任名誉校长。从此,艺术团走上了“从小按建制选拔培养演员”的道路,用更新换代的后备力量,不断增加这个“梦想摇篮”的专业性、多元性、创造性。

3B90D445-64C9-4A0B-9918-351B21350D4B.jpg
演出前的装台走台,谢幕后的卸台装车,都是演员们自己干。台前幕后,他们的
行为举止都在传播民族形象与精神面貌。(摄影 张和勇)

中国向世界递出的特殊名片

进入新世纪以来,艺术团平均每年出访10多个国家,最多时一年出访24个国家,至今已巡演100个国家和地区,是我国出访国家与出访次数最多的艺术团体之一,不仅传播范围广,而且具有独一无二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早已超越艺术本身,它在国际上发出的巨大声响让异邦了解到活生生的中国现实,从中看到了人的尊严、生命的价值、意志的力量以及中国人民对和平美好世界的期盼。

受国家相关部门的委托,艺术团参与承担了许多大型国际活动的演出、仪式任务,受到世界各国主流媒体高度关注,成为国家形象的新窗口:雅典奥运会期间,作为中国唯一的艺术团体在希腊参加奥林匹克文化节,并在残奥会闭幕式演出;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期间,艺术团在哈萨克斯坦为10国元首表演,深夜11点多,胡锦涛主席特意委托唐家璇同志专程赶到艺术团驻地看望;APEC年会,《千手观音》掀起了晚会的高潮,康复国际世界大会,亚欧会议中东领导峰会,随习近平主席出访埃及等,规格之高、影响之深远,前所未有地提升了中国残疾人事业的国际影响力。

艺术团曾17次出访美国,在华盛顿、纽约、旧金山、洛杉矶、西雅图、费城、波士顿、迈阿密、夏威夷等地演出。旧金山将2000年9月23日定为“中国残疾人日”;华盛顿州政府决定2006年5月18日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日”,州政府升起五星红旗;2008年,参加美国180个电视台直播、4300万人收看的劳工节文化活动,《千手观音》是唯一赢得全场观众起立致意的节目。

艺术团先后26次赴日本演出,足及日本全部47个都道府县,三任日本首相先后题词。2009年在国宝圣地清水寺立起纪念《千手观音》演出的碑文。每次巡演现场,演职人员都被热情的观众感动着。2007年,东京新宿的厚生年金会馆,一位躺在担架上的老太太被抬进了演出现场,她的大女儿含泪告诉艺术团的工作人员:老人身患重症,唯一的愿望是到现场观看《千手观音》的表演。一次20天的巡演下来,观众的留言写满了1.5米宽150米长的白布。一位观众带着妹妹的遗像来观看演出,完成了妹妹临终前的愿望;一位观众看过黄阳光的演出后,眼含热泪亲吻着他的双脚……

在墨西哥,因为他们的到来,宪法广场沸腾了,几万人高喊:“中国再来”;

在德国,参加电视台直播的文艺晚会,德语区国家1.1亿人收看;

在以色列,86岁的佩雷斯总统原定只观看上半场的演出,精彩的演出吸引他看完全场;

在西班牙,演员谢幕完毕,观众涌到门厅来送别,送了一遍又一遍;

在卡塔尔,当盲人歌手演唱当地民歌时,蒙着脸的观众们随之起舞;

在多哈,《我的梦》被誉为“多哈国际文化节”中最好的节目;

在加拿大,202个国家代表团参与的国际狮子会盛会上,当《千手观音》代表中国亮相时,人群沸腾了,“中国神仙来了!中国的仙女来了!”

ADDCD54B-EF14-4933-BE9A-E26015D0D51B.jpg
2013年9月23日,联合国总部为《千手观音》邮票举行隆重首发式。中国残联主席
张海迪、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等出席仪式。(图 新华社)

从一百多位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到普通观众,用各种语言诉说对她的赞美。他们独特的艺术魅力、精神内涵和具有普世意义的价值观,成为中国向世界递出的一张特殊名片。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张海迪这样评价道:“你们以特殊的方式创造艺术,靠不屈意志激励世人,用诚挚的情感传递友爱,你们的表演所展示的是发自灵魂深处的美,超越了语言、民族与国界,带给观众的不仅仅是艺术的享受和心灵的启迪,更是情感的交融和大爱的力量。”

4AF71977-46F8-4E3A-9D81-5607CC8634DF.jpg
2008年9月,在北京残奥会召开之际,国际狮子会总会长艾伯特·布兰德先生代表
狮子会国际基金会接受了艺术团捐赠的10万美元,用于旨在根除失明的全球“视觉第一”计划。

2012年,全球最大的慈善组织国际狮子会授予邓朴方及其领导的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人道主义最高荣誉奖”;2013年联合国发行《千手观音》纪念邮票,邮票一个月内售罄,创联合国发行纪录。因为贡献独特,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被授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 ,被世界残疾人大会称为“全球6亿残疾人的形象大使”。眼下,艺术家们又扎在中西部基层为民众送去文化芬芳,既是传承过往,也使未来可期。

有人说,“我的梦”很有文化野心。它既可以理解为残疾人的梦,也可以理解为中国梦、世界梦,无形中结合个体、国家和世界,联系起所有奇迹、梦想的东西。在中国向全世界输出大量基于廉价劳动力的廉价产品的同时,他们向全世界输出了最激励人心、鼓舞世人的价值观——残疾人与健全人一样,同样拥有尊严、权利和价值,同是人类物质和精神财富的创造者。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