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邰丽华 一个舞者的人生二重奏

2017年10月20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王雨萌

时间倒回到2004年雅典残奥会闭幕式上,“中国8分钟”在声声丝竹中和世界见面。一曲悠扬的《茉莉花》将东方底蕴缓缓注入希腊雅典奥林匹克主体育场,跟随其后的便是舞蹈《千手观音》的表演。“在最前面的就是领舞邰丽华,2岁因为高烧注射链霉素致聋,7岁接触舞蹈,现为中国特殊艺术协会副主席,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演员。”伴随着画外音简短的解说,镜头推进慢慢锁定,邰丽华坚定的目光中透着舞者的柔情。8万观众用掌声填满了偌大的奥林匹克广场,他们起立向来自中国的舞者们致意。

D39BD9FD-16ED-4545-9DE8-808FF5A4ED0D.jpg
演出前的后台,《千手观音》的舞蹈演员们正在做上台前的准备,在领舞邰丽华
的指导下,做最后的队形调整。不管演出场地的大小、观众的多少,这样的准备
一次都不会少。(摄影 张和勇)

天赐的礼物

邰丽华现在回忆起来仍旧觉得不可思议,“当时有7位去观看残奥会比赛的学生因车祸遇难,为表哀悼,闭幕式中的所有文艺演出都被取消。”这也就意味着“中国8分钟”可能无法上演,一个向世界展现下届奥运会主办国风貌的机会,一个向世界展示中国残疾人面貌的机会眼看就要失去。最终,经过多方协调和交涉,演出开始前4小时,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接到了通知,“只保留中国的8分钟,其他文艺表演、狂欢活动一律取消。”

“如果没有雅典的8分钟,我们不会出现在2005年央视的春晚上,艺术团可能也不会是现在这样。”通过手语老师的翻译,邰丽华描述着雅典残奥会闭幕式上的波折和之后的惊喜。一位央视导演在2004年9月28日看完了雅典残奥会闭幕式上《千手观音》的演出,他在被震撼之余,立马向春晚导演组极力推荐。“我们11月接到央视进组的通知,春晚当时已经进入节目联排了。”之后发生的事情,全中国的电视观众应该都印象深刻,无数人在被舞蹈震撼的余韵中流下眼泪,而《千手观音》也将领舞邰丽华送上了2005年“感动中国”的舞台。一夜成名的邰丽华,收到了很多商家的邀约,广告、形象代言,她都一一拒绝。“一个舞者必须保持内心的平静,舞蹈让我觉得快乐,而成功,只是生活额外的恩赐。”邰丽华说道。

“天赐的礼物”,这是邰丽华对《千手观音》的形容,“是上天冥冥之中特别送给我们这群聋孩子的最好礼物。”由邰丽华领舞的三人舞蹈《敦煌彩塑》是《千手观音》的前身,后来发展到12人的集体舞蹈,直到雅典残奥会闭幕式,为了和奥林匹克广场中偌大的表演场地相适应,艺术团决定增加表演人数。“考虑到编排时间、舞蹈能力等各种因素,起初是想要加入健全的舞蹈演员,原中国残联副主席刘小成坚决不同意,他要求这个舞台上唯一的表演者必须是实实在在的残疾人。”最终,艺术团里仅有的9个聋哑男孩全部参与了表演,21个人的演出形式并非一开始就有的设定,只是当时情况下的偶然,也是必然。

之后,21个人表演的《千手观音》便一直延续了下去,直到一次佛教协会的演出,“当时有人问我们‘你们怎么知道42只眼睛,42只手是佛典中的千手千眼?’”众人惊呼。是礼物,就伴随着收到礼物后的欣慰和惊喜,2005年春晚之后,邰丽华感受到了大众对聋哑人态度的改变。“我们在机场、咖啡厅打手语的时候,不再被看作另类,没有以前那么多异样的眼光。”一个社会对残疾人的态度能够映射出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千手观音》对邰丽华、聋人群体、残疾人群体、甚至整个社会来说,都称得上“天赐的礼物”。

与青春、舞蹈有关的日子

《敦煌彩塑》是邰丽华刚进入艺术团时苦练的两个舞蹈之一。回想起那段日子,邰丽华的表情好像是要回忆一段“峥嵘岁月”。她很快转向翻译的手语老师,将那段经历清晰表达出来。1990年,来自湖北宜昌14岁的邰丽华对于北京冬天的寒冷很不适应,为了宣传联合国对残疾人文化、和残疾人权益所做的努力,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将全国各地优秀的残疾人演员召集到北京准备演出,来自全国各地的12个聋人和小部分的盲人以及肢残演员聚集到了一起。“在海运仓的一个胡同里,租了一个招待所的场地,没有排练厅,就在招待所吃饭的地方排练,屋外冷,但屋里是温暖的。每次有演出任务,都是如此,接到中国残联宣文部的通知,前往北京集训,当时我们的团员来自四面八方,最多的是云南和山东。”

作为艺术团里唯一的湖北人,邰丽华有些不适应。“语言、受教育程度、家庭环境都不一样,有像我这样还在读书的,也有待业的、工作的。虽然不熟悉,但彼此之间也懂互相帮助。”14岁的邰丽华和10岁的盲人钢琴演员金元辉是当时艺术团最小的两个,而当时,邰丽华并不知道,“一天,宣文部的主任拿了两个可爱的熊猫玩偶,说要送给团里年龄最小的两个,我才了解到。”

从湖北宜昌来到首都北京,邰丽华这一路的起点要回归到她7岁时聋哑学校里的一次律动课上。趴在地上的邰丽华用身体感受老师踏响的象脚鼓的节奏,有规律的震动让她倍感惊喜。从此,邰丽华便对舞蹈这种艺术形式产生了兴趣。1987年,一批残疾人表演者出现在了《中国残疾人》杂志上,一个跳着莲花舞的女孩吸引了看杂志的邰丽华,“她的舞姿非常优美,我凑近看了文字,才知道她是艺术团里的一个聋人演员。”这便是邰丽华对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最初的认知。她记得那是湖北省残联准备去日本演出前在北京停留的几日,“我不知道是哪个老师听说湖北有个小女孩跳舞不错,就把我带到了艺术团。”邰丽华已经记不清老师的名字,但她很笃定地说:“从那之后,我才算正式开始了自己的专业舞蹈之路。”

《敦煌彩塑》和《雀之灵》都是艺术团老师当时交给邰丽华的演出任务,因为《雀之灵》音乐极其优美和柔缓,加上邰丽华舞蹈基础比较弱,完成难度可想而知,邰丽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把动作学完。直到2000年的访美演出前,为了提高每个节目的艺术水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艺术指导张继刚邀请了杨丽萍来看邰丽华版的《雀之灵》。看完表演的杨丽萍二话不说脱掉鞋,站起来就开始对邰丽华进行指导,“我无法想象一个听不到音乐的人是如何去跳舞的。”杨丽萍回忆道。

2000年9月的访美演出,纽约卡内基音乐厅内富丽堂皇的展室、走廊和前厅挂满了100多年来,在这里演出过的世界著名艺术家的肖像及经典节目的海报。邰丽华主演的《雀之灵》的巨幅海报,成了卡内基音乐厅里唯一的中国剧照。每次巡回演出,邰丽华的照片总是出现在宣传材料最醒目的位置,作为《千手观音》的领舞,她更是盛名在外。但她出门从来不会戴眼镜、压帽檐,“明星”这个词对她来说,是空洞的。她说“我只是一个舞者,只希望能通过舞蹈展现自己,给别人带去快乐。”

到今天,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已经完成了100个国家和地区的演出目标,邰丽华也已经出访过60多个国家,她的身影和舞姿遍布全球。她记得在墨西哥宪法广场上和当地土著艺术团同时进行表演的经历,“他们那边拼命地敲,但广场上所有人都只看我们,对方有点郁闷,加大了敲击力度,但于事无补。最后本着友好的行为我们送了画册给他们,他们也很开心。”这是邰丽华记忆中有趣的演出经历。还有2004年的韩国演出,仁川市市长安相洙说的话也让邰丽华记忆深刻,“我曾经问过一个牧师,为什么上帝会安排两种人的存在:健全人和残疾人,那位牧师说,是为了让残疾人来帮助健全人,互为激励。”“他的话让我感受到了一种自我价值实现的成就感。”

作为演员的生活,邰丽华很是享受,专注于舞蹈,感受和观众之间彼此带来的感动。但人生中角色的转变一定会在合适的时机到来,它将你拉离舒适区,然后再给你一个助推力。

1CEE24A3-938F-4021-B2B5-3F8C8E4AFB9A.jpg
2000年9月,艺术团访美演出期间,邓朴方主席带领演员专程看望了在美国夏威夷
疗养的民族英雄张学良,邰丽华为他表演了《雀之灵》。

从演员到团长

2009年,邰丽华正式担任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团长,那个曾被北京的冬天冷到的14岁小女孩,如今扛起了中国残疾人艺术发展的大旗。脱离舒适区后,邰丽华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沟通。“不再是一门心思地跳舞,而是需要处理各种问题,需要和健全人打交道。”还有微弱听力的邰丽华开始逼着自己学习说话。“从汉语拼音开始,那时候,每天都随身带一本厚厚的字典,碰到不会的就查。”一天,正在翻字典的邰丽华遇到了自己的手语翻译李琳,“呦,学英语呢。”李琳打趣道。后来,学完了所有拼音的邰丽华觉得自己说话有了很大的进步,“现在团里的语训课,我也还是会去听,把自己当作外国人在学中文一样,日积月累,慢慢练习。”

团长邰丽华现在的主要精力依然在演员这里,她觉得面对艺术团里年轻的孩子,自己能够感同身受。“零距离地接触他们,培养好他们,这是我永远要做的工作。” 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的建立,让邰丽华有了更多的责任,2005年春晚上的《千手观音》成为无数聋哑儿童学习舞蹈的原因。这些孩子的年龄和邰丽华进入艺术团时差不多,但在当时,想再找一个和她一样大小的聋哑人跳舞非常难,而现在,“基本都是12岁左右就开始了,看到好的苗子就抓住,舞蹈、表达能力的训练,很多已经可以说话了。”邰丽华觉得现在的孩子太幸运,拥有独立的宿舍区、训练厅、体育馆、语训室,她希望艺术团的新生力量都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人才。

新人的成长必将伴随老人的离去,但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这样的迭代更新只是中国残疾人艺术事业开枝散叶的另一种形式,“已经离开艺术团的老团员都在地方从事着和残疾人事业发展相关的工作,就在前不久结束的第九届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东部赛区的比赛中,所有参赛的地方主力军全是从艺术团退役的。”邰丽华很是骄傲。

坚守这份事业,秉承艺术团的精神和宗旨,邰丽华把责任感和使命感看得很重,“我现在的头衔、光环,这一切,都不是我个人的,这是整个集体的荣誉。像灯塔一般给我指引的刘小成副主席,他对残疾人的关爱给了我太多的触动。”邰丽华感激和艺术团的相遇。

如果说《千手观音》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发展过程中的关键结点,那么邰丽华便是这个结点的注解,离开舞台的邰丽华褪去了“观音”的耀眼装扮,从演员生活的过往定式中抽离,完成了身份交割。她说“这是上天交给我的事业,注定要做下去。”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