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陈义前 孙即树 不老的“雄鹰”

2017年10月20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张西蒙

今年50岁的陈义前和54岁的孙即树曾经凭借一曲《雄鹰迪斯科》的舞蹈,让人们牢牢记住了这两个山东汉子。不仅仅因为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娱乐稀缺的背景下,他们为观众带去了铿锵有力、激情澎湃的舞蹈,更因二人都是失去一条下肢的残疾人,完成这样高难度的舞蹈更是难上加难,一时间被传为佳话。也正因如此,二人成功加入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成为建团以来的第一代演员,见证了艺术团的萌芽和崛起。

“迪斯科”这种现在看来似乎有些过时的舞蹈形式,在20年前一度引领着时尚的潮流。单腿的陈义前和孙即树在舞台上辗转、腾跃,一支生机勃勃的舞蹈下来让人们对残疾人的萎靡形象大为改观。用现在的话讲非常“燃”。一次在中央电视台直播的表演中,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到场,舞蹈演绎完毕,李鹏激动地起身鼓掌,拿出手绢擦了擦湿润的眼眶。

D9E3D260-4D42-464E-8171-BB5495B97136.jpg

DA782ABB-1576-4A2B-AAC0-9A9043E9F2D4.jpg
上世纪90年代初和现在的陈义前、孙即树,尽管现在他们很少再亲自上台跳舞,
但做起二十年前的舞蹈动作仍然驾轻就熟,“雄鹰”的每一个动作都烙在了心里。

1989年,《雄鹰迪斯科》获得了第二届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一等奖,10个评委中9个给了满分,之后二人加入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同年6月,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同时派出两支队伍分别赴苏联和美国巡演,开启了残疾人艺术文化的“破冰之旅”。“我们有幸跟着其中一支队伍出访了苏联,所到之处掌声雷动。”陈义前回忆道。后来两人随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出访过20多个国家,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韩国、奥地利、挪威、荷兰等。

陈义前是淄博市淄川区昆仑镇奎四村人,1979年,11岁的他被矿车压断一条腿,“那时候年龄小,从来没考虑过没了一条腿以后要怎么生活。”在亲人绝望的哭泣声中,陈义前勇敢地站了起来,即使拄拐杖,也要和别的小朋友一样,踢足球、跳高、跳远。“应该与性格有关,我伤好之后一点也没有自卑,仍然像以前那样和朋友一起玩,而且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便。”初中毕业,陈义前在镇办福利建材厂上班了,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走上艺术道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陈义前活泼好动的性格让他重新走上了运动场,在这里结识了同样热爱运动的孙即树。

早在1987年,陈义前和孙即树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因为二人都是参加过残疾人运动会的运动健儿,孙即树是乒乓球爱好者,陈义前是田径选手,两人双双摘得过各自项目的桂冠。恰逢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二人所在的淄博市淄川区残联推荐他们登台演出。一位名叫毕玉梓的编舞成了陈义前和孙即树的启蒙老师。“你们俩都是单腿,蹦来蹦去,很像迪斯科,不如为你们编一支迪斯科舞曲。”彼时的舞蹈编好后,还不叫“雄鹰迪斯科”,而是“双人单腿迪斯科”,动作相对也比较单一。因为时间紧促,两人仅练了半个多月就去参加比赛。

“双人单腿迪斯科”在山东省获得二等奖后,曾任山东省文化艺术馆副馆长的柴建明对舞蹈进行了改编,让肢体语言更丰富,舞蹈内容更新颖,并更名为“雄鹰迪斯科”。

《雄鹰迪斯科》完成后,一路披荆斩棘,从淄川区到淄博市再到山东省乃至全国,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几位老师商量后,一致决定把《雄鹰迪斯科》纳入团中作为保留节目,二人由此接触到了中国残疾人艺术的殿堂。

CA6BCDCF-5AED-46D3-8EDD-80550D8C50D0.jpg
艺术团的经典节目“雄鹰迪斯科”被重新改造成5位肢残演员的舞蹈《生命之翼》,
曾在第11届日本国际舞蹈大赛中获得特别大奖。残缺的肢体在拐杖支撑下,
顽强、激昂地舒展、腾越,日本著名舞蹈家石井说:“我是含着泪看完这个节目的,
100分给他们当之无愧!”

“有些动作需要跪在地下,膝盖磨得血肉模糊。”陈义前和孙即树来到艺术团后,代表着全国残疾人的精神面貌,两人不允许自己在舞台上有任何纰漏,训练比任何时候都更刻苦。“每天睁眼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活动筋骨,准备练舞。”孙即树说,“以前没有镜子,就对着湖水练,到了艺术团才发现我们残疾人也可以有这么完善的排练厅。”艺术团的排练厅,让陈和孙二人无比兴奋,他们在里面练舞时,有的团员在走廊上唱歌。尽管建团不久,但艺术团的表演形式已经非常完善,舞蹈、歌曲、乐器……各类表演应有尽有。那时的艺术团,有大型演出时会召集全国各地顶尖的残疾人艺术家,演出完毕后各自回到工作岗位,所以演出前的集训尤其重要。

时长为3分40秒的舞蹈里,陈义前和孙即树看似做着简单的动作,却一刻不能停歇,需要一直跳完,中间还有各种高难度的腾跃翻滚等动作。“跳起来很累,通常跳一场下来已经汗流浃背,感觉腿都不是自己的。”所幸曾经的体育运动给二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91年5月13日和14日,两天晚上的黄金时间,中央电视台放映了陈义前和孙即树主演的上下集电视剧,讲述二人从相识到化身为雄鹰的故事,这也是第一次残疾人在影视剧作品中本色出演。

“雄鹰”轰动全国,“当时我们两人很风光,走到哪都有人能认出来,知名企业大宝还邀请我们去代言。”在早先的采访中孙即树笑谈自己腿伤也是“因祸得福”:“我的乒乓球教练说连你都能出国,还能去那么多国家。”随艺术团出访全国乃至世界各地,陈义前和孙即树一时风头无两,“当时我们出去基本都是邓朴方带团,我们的演出,数朴方看得多。”

1994年,艺术团在人民大会堂进行演出,江泽民、李鹏、李瑞环等政治局常委悉数到场,那也是二人首次进入人民大会堂,在如此庄严的地方参与演出了一场残疾人的艺术盛宴。

1991年到1992年,陈和孙二人相继成家,家庭的责任和年龄的增长使得二人逐步从艺术团中脱离出来。1999年的一场演出,他们和著名智力障碍指挥家舟舟同台,这是舟舟的第一次演出,也是二人最后一次以艺术团成员身份出演,舟舟登场,他们告别。当时孙即树患有急性甲亢,体重掉得很厉害,演出完后孙即树昏倒在后台,送到医院及时抢救才无大碍。

从艺术团退役后,陈和孙二人时常“客串”演出,有时会指导新人,在他们之后,艺术团又培养了第二代雄鹰。后来,“雄鹰迪斯科”被重新改造成5位肢残演员的舞蹈《生命之翼》,曾在第11届日本国际舞蹈大赛中获得“特别大奖”。残缺的肢体在拐杖支撑下,顽强、激昂地舒展、腾越,日本著名舞蹈家石井曾说:“我是含着泪看完这个节目的,100分给他们当之无愧!”。

“在艺术团的那段日子我们永生难忘,虽然训练要吃很多苦,但结识了很多朋友,还能在世界各地表演,走的地方多了,老演员之间感情也越来越深厚,声乐上孙晓梅和张丽华是比较强的,后来岁数大了,我们各奔东西。”陈义前回忆起那段时光,在刻苦训练之余也认识了很多残疾朋友,曾经的第一代艺术团团员如今也已各自成家,有了新的生活。

回到山东,总觉得艺术生涯不够过瘾的陈义前,依照着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模式,在2005年组建了淄博雄鹰残疾人艺术团,团员有40多人,陈义前作为法人代表,也从台前转到了幕后。他悉心指导新人,自己不擅长的声乐和器乐领域,也找来老师为有心学习的残疾人培训。有时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他便叫上老搭档孙即树帮忙,时间久了,孙即树参与得越来越多,俨然成了雄鹰艺术团的第二个负责人。

“现在‘走穴’的艺术表演逐渐没落,我们只能有表演的时候把大家聚起来,没表演的时候各自回家。”因为这样的表演形式不像前些年受欢迎,陈义前无奈之下只能将全职的团员们遣散回家,等有了表演需求再聚集到一起。尽管形势艰难,但陈义前不愿放弃,“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大半辈子投身到艺术上,以后也只能在这行摸爬滚打。”

在接触艺术以前,陈义前是一家福利瓷砖厂的员工,而孙即树是村子卫生所里的卫生员。一曲《雄鹰迪斯科》把两人联系到一起,三十年风风雨雨,从名不见经传到众人皆知,两人随着艺术团出访世界各国,功成名就后回归本真,在自己热爱的艺术领域勇往直前,如风般自由,如鹰击苍穹。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