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特殊艺术直抵人心

2017年10月20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冯 欢

十年前的一个秋天,时任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副团长王龙艳带着演员们前往奥地利,参演国内某电视台与奥方合作组织的一台晚会。晚会云集众多明星大腕,《千手观音》在节目单上不过是一道“配菜”,演出前,来探访的记者寥寥无几。

一上台,《千手观音》成了整台晚会亮点中的亮点,征服了所有在场的观众。下了台,是簇拥而至的欧洲记者、防不胜防的镁光灯。

晚会后的庆功宴上,中国驻奥大使举着酒杯过来,激动不已:你们为中国争了光啊!明天有个宴会,一定要参加啊!王龙艳如实回答:还没有人邀请我。大使脸色一变,责问工作人员,为什么不邀请她们?一定要来!

这次经历让王龙艳觉得最“扬眉吐气”。返回驻地,德国电视台导演已等候多时,当即邀请艺术团去德国演出,时间很紧:十天后。

德国、奥地利、西班牙、卡塔尔……到哪里演出,几乎所有大报,头版头条,都是观音,都是《我的梦》。

BA340694-28CA-4D5A-949A-78F052406504.jpg
舞蹈《去看春天》中,13位盲人孩子们以一根绳相连,手持盲杖,那种“看见”春天
时的喜悦,让观众们为之动容。(摄影 张和勇)

中国有“大龙”,还有《我的梦》

位于波罗的海和北海之间的丹麦王国,虽然早在1950年就与中国建交,但这里的人民对遥远的中国了解不多。人们习惯把中国和“大龙”联系起来,因为中国企业生产的“大龙春卷”在当地深受欢迎。2002年5月,艺术团应邀出访丹麦,演出立即引起轰动。电视台、报刊做了跟踪报道,称“我的梦感动童话王国!”结束时,许多观众向上伸开双臂,用力抖动双手,一些年轻人情不自禁地打起了“呼哨”。这种热烈的情景,在一向温和、克制的丹麦人身上是少见的。

2002年国际残疾日,波兰总统夫人在北京第一次观看了《我的梦》,演出后,她哭了两个小时,随即有了邀请艺术团访波的想法。2003年3月,《我的梦》走进波兰。

邰丽华跳完《雀之灵》退到后台换装时,主持人跑来对她说:“全体观众,包括波兰总统夫妇,一直不停地鼓掌,等着你到台前再和大家见见面。”当看到邰丽华已经卸妆,不便再出场时,主持人只好回到台前对观众说:“对不起,由于演员是聋人,听不见大家邀请的掌声,已经换装准备下一个节目,无法再出来和大家见面。”台下的观众,为邰丽华听不到掌声流下了眼泪。

总统夫人激动地表示:“我到过世界许多国家,但任何一个演出都没有让我如此感动。今天我看到我丈夫眼中也有眼泪,这就是我为什么爱他的原因。”演出后,总统夫妇邀请演员们到总统府做客,而总统夫妇也因此第一次参观了中国驻波兰大使馆。

在印度,一贯带有反华情绪的《印度时报》鲜有地于头版位置大篇幅报道《我的梦》演出盛况。伊拉克大使夫人则说:“你们的一场演出胜过二百个外交官的工作成效!”捷克总统夫人克劳索娃女士原本以为这只是一般水平的演出,看过之后用她唯一会说的中文“谢谢”,不停地向小演员们致意。中国驻波大使周晓沛在捷克已二十多年,他说,这么多政要同时观看演出,是第一次。

D19EC520-630D-4449-95AE-959A4AB4D282.jpg
艺术团在日本演出时,一位身患重疾的老太太躺在担架上观看演出,完成了自己的夙愿。

来之不易的“中国8分钟”

在海外的每一次亮相,艺术团都要做中国的完美代言,每一次表演,都要呈现东方的人文奇迹。这是艺术团的自我要求。尽管有 “人和”作保证,但既不占“天时”也不占“地利”的客观境况,也会让艺术团的演出阻力重重。回忆起2004 年的雅典残奥会闭幕式,副团长王晶仍然热泪盈眶。

2004年9月27日上午,7位去观看残奥会比赛的希腊学生不幸因车祸遇难,给雅典残奥会蒙上了一层阴影。悲痛之中,雅典奥组委当天在网上宣布取消闭幕式文艺活动。

王晶一听这个消息,泪水哗啦就下来了。为了这次演出,几个月以来,演员们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节目是重新编排过的,从土耳其到雅典,一路都在魔鬼式训练。睁开眼睛就是音乐,就是排动作;颠簸的旅途中,除了下车上厕所的时间,在车上,除了练习还是练习。

官方还未下达正式通知,为避免影响士气,手语老师们没有告诉演员,一切照原计划练。在备用场地,她们马上换了一张脸,情绪高涨,打着手语,指挥孩子们做最后的准备。

一定要争取!一定要让中国残疾人的风采展现给全世界!中国奥组委多方交涉,终于联系上了雅典残奥会开闭幕式的总导演、法国艺术家伊维斯·皮平:“我们不是狂欢节目,是一个对美好、友爱、祥和的期盼与祝福的节目,请您慎重考虑!”

皮平被请过来,做最后的审查,全体演员整装上阵。看完演出,这个法国人的眼眶湿润了:“这是来自东方的天籁之音!你们是世界上表演最好的艺术团!我一定和主办方争取!”

等待,是揪心的。一晚上,王晶辗转反侧。9月28 日到了,晚上就是闭幕式,中午还没有接到通知。能上吗?一定能上!一颗心忐忑不已。

直到闭幕式开始前的4个小时,正式通知才下来: 只保留中国的8分钟,其他文艺表演、狂欢活动一律取消。

抱着演员们,王晶喜极而泣。

《我的梦——从奥林匹亚到紫禁城》惊艳登场了: 当北京市副市长、北京奥组委常务副主席刘敬民从国际残奥委主席克雷文手中接过残奥会会旗时,随着会旗的8次舞动,中国残疾孩子用不同的乐器向世界问好, 2分钟的琴声把人们带入美丽、友爱、祥和的意境。3声厚重的中国钟声响起,在袅袅的余音中,由天、地、人3个章节组成的舞蹈映入观众眼帘:在一座莲花台上,聋哑姑娘邰丽华与20位同伴化为一身,在镶嵌着残奥会会徽与一千多只手的金碧辉煌的拱门下,以缤纷的手姿与斑斓的色彩,“诉说”着内心世界的美丽话语。伴随莲花台360 °旋转,无臂青年黄阳光庄严地用嘴衔下2008 年北京残奥会会徽。在一片宁静的奥林匹克中心,聋人姑娘姜馨田用手语表达心中夙愿:“感谢雅典,相聚北京!”

8万多观众全部站立,掌声雷动。各国残疾运动员不顾仪式的后续活动,纷纷涌向舞台,合影留念。闭幕式结束后,国际残奥会主席克雷文激动地说:“中国的表演挽救了闭幕式。”

从艺术的殿堂站到世界最高文明的殿堂,凝重而又极富东方美感的《我的梦》震撼了雅典,让世界再一次记住北京,也记住了非凡的中国残疾人。

23B3B650-3142-4704-94FA-2D97BF819250.jpg
1. 2010年,习近平和普京在莫斯科观看《千手观音》。
2. 2007年6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郎先生授予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称号。
3. 2012年为非盟首脑会议演出。
4. 2008年11月,阿联酋纳哈杨亲王接见艺术团。
5. 2007年6月,奥利地总统古森鲍尔在看完演出后大为感动,对与命运顽强抗争的中国残疾人艺术家表示由衷的敬佩。
6. 2012年肯尼亚总统接见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
7. 2005年,感动罗马观众的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演员们,参加了在梵蒂冈圣伯多禄广场上教宗主持的周三公开接见活动,
并接受了教皇本笃十六世的降福。
8. 2004年12月,德国总统施罗德访华,点名观看《千手观音》。

越紧张的地方,越要做工作

如今的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海外演出应接不暇,团员们都已习惯“空中飞人”的生活,有关部门还特别为他们开了绿灯:每个团员拥有两本护照。画册、DVD等宣传物是必带之物,少则几百公斤,最多一次是2007年在美国举办《我的梦》电影首映式,托运了整整20吨。

副团长李琳告诉我们,出访每一个国家,工作人员都要提前准备国旗,演员们要练会当地歌曲,熟悉风土人情。临行前,还要集中开会,要求演员无论宴会、采访,各个场合都不卑不亢。“出了国门,人家不一定知道你的名字,也不一定知道你是残疾人演员,但是,他们一定知道你是中国人,要维护好祖国的尊严。”

2007年7月20日晚,艺术团在墨西哥城市剧场举行第一场演出。墨西哥城下起了倾盆大雨,一些道路积水成河,使得交通更加拥挤,观众们陆陆续续来到剧场,等待入场。突然,人群中一阵喧哗,越来越多的人聚到一处围观。原来是法轮功分子在散发传单,故意捣乱。情急之下,他们决定以最“原始”的方式对付:你发你的,我发我的。

工作人员抱着艺术团的画册、明信片,冒雨走出剧院,向每一位路人发放。开始是成套成套地发,不够了,撕开成套的明信片,一张一张发。人们被明信片所吸引,纷纷聚集过来领取,有很多人甚至追着索要。使馆人员很感动:“你们的宣传太到位了,有你们在,我们就不担心了。”一看没市场,法轮功分子灰溜溜地走了。次日再去宪法广场演出时,近两万余墨西哥人民被震撼了,跟着节拍起舞、招手,喊着:中国再来!中国再来!

2007年,艺术团赴日本尼琦演出。因法轮功曾在这里的剧场演出过,艺术团被通知不让演,“为什么不能演?”在当时的驻日大使王毅那里,得到了支持:“越是这样的地方,我们越要做工作!法轮功去过的地方,我们更要去!”

在加拿大温哥华演出时,一撮由反华人士纠集的所谓代表前往市政府“抗议”,电视台直播苏利文市长接见。一位“代表”言语挑拨:“中国践踏人权,迫害残疾人,你是残疾人,难道不愤恨吗?”面对无理指责,坐在轮椅上的苏利文市长义正辞严:“正因为我是残疾人,我尤其关注中国残疾人的动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人权事业健康发展,关爱残疾人,成效感人。请你们不妨去看看正在这里的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演出,由 20多名聋哑姑娘演出的《千手观音》,那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她们的美丽形象,就是对你的最好的回答。”

“观音”在日本家喻户晓

艺术超越国界,残疾人艺术使人间的爱和美都得到了升华。2005年在意大利演出时,梵蒂冈的教皇传话给艺术团,说他看过艺术团的表演光碟,深受感动,希望与他们见面。教皇是梵蒂冈的首脑,有最高立法、司法、行政权,是世界天主教徒的精神领袖。

得知这一消息时,大家忐忑不安,中国与梵蒂冈尚未建交,去还是不去?当天,与北京取得联系后,得到了中方领导的同意。

第二天,是每周一次的“教皇接见日”,世界各地数万人聚集在圣伯多禄广场上。50把折叠椅被贴心地准备出来,一袭白衣的教皇坐在吉普车里,在几个群众方阵间招手问好,“欢迎来自中国北京的残疾人艺术团,借此机会,我向中国人民表达良好祝愿。”当吉普车经过残疾人演员前边时,盲人演员毛镝用德语轻轻问候了一句:“Guten Tag!”教皇的目光停在他身上,貌似吃了一惊:一个中国的残疾孩子居然知道自己是德籍,还会用德语问好?于是,在那里,教皇停了车,下了车和演员们握手合影,还有两位残疾人演员接受了“摸顶赐福”的最高礼遇。

自2005年开始,《千手观音》参加了日本世博会及“爱拯救地球”等活动,收视率创 22.4%的纪录,这些活动都相当于国内春晚的知晓度,自此, “观音”开始进入日本主流社会的公共文化生活之中,演出邀约也接踵而至,《我的梦》在日本家喻户晓,创造了五个第一:上座率第一,票房第一,观众赞誉第一,观众临走不离场第一,售卖宣传品第一。每次演出,光谢幕都要持续半个小时。

演员们的表演感动观众的同时,观众也在感动着他们。2007 年,东京新宿的后生年金会馆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等待观看一场神圣的表演。所有人都无声无息、面带崇敬地有序前行。

快开演时,在专为残疾人开辟的单独通道里,一位躺在担架上的老太太被抬了进来。在以前的观众里,有坐轮椅的,戴着呼吸器的也有,但这样来的还是头一个。工作人员见状,赶紧上前询问。老太太的大女儿含着泪告诉大家:老太太患有重症,已是晚期。因为梦想着到现场看《千手观音》,她的先生和两个女儿提前为她买好了票。为了老太太的心愿,一家四口都来了。 9000日元一张的门票,对他们来说并不便宜。担架一点一点调高,老太太努力睁开着眼睛,看完《千手观音》,老先生趴下来,在耳边轻声问:还能坚持吗?老太太眨了眨眼,表示还行。当她看完《雀之灵》等四个节目后,实在无法支撑,一家人抬着担架悄悄离开。细心的工作人员追了出去,送给老太太一幅千手观音金箔画。老太太紧紧抱在胸前,老泪纵横。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