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梦从这里启航

2017年10月20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王雨萌

17岁的高炎霞是有表达能力的,10年前,神经性耳聋使她左耳完全失去听力,右耳听力严重受损,但7岁前听说流利的正常生活为她打下了不错的基础。清秀的面庞、眼神里没有青春期惯有的浮躁,而是坚毅和踏实,即便是手语辅佐下不够流利和清晰的对话,也能感受到她比健全的同龄人活得更用力,应该说,这里的孩子,都是如此。进入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的生活让他们很满足,学习、训练、演出,有了更多的机会去见识和成长,能否成为下一个邰丽华不得而知,至少现在,他们的确享受其中。

收获满足感

2013年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与宜昌市政府合作共建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2013年5月,开始面向全国招收舞蹈专业听障生,7月,从14岁以下应试的考生中录取了38人,生源涉及全国19 个省、市、自治区,其中最小的只有10岁。

BE254EB1-79F5-44D5-B6EE-D55C6A12678D.jpg
2013年,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迎来了第一批学生,4年时间的学习、训练
和演出,让这些孩子增长了见识也得到了成长,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带来了新的
生机。(摄影 张和勇)

高炎霞便是第一批进入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的学生之一。她和来到这里的大多学生一样,2005年登上央视春晚的《千手观音》是他们学习舞蹈的原因和坚持下来的动力。2009年被父母送到了当地的特殊教育学校就读,因为对舞蹈的喜爱,高炎霞在学习文化课的同时,重点进行舞蹈训练。“成为像邰丽华一样的舞蹈家”,她有些羞涩地表达着自己的梦想,当然,这也是多数孩子的奋斗目标。2013年,在大庆举办的全省残疾人文艺汇演的后台,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团长邰丽华和副团长王晶找到了高炎霞,她在舞台上的表演打动了两位老师,也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个机会。“7月份在北京进行的残疾人艺术团招录新团员的文化课考试,希望你来参加”。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邰丽华。”和对高炎霞的“单独邀约”不同,多数学生都是通过招生简章和地方残联的推荐得知此消息的。就这样,2013年7月的奥体中心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400多位听障生,笔试、面试、舞蹈综合考试,经过前后一个星期的考核,高炎霞最终以文化课第一名的成绩被正式录取,并被任命为新生班的班长。

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要进行为期6年的中学学习,从初一到高一,第一批学生已经在这里度过了4年。采访时,即使老师不在,他们仍认真地进行着排练前的热身。正在训练的高一班学生均是宜昌附属学校招收的第一批学生,每逢暑假或有演出任务的时候,他们便会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北京进行集训,最小的15岁,最大的18岁,像高炎霞这样有着不错的表达能力的只是极少数。外人投向他们的目光往往是善意并饱含同情的,但在他们脸上,完全读取不到不满和抱怨。“我们文化课的学习和健全学校是一样的,每逢节假日,因为不能回家,老师都会带着我们去外面放松,开阔眼界,回来后一起包饺子,周五会去奥体中心游泳,晚上看电影,周日可以联络家长。”高炎霞不太清晰的表达听上去却甚是满足。这样的满足感仅仅是源于有这样一所学校提供给了他们在这样的年纪本就应该有的学习和生活,而更大的满足感则是源于他们在这里获得的见识和成长,即使是同龄的健全人也未必能有的经历。

离梦想近一些

巴拿马、哥斯达黎加直到哥伦比亚,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完成了走过100个国家的目标,作为艺术团的新生力量,高中队的学员承担了这次演出中的重要任务,“我们很荣幸参与其中。今后还会有第200个,第300个。”一旁的张沥文有些兴奋地说道。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走出去,古巴、英国、澳门、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包括每年国内的大小演出,他们已经得到不少历练。和高炎霞同样17岁的张沥文因为学习成绩优秀,担任着高一班副班长和学习委员的职务,说起话来虽然不够清晰但声音响亮又坚定,提到印象深刻的演出,张沥文想起了2016年9月份,跟随李克强总理到访古巴,那是高中班学生的第一次国外演出,古巴的下午三点是北京的凌晨,倒时差对于初次出国的他们来说有些困难,“因为时差没倒过来,下午三点开始的排练,所有人都迟到了,老师着急地一个个来敲门。”现在想起来张沥文还是觉得好笑,“还好只是影响排练而不是演出。”而香港那次有8000名观众观看的演出经历对高中班的所有人来说,都称得上记忆深刻。那是他们参加的第一次商业演出,第一次面对如此之多的观众,“特别特别紧张”。像明星一样被关注,被簇拥,对于这些十六七岁的孩子来说,在没进入艺术团前,是没有想过的。

他们一定也没想过2005年坐在电视机前观看的《千手观音》,自己有一天能亲自表演。15岁的王雨晨是这个班里年纪最小的学生,因为撞击造成的轻微损伤让他的听力和表达能力都接近于正常人的水平,在采访中,他担任着手语翻译的角色。作为班里的小将,之前因为身体条件的限制,一直没有参演过《千手观音》,“古巴的那次演出是我第一次正式表演《千手观音》,当时特别紧张,和我们一起的还有中国杂技团,中国歌舞团,当时有个穿着宫女服装的姐姐看到我后给了我一个“你很棒”的鼓励,之后就慢慢放松了。”作为高中班《千手观音》的领舞,高炎霞回想着第一次演出《千手观音》的情形,“很激动很紧张,但是觉得离自己梦想又近了一步。”

F3B8D815-C1A4-4F82-9DC2-091EEE723BEC.jpg
排练厅内,不断地练习,一遍又一遍,为了在舞台上呈现最好的状态,这些
十五六岁的孩子们从不喊苦和累。(摄影 张和勇)

最好的关爱

和高炎霞、张沥文、王雨晨不同,附属学校的孩子更多的是像汪佳伟一样不能说也不敢说的人。来自重庆的汪佳伟16岁,因为极强的舞蹈功底担任着高一班副班长兼业务委员的角色。采访过程中,他只是害羞地笑。长期的训练是辛苦且乏味的,一开始基本功的练习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十分不易,压腿、开胯,老师严格的要求让不少同学都掉了泪,但汪佳伟没有。通过手语,汪佳伟告诉记者背地里也有哭过,不是因为训练,而是升高中后班主任的更换让他对之前的老师很是不舍,从日常生活到舞蹈训练,这些孩子们显然需要老师更多的照顾,也投入了更多的感情。

在宜昌特校刚刚起步的时候,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领导、老师,几乎每一个人都全身心地投入到这所特殊学校的建设中,“原中国残联副主席刘小成把我们招进来的,冬天的宜昌没有暖气,他就给我们买电热毯、羽绒被、棉拖鞋、棉睡衣,都是他亲自挑选。还有洗漱架、收纳盒、垃圾桶甚至是一块抹布,全都替我们考虑到。”“逢年过节,他还自己花钱请我们吃饭。”作为第一批进入附属学校的学生,高中班的孩子们感受到了来自家庭以外的最好关爱,同时,他们也愿意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训练以及表演中,以此回报学校同时证明自己。

“和大学班相比,高中班的孩子最欠缺的是经验和舞台表现力,但一次次舞台的历练和每一节课细致的训练都让他们在逐步提升。”从宜昌到北京,一路负责高中班舞蹈训练的老师陈思对于孩子们的表现很是满意。下个学期,即将升入高二的他们除了文化课的学习,将会迎来更多的演出机会,去更多国家,面对更多观众,他们的成长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带来了源源不断地发展潜力。当他们正在完成第100个国家和地区的巡演时,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招收的第二批学员已经来到了北京,开始了他们的暑期集训。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