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在琴声中让孩子体会生活的尊严与幸福

2015年10月23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白 帆

摄影_本刊记者  张立洁

我们都是十几年前来到天津的外乡人,后来就有了汪仕钦。他现在虽然小,但有时会冷不丁地问我:“为什么没检测出来呢?”他问的是白化病的基因检测。可当时孕检一切正常,在不知道我和他爸爸有隐性基因的时候,谁会想起去做个基因检测呢?

屏幕快照 2015-09-16 上午10.46.46.png
汪仕钦的母亲申晓燕

所以从他从降生的那一刻起,我和他爸两个人就笃定:这是老天爷送给我们的礼物,要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当我们存够了一笔钱,就立刻买了一辆夏利汽车,让他外出时免受日照之苦。

屏幕快照 2015-09-16 上午10.46.27.png
汪仕钦 11岁男孩,生于天津市,小学五年级。四岁开始练习钢琴和谱曲,屡获
市区级钢琴比赛冠军,2016年将前往美国参加世界钢琴比赛。

用“无礼”对抗“无礼”

在他小时候,我们就在想,一个全身雪白的他该如何面对社会的歧视?这不是杞人忧天,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招生的人因为白化病不敢让他入园,迫于无奈我豁出去直接去找园长,跟他明明白白地讲道理——国家没规定白化病的儿童不能入园吧?总之该无礼时也该无礼,闹过之后幼儿园总算网开一面收了他,但也“约法三章”——出问题一律不管。好在老师们都非常照顾他,以至于到现在汪仕钦对于幼儿园都充满了美好的回忆,曾经的不快,我从不在外面说,也不会让他知道了。

不上幼儿园的时候,汪仕钦不能随便出去玩,我和他爸就买很多玩具陪他,特别是电子琴之类的带音效的玩具,他最爱按来按去,一边按还一边瞎跳,来劲时会同时打开三四个玩具自带的音乐,不许别人关任何一个,否则就不乐意。在家这样,在外面也是,幼儿园的阿姨发现了他对于音乐的敏感,郑重其事地给我们推荐了音乐的启蒙老师——可我清楚自己孩子,谁知道他是真爱音乐还是多动?但为了不耽误每一个出现的可能,我们把他送去课外班练习唱歌。

就在那个上课的地方,竟然像被磁石吸引一样,他特别喜欢放在大厅里的钢琴,经常自顾自地按着谁也听不懂的旋律。要知道,在音乐班里他已经成了主唱,但就是这样的接触下,他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放弃演唱,选择钢琴。就如同体内产生了抗拒一般,一头扎进了钢琴的怀抱。

屏幕快照 2015-09-16 上午10.47.04.png
在家的时候,汪仕钦和小妹更像一对“欢喜冤家”,时而为玩具打闹,却又相好
相亲,这也让家人非常开心。

他想学,我就支持,家里为了他练琴也算是全情投入了。2003年买钢琴的钱我记得很清楚是13600块,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才1800块,而且家里之前为了买房也积蓄寥寥。第一台钢琴买回来没多久拐角就发现裂了,折旧退了之后实在拿不出钱,只好换了一台便宜的,人家卖钢琴的说要不是专业练习的话,基本上足够了。没想到小家伙5岁的时候要求我给他换琴,觉得这个不好用,天天说,过了两三年才不闹了。

幼儿园之后,小学上得非常顺利,这得益于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强力执行,和他同年级的还有一名脑瘫的同学。他的双眼视力仅有0.1,为了看清,我把A4的琴谱扩大成A3,就算这样,汪仕钦看着还是很吃力,他总和我抱怨说钢琴老师要求他对琴谱要过目不忘,但他做不到。而我不能再放大琴谱了,因为他已经快翻不动了。

几年的练琴并没有白费,连续两次区第一,一次天津市第二,明年他还要去美国参加比赛。他在琴技上越来越突出,我们对于他的德育教育一点没放松。我教育他在生活中要像绅士一样,这点他做得有模有样。有一次在外面吃饭,乘电梯的时候他面前有一个不到20岁的大哥哥坐在轮椅上,他主动问人家去几层并帮着按楼层按钮。当时他有一种能帮助别人的成就感,更坚定自己不是残疾人,而是能提供方便的人。

汪仕钦对于外界的伤害并不在意,在学校他能和同学打成一片,如果有外班同学打算欺负他,同班的小伙伴就会帮他“打”回去了,在学校里的他非常普通。有一年他在学校获得天津市“自强少年”称号,十名获奖者中只有他主动提出要将800元奖金全部捐给山区的孩子。那天他发着低烧,跟着报社的车来到天津蓟县的农村,亲手把这800块钱和自己买的一只烧鸡交给了一户贫困生,那一刻是他的骄傲,也是作为父母得荣誉。2014年,《新闻联播》的“六一特别节目”里,他成功上电视了。后来我们拒绝了很多大牌的节目,因为我担心频繁的出镜会让他偏离正常的人生观,也许小孩子逗逗乐可以上电视,以后没有真本事谁还理你。“妈妈我得收摊(心)了”,这也是他自己对我说的。

屏幕快照 2015-09-16 上午10.47.27.png
在北京的一场钢琴比赛上,汪仕钦凭借优异发挥赢得了去美国参加比赛的机会。

本能让自己当一个“愤怒妈妈”

我也要自责自己的情绪,曾经有年纪相仿的小孩子嘲笑他,用语言伤害他“白头发老头”。汪仕钦不明就里,但作为家长我立马冲过去还嘴:“你不要这样说话,你觉得自己很完美吗?”事后我也会反省不该这么愣,但作为母亲的本能让我没法冷静。好在孩子很坚韧,也从不把自己当作残疾人,所以当你们要来采访之前,我一直在说服他这不是一场面对残疾人的采访。

2012年我怀了健康的小妹,两个相差九岁的小孩,每天在家都是打打闹闹互不相让。我希望在未来的日子,小妹可以成为他人生的依靠。如果不是白化病,我可能也不会生妹妹吧。但我一直在跟他说不要想象别人照顾你,而是要去照顾妹妹,要变成生活的强者。爸爸带他去盲校参观,让他知道和他一样眼睛不好的人还有很多,而你要珍惜现在的一切,去实现你的梦想。

我希望他能自尊地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