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王宇红 从轮椅开始的梦

2014年05月0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人物简介
王宇红 1955年出生,开国大将王树声之女,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第一任副理事长王鲁光之妹。现任北京纽曼帝莱蒙膜建筑技术有限公司董事,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理事。

文_记者曲辉

1972年10月,朴方从江西来到北京301医院住院,我哥哥王鲁光是1972年12月26日车祸受伤的,也住在301医院。

当时外科大楼的骨科有三个小房间,他们俩一人住了一个。病房是挨着的,房间很小,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虽然各自的父亲在战争年代一起工作过,但他们俩之前互不认识,两人是隔壁嘛,平时经常互相串串,后来就成了病友。

六年是一个大学

无论冬夏,每个星期天我一定会骑着自行车去看我哥哥。家里熬点鸡汤,或者炒点青菜,拿一个保温桶装好带去。朴方家是四川人嘛,朴方的奶奶在家,总是做一点小菜,一小盒一小盒的,炒得很好吃。当时医院的伙食都很难吃,所以到周末时,两人你给我一点,我给你一点,互相尝一尝。

他们一起住院住了6年。我哥哥说,6年就是一个大学啊。他们聊天无话不谈。哥哥告诉我,朴方受伤后,曾有一段时间去江西,他的父亲在那里。江西的夏天特别热,儿子要洗澡,只能垫一块布在地上,父亲来帮他洗。这些故事听了之后让人很心酸。住院期间,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时候,朴方被从小病房挪到了大病房,这个风过去后,又回到小病房,几次三番,可见世态炎凉。

他们有时喝点酒,可根本没有钱,朴方就只能编点铁丝垃圾筐。我哥哥后来说想养只鸟,朴方还给他编过一个鸟笼子,在我们家搁了好多年,可惜现在找不着了。

他们俩最好玩的还是去钓鱼。他们俩一人拿一根钓鱼竿,到处找地方钓鱼去。有一回钓到一条大鱼,鱼咬着线,把那轮椅的车轮都拽起来了。我后来特别担心,要是鱼没钓上来,两个残疾人给拉到水里了,可怎么捞啊?

朴方的弟弟也是周末的时候,跑去看朴方。哥儿俩在屋里拿一大堆零件做过电视。你想想,那可是七几年的时候。朴方是北大念理科,学物理的,我哥哥是清华学工科的,机械系的。他就说朴方是开拓型思维。他是操作型实证型的。

我觉得他们有一种奋斗的精神和意志。1976年1月8号,周总理去世了,十里长街送总理,301医院离长安街很近,但他们两个不能出去送总理。两个人就拿出了一瓶保存了很久的茅台酒,对着喝着,相对无言,两个人都在流泪,最后把酒洒在了地上。他们心里是有抱负的。不是说残疾了,就躺在床上了,能吃能喝能活下去就行了。

春光明媚的日子

后来朴方去国外开刀做手术,受到了启发,回来以后,就给鲁光打电话,说我们应该为残疾人做一点事情。1983年3月15日,他们有了一个动议,要成立一个筹备会。“那是春光明媚的一天”,这是他对那天的印象。

到了1984年3月15日,基金会正式成立了,9月份才搬到富建胡同。前半年,开会就是在我们家。一般十来个人,有的时候在我们家吃顿饭,我们家的饭桌也不大,逮着什么吃什么。我妈妈开玩笑说,我们家茶叶他们没少喝。当时他们都是二三十岁,意气风发的,精神状态特别好。

我哥哥主持设计了基金会会徽,他设计好了让我看。他做过机械制图,所以画得挺漂亮。图案是个梅花的形状,他解释说,这是“梅花香自苦寒来”,我觉得特别贴切。我喜欢它的颜色,象征着春天和生命。

要办成事情,还要求助于社会和有影响的人的力量。他们去拜访赵朴初,朴老就把有关基金会的一些文件,专门放在一个地方,特别重视这个事情。我哥哥后来写道,“我们走后的那个晚上,老人家一夜没有合眼。”

在富建胡同的时候,从零开始,什么都没有。他们俩就是坐着轮椅,其他人就是公共汽车。过节时,他们就自己拿点东西来,大家会餐。筹到2600万要做康复中心的时候,他们连去餐厅吃顿饭的想法都没有。

朴方的办公室是在北边的一个屋子,很冷,自己花钱买了个电褥子,放在床上,暖和一些。他的下肢没有感觉,不能运动,他的血液循环特别不好。要是冷,就只有上身能感觉到,底下没有感觉。我哥哥的文章里写道,朴方是“钢筋铁骨”,为什么?后面是钢板支撑着脊柱呢,连背和腰都不能弯。

我们靠着理想和信念活着

你看我哥哥笑谈人生,别人都觉得特别开朗,说他的笑声那么能感染人,但实际上,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看着很辛酸。我看着他的两条腿一点一点萎缩,最后就像两根枯木头一样。而上肢不断发达,后来我给他买衣服都特别不好买,普通人的衬衣胳膊这个地方他穿特别费劲。有时他为了少排尿,甚至不喝水。但不喝水对于他们来说,是个特别不好的事情。

但是我看到他那么忘我地去工作,他很享受这个奋斗的过程。他说他和朴方,“我们是靠着理想和信念活着的人”。他们从父辈的身上,汲取了这种精神和力量。我父亲是1974年1月份去世的,去世前,他们俩摇着轮椅去看我父亲。我父亲看着他们俩,断断续续地说,“你们两个都是大学生,应该为党为民族做点你们的事情。”我哥哥永远记住了这句话。

他四处出差,非常不容易,他在家睡的是架子床,上面有两个铁架子,可以拉,可以翻身。可是出差到宾馆去,人家没有这个设备。他要翻个身特别费劲,大小便也不方便。他后来还生了褥疮。曾经有个朋友跟我说,有次抬他上台阶,一不小心,“啪”,人就翻了。可他从没跟我们讲过。

回来他有很多感慨,到处奔波,有时挺不注意自己的。医生鼓励他锻炼身体,可他后来整天忙东忙西的,不锻炼身体了,你跟他说什么他也不听了。时间安排不由人。更不方便的是,他排尿不能控制,戴着残疾人用的那种尿袋子。有时为了不使劲排尿,就不喝水。但他这种情况,不喝水对身体特别不好。

2004年3月15日,基金会20周年的时候他发言说:20年了,我们要把它作为一个新起点,我们不可以居功,要再奋发。2005年2月份他就去世了。我哥哥帮助过很多人。他去世的那天,在八宝山送别的那天,有上千人当时到那去。而且有很多很多残疾人去看他最后一眼。有拄拐的,有坐轮椅的。

20周年是一个新起点,30周年是另一个新起点。现在的基金会三十年了,立也立住了,但是不应该忘记一开始创业的艰苦。我希望它能永远地奋进,要做踏踏实实的事情,启发每一个人的善心。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