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助听行动——铸造有声的明天

2014年04月24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孩子们戴上助听器、电子耳蜗后听得见声音,却听不懂声音。要让他们从自然的声音中切分出一个个音节,必须重复成千上万次。一位聋儿语训的老师讲述特教的艰辛,“当孩子叫出那声‘妈妈’时”,总共教了两万多次,这一声中包含着泪水、辛劳、智慧。” 

文_李樱

梦琪两岁时,一次高烧使她丧失听力,她的外婆哭了三天,但仍不放弃梦琪的学琴之路。当8岁的梦琪在德国“舒曼杯”青少年钢琴比赛上摘得年龄最小组别的冠军,评委们得知她竟是一名重度耳聋患者时,他们全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而梦琪也成为该项比赛首位残疾选手。

敲击过最后一个音符,梦琪的手指离开键盘,会场一片宁静,接着响起了最嘹亮的掌声。梦琪淡淡地微笑,鞠躬,口齿伶俐地说道:“我想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感谢耳蜗、助听器,没有它,我就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聋孩子。”

一个聋儿,听力都不健全,却要在一个完全靠听力的道路上走下去,实在是难于逆水行舟。然而,梦琪却以最隆重的方式告诉了人们:聋,也可以不哑。

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成立之初,便开展聋儿语训康复工作;1999年正式启动“听力助残”计划,目标明确:救助贫困聋儿免费配戴助听器、植入人工电子耳蜗及接受听力语言康复训练。


通过电子耳蜗“听到”声音的聋儿徐梦琪,从无声的世界走入了艺术的殿堂,她曾在德国“舒曼杯”青少年钢琴比赛上摘得年龄最小组别冠军。 


宁夏等地接受语言训练的聋儿们。 

11.5万重度聋儿的未来不是梦

7岁的赵可赛是北京市密云县穆家峪镇中心小学的小名人,他上过北京电视台的晚会,也是学校唯一的“天线宝宝”,左耳背面永远夹着一个耳机,还有一个小的黑色的塑料圆盘吸附在耳朵附近的头皮上,有一根导线一直延伸到背上一个小盒子里。

通过这个耳机,声音信号会传到背后的语言处理器中,耳朵后面贴着的传感器发送到耳内植入的电极,这个电极刺激耳神经产生听力,代替了聋儿损坏的耳蜗。电极一旦植入耳朵内,将伴随终生,体外的装置除了睡觉、洗澡以外,都不能摘下来。小朋友们平时爱在一起嬉闹,但谁也不去拽可赛的耳机,“没有这个,可赛就听不见了。”

可赛3个月大时,妈妈抱着他到镇上体检,大夫拿着个药盒在可赛眼前晃,药片在里面啪啪作响,他没有任何反应。到北京市儿童医院一检查,可赛的左耳听力损失105分贝,右耳损失110分贝,属于重度耳聋。

重度耳聋佩戴助听器只能感受到声音,要能听得好,就必须种植人工耳蜗。而种植人工耳蜗需要20万。可赛爸爸在村里的构件厂上班,一个月收入2000元,家里上有一双父母,下有一双儿女,一家六口就靠这点工资生活。20万,一家人不吃不喝,也得攒10年。妈妈曾想过干脆把他搁路边得了,爸爸则坚决治!

家里只能从最便宜的助听器开始治,一边一个,花了整1万。戴了一年,效果不明显。别的孩子这么大都会叫爸妈了,可赛不但“哑”,脾气还特别暴躁,要啥东西,嗷嗷半天也表达不了,常常对着被子撞脑袋。无论大人张多大嘴,比划多少次,因为听不见,可赛什么也学不会。

2005年3月3日,全国爱耳日。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给这个家庭带来希望:台塑集团董事长王永庆与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签订了捐赠14750台人工耳蜗协议,专门救助贫困重聋儿童。

3月7日可赛住进北京301医院,3月11日植入人工耳蜗,4月11日开机测试。可赛刚开始反应不太明显,一个月后,结果很理想:医生抓一把珠子到左边,“哗啦哗啦”,可赛的眼睛就跟到左边。


语训的师资力量对聋儿的康复很重要,“助听行动”不仅资助聋儿免费配备人工耳蜗、助听器,还资助一些地区的聋儿语训中心师资培养。 


青海同德县达哇村的巴桑3岁半,他家7口人,6口人都是聋人,只有爸爸是健全人。“助听行动”为巴桑一家免费配备了人工耳蜗,爸爸在藏族自治州的康复中心附近租了房子,每天从语训班回来后,还要不断地教孩子说话。 

植入了人工耳蜗,还需要经过艰难的听力语言训练,才能像健全孩子一样,可以自然地能听会说。在手术之前,基金会就为家长们安排好了全托语训班,专家们详细地向家长们介绍了科学的听觉康复流程、家长在聋儿康复中的重要作用以及如何为聋儿制定科学、合理、有效的康复计划等问题。几个月的语训后,可赛康复得非常好。

一天,当妈妈例行去接可赛回来休假,站在门口时,可赛“噌”地一下扑到她怀里,清清楚楚叫了一声“妈妈!”妈妈抱紧可赛,泪如雨下。站在一旁的老师也哭了。

我国现有0-6岁听力残疾儿童13.7万,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像赵可赛一样,无法通过配戴助听器达到听觉和言语康复,迫切需要植入人工耳蜗重建听力。

2009年,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启动了“助听行动”,李克强、邓朴方等许多党和国家领导、国内外著名企业和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专程出席启动仪式,并热情捐赠善款,该行动包括王永庆先生捐赠的1000台人工耳蜗、美国领先仿生有限公司捐赠支持的200套人工耳蜗、国家电网公司捐赠的2000万元聋儿筛查和康复费用等等,计划救助1200名聋儿植入人工耳蜗、救助1200名聋儿安装助听器,目前,该项目已接近尾声。

基金会还积极推动人工耳蜗国产化进程,协调诺尔康公司捐赠100台国产人工耳蜗,以此为契机,推动国产人工耳蜗的开发与应用,促使进口人工耳蜗降低市场价位,使更多听障人士受惠。


接受语言训练后的聋儿们康复治疗效果明显。 


这是“聋儿成长行动项目” 捐赠仪式的一幕,该项目旨在提升聋儿教师的专业技能和聋儿的康复质量。

爱要让你听见

“你们说的什么我听得真清楚”,一位失聪的董绍生老人装配助听器后感慨地诉说。老人70岁,8年前因病导致听力下降,现聋得很厉害,平常说话须在耳边大声喊,生活极不方便,自已外出时家人也很担心。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通过山东济宁市残联,捐赠给了老人内置助听器,老人心情愉悦了。

2010年,在浙江建德三都镇,13岁的张明(化名)在父亲的带领下,早早来到了免费安装验配助听器活动现场,张明10岁时,一次耳朵不小心进水,引起了右耳发炎,并导致耳膜破裂,有了听力障碍。当日医生给张明检查完听力,并给他送上助听器时,小孩子高兴地笑了,因为从此以后他可以和同学们一样安心地听老师上课了。

广东江门市的小子晴是中度听力障碍,1岁半时就配戴了助听器,并且在市特教中心学习了1年半的语言课程,经过各方面的努力,现在已是一个活泼可爱、爱说爱笑的小女孩了。

截至2013年底,丹麦瑞声达听力技术有限公司通过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捐赠价值达3400万人民币的12550台助听器,使1万余名听力障碍者受益。

2009年一位老师问一位听力障碍儿童:“你的梦想是什么?”孩子回答:“我的梦想是要告诉妈妈,我能说话了。”这感人的对话发生在中龙听语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向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捐赠100万元用于“聋儿成长行动项目”的捐赠仪式上。

“孩子们戴上助听器、电子耳蜗后听得见声音,却听不懂声音。要让他们从自然的声音中切分出一个个音节,必须重复成千上万次。”一位聋儿语训的老师讲述特教的艰辛,“当时我数了一下,总共教了两万多次。当孩子叫出那声‘妈妈’时,其中包含着多少泪水,多少辛劳,多少智慧。”

为贫困的听力障碍人群架构起全面康复的慈善项目,是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助行行动”的目标,“关爱西部聋儿行动”、“慈善1+1――爱要让你听见”、“聋儿成长项目”等一大批公益项目成果累累。基金会还在不断扩大医疗救助范围,一场看起来悄无声息但巨大的改变已经蔓延开来。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