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国际残疾人日-上海导盲犬情况调查

2008年12月04日 来源:解放网

早晨8点多,白色的“纺如”会发出低低的声音,准时把“妈妈”胡麟叫醒 ,让胡麟带它去外面小便。和一般的狗狗不同,“纺如”显得格外乖巧懂事,它不需要“爸爸妈妈”陪它玩,也从不烦扰别人,不到外面去走路的时候,它就是睡觉或者发呆。2岁的“纺如”是一条真正的导盲犬“小Q ”,它的主人是一对80后的盲人小夫妻,它的生活就是它的工作,要为它的“爸爸妈妈”带路。今天是国际残疾人日,而上海的“小Q”们究竟过得怎么样?

有了“纺如”生活便利

每天下午1点不到,胡麟要带着她的“纺如”一起去她在江苏路地铁站附近的盲人按摩院工作。穿上特制的写有“导盲犬”字样的小背心,还有专门的牵引杆,作为上海首批两条导盲犬之一的“纺如”显得格外神气。从今年6月去南京和“纺如”相处磨合,到把它领回家开始正式上路,胡麟和“纺如”已经相处了近半年,结下深厚的感情,而“纺如”也俨然成了上海的狗中明星,经常登报上电视。

有了“纺如”,胡麟的生活显然变得轻松多了。导盲犬带着她,她的走路不再像从前那样靠自己胡乱摸索,只要狗狗带领,基本上都不会走错。

最让胡麟记忆深刻的是一次去上班,走到市西中学附近要开始右转弯了,“纺如”却只走了两三米路就带她走到了人行道的下面,走到大马路上。胡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人行道不走要走机动车道呢?“我只是在心里想,跟着它走没有错的,于是就乖乖跟着往前走。”一直走出好一阵,胡麟的脚下碰到了毛竹,这才意识到,原来刚才的路段搭起了脚手架,有一堆毛竹被堆在了路上挡住了他们的路。

“我的心里真感谢‘纺如’,如果不是它的话,以前我一定撞了上去,造成人身伤害。”

不管是过马路,还是走小路,“纺如“都能自如地让胡麟过上和健全人一样的生活。

上地铁被人赶下

胡麟喊着口令“go”带着导盲犬走进地铁里,“纺如”照样引起了人们的侧目,有时也会有好心人专门给胡麟让个座,让她和“纺如”更轻松一些。“尽管上地铁已经被管理方允许了,可我们还是会常常被人赶出来。”胡麟说到这里显得有些气恼。和一般的宠物犬不同,导盲犬是一种特殊的犬类,被划分进残疾人的辅助器具,只不过这个器具很特别,是活的。“但是很多人并没有理解,导盲犬是我们的辅助工具,是领我们走路的。很多人还是把‘纺如’当作了普通的宠物,坚决不允许我们上地铁。”

有一次,胡麟碰到一名中年妇女,硬是在车厢门快关上的时候把她给推出车门,坚决不让她上车。旁边有人告诉这名妇女说这是一条导盲犬,是盲人的辅助工具,她仍振振有词:“导盲犬也是狗,谁说过狗可以上地铁的!我就是不让狗上来!”胡麟在这个时候只能选择什么也不说,默默地退出地铁车厢,等待下一班地铁。

好几次在地铁上,她带来的导盲犬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惊叫:“哎呀,狗怎么也上来了!我怕狗!快出去!”很多人都不理解她的解释。“我尽量选择空闲的时间上车,尽量站在不妨碍别人的地方,让大家都方便,可是就是有人不理解我。”

不再坐公交了

自从有了“纺如”以后,这样的麻烦一直都没有停过。以前上班,胡麟是坐地铁到江苏路下车,再从附近坐两站公交到按摩院上班。而“纺如”的出现显然让不少公交司机们拒绝了胡麟的上车,好几次司机都凶凶地对着胡麟:“快下去,狗不允许上来,我不管它什么导盲犬,别的乘客会吓的,快下去!”

胡麟没有办法,现在只能再带着“纺如”步行两站。

最让她气愤的是今年9月25日,那天胡麟和人约好在静安寺附近见面,她的丈夫徐淳帮她拦下一辆出租车,已经和司机谈妥要带狗上车,没想到司机还是忽然变卦,重重把车门关上,敲在了“纺如”的头上。盲人小夫妻百般解释导盲犬的问题,司机仍然不搭理,最后还打110叫来警察解决这两个“不肯下车的带狗人”。警察说:“就算是看到残疾人,你也应该帮助他们,何况这是导盲犬,又不是一般的宠物狗。”最后无奈之下,警察只好开着110警车,带着胡麟去往地铁。

总有人逗狗

走在路上,胡麟有时感到又好气又好笑。“盲人视觉不好,但听觉格外灵敏,我常能听到有人在旁边说‘我们试试看这狗’。”于是,胡麟感觉到前面忽然出现了障碍物,“纺如”带着她绕了个圈走了,旁边出现一片笑声。“人们可能是好奇,想要看看狗狗是不是真正的导盲犬,会不会绕开障碍物,于是故意设置障碍或是站到狗狗面前挡路。”胡麟说,“虽然这些对于‘纺如’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但是对于我们的行走来讲,这种人为设置障碍显得太不尊重我们,也给我们的行走带来麻烦。”

相比设置障碍物,更让胡麟为难的是有人故意拿好吃的东西引开“纺如”。“‘纺如’毕竟是一条狗,任何好吃的东西,尤其是碰上它喜欢吃的火腿肠之类,它多少会分一下神。”胡麟每次都能感觉到,手中的牵引杆会向一边侧去,明显“纺如”没有看路,而是在看人们逗它的吃食。“每当此时,我又不能批评其他人,只好骂我家‘纺如’,叫它不要贪吃,是个‘小姑娘’不能这样,要听话。”而这时,“纺如”也只能委屈地尽量不看吃食,继续定神走路。有时也会有路人走过来偷偷抚摸一下“纺如”,逗它玩一下,而这些都给胡麟的行走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打搅了他们的正常行走。

在大多数人眼中看来,逗一下狗狗吃东西或是摸它一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甚至还会有人认为反正主人也看不见。但是“纺如”正在带领盲人走路的工作期间,任何一个逗弄都可能让它分神,让它侧头,而这些不应该出现的动作很有可能把盲人带到不应该走的路上,甚至可能撞到车上,引发安全问题。

交通环境令人担心 

和胡麟一样,家住成都北路的董大林也是首批使用导盲犬的盲人,董大林退休后出门的机会并不多。但是他的导盲犬“卡杰”现在可以带着他一起去医院配药,到附近买一些东西。但是“卡杰”走的路仍然不多,附近的交通环境实在让董大林感到烦忧,一不小心甚至可能要危及到“卡杰”和自己的生命。附近的交警总是热心帮助董大林和他的导盲犬,为了感谢交警,他还专门写了感谢信。而收到感谢信的交警也是一脸的尴尬,这样的出行环境究竟是不是适合导盲犬的行走?

胡麟碰到最惊险的一次是在过马路,一辆转弯的车辆在胡麟过横道线时“叭叭”按着喇叭,没有一丝要停下来的意思。胡麟害怕自己忽然停住更加危险,于是让“纺如”继续行走,没想到车竟然还在开,直到擦到“纺如”的头才停下来,“纺如”的喉咙也发出低低的吼声。这一幕让胡麟心有余悸。“按照规则,导盲犬接受的训练中都不会碰到这种不符合交通规则的问题,据说‘卡杰’还遇到停在横道线上的车,自己傻了眼,只好止步不前,十分危险。”

“很多外国人看到我们时,都很惊叹上海的残疾人生活如此先进,为了这样的荣誉,我也希望能继续带着纺如一起走。”

导盲犬的生活

生活中总有烦心的事情,胡麟和丈夫徐淳有时也会躺在床上,通过聊天排解不愉快的事情。每当此时,“纺如”就会乖乖地走到它们的床下,坐在地上静静聆听两人的谈话。“它好像什么都听得懂,什么都明白,它总是会跟我一起分享快乐或不快乐。”

“纺如”年轻的妈妈胡麟有时也会小女生般地为不开心的事情掉泪,这时“纺如”总会默默地走过来,舔掉胡麟脸上的泪水,让胡麟抱着自己倾诉。

作为一只导盲犬,“纺如”必须压抑着自己的天性,它不能和其他的宠物一起玩耍,不能让主人过分宠爱自己,不能要求主人陪自己玩或讨吃的。每当主人做自己的事情时,它必须默默地呆在一旁,不能打搅到主人,所以它常是默默的,就算出声也只是喉咙中低低地发出闷声。

“导盲犬其实是所有犬类中最可怜的,它必须为了人类放弃自己的天性,它天生就是‘工作犬’,没有自己的生活。”胡麟说到这里,声音里充满了爱怜之意,“它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我常常希望自己也能为它做一些什么。”不上班的晚上7点 ,胡麟总是带着她的“纺如”一同出门逛逛,一直要走到晚上9点,纺如才会跟着“妈妈”一起回家。“这样不仅能保证它必需的运动量,也能让它到外面透透空气,稍微放松一下。”

“纺如”对生活的要求不高,胡麟也只是为它买一些普通的狗粮。最让大家高兴的是胡麟为她洗澡。“拉布拉多犬的耳朵很长,所以在我们培训的时候就告诉我们,给它洗澡时,一定要注意它的耳朵,不要把水弄进去。”经过几个月,胡麟一直做得非常好,“纺如”总是很惬意享受这一周一次的洗浴时光。

残奥政策上海没有

按照今年7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盲人带导盲犬进出公共场所以法规的形式作了肯定。法律规定,残疾人可以免费携带随身必备的辅助器具。虽然业内人士都明白,“导盲犬”正是盲人的辅助器具,可很多人仍然不理解。在相关的公交行业上也并没有明确的规定。

记者了解到,残奥会前,北京公交集团出台了《关于残奥会期间公交服务工作的要求》,除了规定导盲犬可以上公交车外,还规定乘务员发现残疾人乘客时,必须要主动下车服务。

《服务要求》第一次对犬类上公交车进行了放松,规定导盲犬可以随盲人乘客上公交车。根据《服务要求》规定,乘务员在行车过程中如果遇到盲人携带导盲犬乘车,应当提前向车厢内的乘客进行说明和宣传,提醒乘客导盲犬为工作犬,经过严格训练可以帮助视力残疾乘客带路,不会对人造成任何危害,以消除车厢内的误解和紧张情绪。当导盲犬上公交车后,乘务员要协助盲人乘客妥善安置导盲犬,并为盲人乘客提供贴心服务,尽量将盲人乘客和导盲犬安排在车厢前方位置;如果车厢内有乘客仍然对导盲犬表示恐惧,乘务员要主动站在导盲犬身边进行示范和解释。

“这样的政策上海还没有。”市残联有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多方与有关部门沟通,这个问题目前仍没有得到解决。

航空已有规定

记者在查阅资料时发现,一些航空公司关于导盲犬、助听犬等已经有了相关的托运规定,对导盲犬、 助听犬有专门的解释,指经过专门训练为盲人导盲或为聋人助听的犬类, 在旅行中旅客需依靠它的帮助。携带它们乘机, 必须在定座或购票时提出, 经航空公司事先同意。 

旅客携带的一般小动物, 必须装在货舱内运输,而 导盲犬、 助听犬可由盲人或聋人旅客本人带入客舱运输,上机前需要戴上口套和系上牵引绳索, 并不得占用座位和任意跑动。同时,导盲犬、 助听犬的收运情况通报配载部门, 以便向经停站和到达站拍发电报。

“这些规定,其实都有助于导盲犬在国内的发展,也有利于残疾人的使用。”残联有关人士表示,“我们今后会尽量多协调相关部门,让残疾人的出行更加方便。”

交通目前仍是复杂

交通部门的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上海地交通的确十分复杂,作为健全人上路也会常常遇到麻烦。尤其近期上海各处都在进行道路的整修以及地铁施工等,更让人难以摸清路的方向。在这种情况下,“小Q”们的上路自然也显得十分困难。加上导盲犬原先接受的训练都是十分有序的,而上海目前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情况也时有发生,闯红灯、乱停车等。在遇到一些莫名的交通障碍时,导盲犬自然也很难应付。

有关人士告诉记者,狗是不能识别红绿灯的,在国外,导盲犬的主人可以依靠过马路时信号灯杆上的暂时变化灯或是依靠“盲响”来过马路,但目前上海的这两项措施在如此复杂的交通环境下很难顺利实施。因此,导盲犬在过马路时,只能凭着旁边车行状况依靠自己作出判断,这些都还是有一定危险的。

胡麟说,和她一样,很多盲人都希望能早日用上导盲犬帮助自己行路。“可是,很多盲人还是处于观望状态,他们担心一旦用上导盲犬,也会碰上和我一样的麻烦,很可能不是帮助自己,而是反而变相地平添许多愁。”胡麟很希望,在出行上 ,能够让她的“纺如”走得更顺利一些。

相关链接

导盲犬的规定 

导盲犬可以做什么?

在家里,导盲犬可以引领主人到厨房、厕所、大门、桌旁、床旁等等。出家门导盲犬带领主人在便道上行走,绕开障碍物,比如电线杆,行人;从人行道横过马路,在人行道前停下等候信号灯提示;带领主人出入商店,遇到关闭的门或上下台阶或进出电梯,导盲犬会停下来或坐下来示意主人注意,当主人发出前进的指令时才继续前进。

导盲犬和其他宠物犬有何不同?

导盲犬在工作时身上佩戴特制的鞍具,以便主人牵领。与主人行走时是紧贴着主人的左边,决不远离主人。当主人在工作或作其他任何事情时,导盲犬需要静静地等在一边,决不乱跑。 

导盲犬还被训练听到指令后入厕方便,这是因为有的主人可能在办公室里工作很长时间,狗狗不但需要耐心等待,还需要憋尿。 

导盲犬的培训过程 

训练时间长达18个月

导盲犬的培训过程长达18个月,综合费用达近20万元。导盲犬的工作寿命可达8-10年。培训是从小狗出生后2个月就开始,第一阶段为12个月。

在这个阶段里,主要是培养小狗熟悉人类的居住环境,比如房子、汽车、道路、其他小动物如猫狗、小孩子;熟悉各种公共场合,比如商店、餐厅、游乐场、学校、电梯、人行横道、红绿灯、公共汽车、火车、飞机等。同时还要训练一些基本的服从命令,比如坐、等待、站立、行走等,训练狗走路是一项基础的任务。因为这些狗日后的工作就是带领视障主人走到任何需要的地方。 

第一阶段的培训工作通常由导盲犬幼犬养育志愿者家庭承担,当然除了培训任务,最主要的还是要给小狗很好的饮食及健康照料,使他们健康地成长。12个月后,这些特殊的小狗狗就要送到导盲犬培训学校集中专业培训5个月。这阶段的工作由职业训练师承担。 

学校的一天是从早上7点开始的,7点钟狗狗们被带到户外,梳洗如厕,然后等待早餐。狗被训练只有听到主人说可以吃了时才去吃饭。经过一天的训练后,晚上8点回到狗舍休息。星期六和星期日休息两天,狗狗们不用学习培训,可以尽情地玩耍,洗澡,游戏。严格的作息时间是为了训练狗狗适应日后主人的饮食起居及工作作息时间。

训练需要多次评估

在整个训练工程中,训练者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对狗学员进行评估:学习的态度,愿意渴望学习或不爱学习;学习的主动性和集中精力的技巧;是否紧张,好斗,是否容易被周围环境所分散注意力,比如其他狗,猫等,是否太爱动,不能长时间安静等等。

在经过一个月的最初考察后,训练者对狗的表现给予评估,分为可以开始正式培训;可以再试一次;不适合当导盲犬等几类。接下来的四个月训练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训练狗走直线,并在横过马路的边沿前停住;第二阶段训练狗听懂并服从所有的指令术语;第三阶段训练狗自如地完成所有导盲犬所需要的基本技术,比如走直线,不低头闻地;行走时紧贴着主人的左边并稍微领先一点;在所有的上下楼梯前停住;在所有的十字路口停住并听从过马路的指令;避免横向和纵向的障碍物;静静地卧在餐厅或办公场所;聪明地违反指令只有当该指令可能使主人处于危险境地,比如:主人命令穿过马路,但由于视障没有发现拐角处正在驶来的汽车,这时导盲犬的职责是拒绝服从指令直到危险排除等等。 

导盲犬训练的最后一个月是由导盲犬和未来的主人一起参加训练,主人要学习如何与导盲犬一起工作,如何命令,如何喂养,如何为狗做健康检查,如何和狗相处等等。狗则要认识新主人的居住生活环境,工作环境等等;双方都要了解对方的生活习惯,作息时间等等,性格规律,语言特征,行为特征等。至此一个导盲犬的培训全部完成。

编辑:周言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