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一份来自脊髓损伤者的性调查

2014年05月06日 来源:中残疾人网

文_曲 辉

残疾人觉得努力去锻炼运动功能,可能是很光明正大的,而如果去想法满足自己的性需求,则会觉得羞于启齿。网上的一个调查数字显示,病人瘫痪四年后离婚率会达到七成。

 
张金明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我国脊髓损伤者约100万人,而且以每年1万人的速度在递增。统计显示,其中80%以上为生育年龄的男性。脊髓损伤后,人们对性的需求一般没有改变,但生殖功能会有不同程度的障碍,尤其是男性脊髓损伤者影响明显:不能勃起,勃起时间不长,感觉缺失,不能射精,精子数量减少、质量降低,这些问题在脊髓损伤病人中特别普遍。

2011年2月至8月,我调查了63名脊髓损伤者,其中17名(男性15名、女性2名)接受了深入访谈。调查发现,有85.7%的脊髓损伤患者都有生育愿望。访谈者有的特别愿意跟你介绍情况,觉得自己通过干预能够有些帮助;有的很绝望,说:你就不用调查了,肯定都想要孩子;有的则很敏感。病人之间互相不会谈论这个话题。这一点似乎是他们的伤痛,都不愿意触及。特别是新近损伤的,又有父母的期待、家里要求等等,心理压力就很大。

有位访谈者说,专门到一所大医院去看自己有没有可能生孩子,结果医院让他去自慰取精液。他发现这些医生根本就不了解脊髓损伤,这种残疾根本就不能通过自慰射出精液。很多医务人员不是做康复的,跟残疾人接触很少,也需要给他们普及知识。

那些已婚没有孩子的,希望能生一个孩子,对他们的婚姻有一个维系的作用,将来也想有个孩子能照顾。他们有的在康复过程中婚姻解体。有的在访谈中夫妻俩同时在场,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很谨慎,一个可能是不好意思,一方面婚姻也可能面临着危机。网上的一个调查数字显示,病人瘫痪四年后离婚率会达到七成。

未婚的更多是对找朋友找对象比较悲观,他们提到了买媳妇——从山区或穷困的地方,通过这种方式来拥有一个合法的伴侣,这是比较极端的例子。哪怕对方是家庭差的,相貌丑一点的,他们也不愿意再找残疾人了,因为知道自己的生活不便,更需要找到一个照顾他们的人。

访谈者受损后性生活失败的居多,也有成功的,次数很少,还有的提到吃伟哥等等。自慰也往往是失败的。我听到他们私下的讨论,普通人用的性工具,他们也会尝试去用。需求是有的,但可能有一些顾虑,比如说,自己都残疾了还要想那些事情啊,等等。在中国社会性是可做不可提的事情,这些成年人受这种文化影响比较深,觉得努力去锻炼运动功能,可能是很光明正大的,而如果去想法满足自己的性需求,则会觉得羞于启齿。

对于女性来说,脊髓损伤后对生育功能影响很小,完全可以生育,就像桑兰可以怀孕一样。对于男性,时间越长,生殖功能会退化得越多,睾丸缩小,精子数量减少,甚至于不产生精子。在发达国家,在急诊期间就会征集病人的意愿,问将来要不要生育孩子。我在美国看到过采用电击手段,通过直肠刺激射精、收集精液,就像献血一样,先给你存起来。损伤之初,精子的质量还是很好的,如果将来不能跟妻子完成自然的受孕,就可以从精子库中取出来用于人工试管婴儿。这个技术国内还不成熟,至少还没有普及到这个人群里面,但应是我国向脊髓损伤者提供生育服务的方向。

有93.7%的调查对象,在过去一年里从未得到过生育和性的知识。我手头有一本是2002年世卫组织编的脊髓损伤生活手册,有一节专门讲性的问题。但国内的手册很少提到这些问题,中文资料很少。他们也特别拥护和需要在康复机构或医院中,专门就脊髓损伤者或其他残疾人的性问题成立一个科室,或培训专业的医生。

残疾人的性权利,是他们本身固有的,不应该因为他们的残疾而减弱。对广大公众来讲,残疾人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一种存在的状态,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健康的人也要衰老,功能都要减退,都有可能变成残疾人。所以保障残疾人各方面的权利,其实就是保障我们自己,保障每一个人。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