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周仁贵 做猕猴桃界的“褚橙”

2018年06月01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张西蒙

摄影_本刊记者 王雨萌

时隔十年,周仁贵的母亲兰晓蓉依然对当年的灾难难以释怀。地震时,阿贵原本可以逃出来,听跑出来的同学说,当时阿贵看到班上另一个同学沿着走廊边跑,很危险,就跑过去把他推下楼,这个同学刚被推下去,他自己就被倒塌的教学楼压倒了,“他要是一开始光顾着自己跳窗,就没事了。”

屏幕快照-2018-06-01-下午2.57.16.jpg
25岁的周仁贵在2008年那场地震中双腿高位截肢,在ICU住了几个月的他因适应不了北京的快节奏回到都江堰,帮助家里打理猕猴桃种植生意。在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和当地残联的帮助下,阿贵一家的猕猴桃林初具规模,一年获益十多万元。在父母的关爱和各界人士的帮助下,阿贵的生活完全可以自理,扮演着同学朋友圈子里心态较好的“聆听者”角色,他的目标是“做猕猴桃界的褚橙”。

“妈,没事,一双腿而已,人不是还在嘛。”阿贵安慰着母亲,却不知如何跨过自己心里的坎。2008年,阿贵15岁,一米七的身高,曾是他经常向同学炫耀的资本。双腿高位截肢的阿贵,在接受治疗的头两个月里,开始变得寡言少语。

同班同学郭婷婷也失去了一条腿,她告诉阿贵,北京的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康复水平在国内首屈一指,还联合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针对汶川地震的致残青少年设立了专门的康复项目,她已经做了一段时间康复,阿贵也可以来试试。

“在哪儿治不都一样?”阿贵起先不大愿意离开,在父亲周康平的坚持下,阿贵被送往北京,开始了为期十个月的康复。在这里,除了原本是同学的“唱歌女孩”郭婷婷,阿贵还结识了“夹缝男孩”廖波、黄思雨、朱春艳等同样在地震中受伤的小伙伴。“在新的环境,阿贵见到了很多和他残疾程度相当甚至更严重的年轻人,大家有了共同话题,他才慢慢变得开朗起来。”周康平一直觉得,把阿贵送到北京,是最正确的决定。

2009年8月,阿贵的康复接近尾声,将要升入高一恢复学业,北京一所中学为阿贵提供借读机会,并免除一切费用,阿贵却要求一定要回四川。“我跟不上北京的快节奏,而且同学家人都在这边,我妈的意思也希望回来。”兰晓蓉对此有些落寞,因为伤势较轻的孩子大多受到各种各样的领导接见,而阿贵因为受伤较重,一直在ICU,“错过了被关注的时机。”

阿贵家在都江堰聚源镇的一个村子里,地震后,学校成了废墟,原来的同学大多被安置在重建的新学校。2010年玉树地震,新学校被征用,学生又被重新打散安置到不同的地方,阿贵转到了都江堰中学。高考时,他第一志愿选了成都的华西职业技术学院,他实地考察过,“这个学校环境不错,最重要的是有电梯。”因为截肢位置较高,即便穿好假肢,阿贵还是要拄拐才能行动,没走多远创面就会磨得生疼,因此他平时出行大多是靠轮椅。

屏幕快照-2018-06-01-下午2.57.01.jpg
周仁贵和父母在自家院子里合影,地震后,阿贵在北京接受治疗,
父亲周康平一边琢磨康复资料,一边把家里进行了无障碍改造。

不知是不是学校有意安排,阿贵推开宿舍门时惊喜地发现了熟悉的面孔,地震前的校友吴鑫,也是在地震中致残。“那时的四川,学校里有残疾人的现象很普遍,同学们也没有刻意询问,大家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阿贵说,有老师和同学的照顾,校园时光不那么苦涩。

步入社会又是另一番光景,没有了特殊照顾,和大多数上班族一样,阿贵只能为生活努力奔波。学广告设计的他毕业后在一家公司找了一份设计工作,公司在成都环球中心,高新区的高消费让阿贵多少有些不堪重负,“租房子、伙食费、交通费……一个月下来挣不到什么钱,有时还要往里贴。”半年后,阿贵选择回到都江堰。

地震后,在当地残联的帮助下,阿贵一家开始种植猕猴桃,每年有十多万的收入。阿贵回来后帮着打理猕猴桃生意,主要负责销路。“要做就做猕猴桃里最极品的那种。”阿贵把“褚橙”当作目标,希望把家乡独有的品种“红心猕猴桃”推广到全国各地。销路低迷的时候,来收水果的商人故意压低价格,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协同地方残联,帮阿贵打开销路。阿贵还开了网店,注册了商标“阿贵康平”,是他和父亲名字的组合,还有一层含义是希望阿贵能健康、平安。

种植上的事情,阿贵不能亲力亲为,基本都是由父亲承担。地震前周康平从事建筑行业,家里的房子也是自己盖起来的,几乎没什么损失。周康平作为一个父亲可谓尽心尽责,为了阿贵,专门把家里进行了无障碍改造,即使他一个人在家也完全没有问题。

阿贵不知道的是,他在北京康复的那段时间,周康平就到处找资料,自己琢磨着把家里加上了坡道、扶手,而在此之前,这个中年男人还不懂“无障碍”的概念。阿贵受伤后,兰晓蓉曾动过再生一个孩子的念头,周康平不同意,“如果阿贵问起来,地震前为什么不生,怎么回答?”尽管周康平大多时候话不多,但对于儿子的呵护细致入微。

阿贵心态随和,在同学朋友里很有人缘,每年会和要好的朋友出门旅游。“他们常和我抱怨,工作累、压力大,我通常是聆听者。”有些不便和长辈说的话,阿贵更愿意和同龄人交流。对于他时常出门和朋友泡在一起,父母倒也不担心,唯一让他们忧心的是阿贵的婚姻问题。身边同龄的孩子大多有了家室,周康平和兰晓蓉开始催着阿贵找对象。

“曾经谈了个女朋友,我希望她能到都江堰帮我打理生意,但女孩想打拼自己的事业。”阿贵和女方没能达成一致,和平分手。

每当谈到这个问题,阿贵懒得听父母唠叨,周康平气急了拿起鞋子扔过去,阿贵捡起来“没大没小”地扔回给父亲,周康平被儿子气乐,阿贵划着轮椅一溜烟蹿到自家的猕猴桃林,周围果香四溢,“我很看好家乡的前景,一心想把自己的事业做起来,以前很多有想法但没能实现的事情,现在想要换个活法。”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