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一座医院与它的历史使命

2018年06月01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摄影 本刊记者 王雨萌

2010年6月,四川省八一康复中心在周边一片荒凉的成都市温江区永宁镇落成,它的建立牵连着2年前的那场灾难,也关乎一个城市的记忆。

2008年,逃过了5 ·12汶川大地震的幸存者中,很多人不得不面对终生残疾的事实,四川省有限的医疗资源难以应对伤患的激增,震后两三天,部分能够安全转移的伤员开始被送往外省市条件较好的医疗机构接受救治。一场生命接力以四川为圆心向全国各地辐射开来。

屏幕快照-2018-06-01-下午3.15.10.jpg
2015年,八一康复中心引进了医疗救援直升机。2017年8月8日,四川省北部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直升机第一时间被派往震区,在最短时间到达现场,有效地减少了二次伤害发生的可能性。(图_四川省八一康复中心)

因地震而致残的人经过了漫长的临床治疗后病情趋于稳定,随后需要进入康复阶段,无论是在四川本省还是分流于全国各医疗机构,再次回归社会、家庭,开启正常的生活对他们来说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最终,经过中央军委决策,由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四总部援建的一所现代化、大型康复医疗机构——四川省八一康复中心(四川省康复医院)诞生了,这是四川省人民政府和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协助建设的重大灾后重建项目。在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牵线搭桥下,中国香港赛马会资助了5296万元人民币,用于援助八一康复中心的康复设备购置、辅助器具资源中心及假肢矫形器装配和辅助器具适配车间设置、康复专业人才培养等。八一康复中心于2010年6月建成投入使用,是由四川省残疾人联合会直接管理的国家三级康复医疗机构。

2008年地震发生时,舒新川还是成都医学院康复科的一名医生。“医院的草坪上放满了人,横着两排。成都市、都江堰、周边市县区的伤员都往这里送,车像长龙一样,一辆接一辆。”康复科在平常是比较轻松的,但那天,舒新川一晚上没睡。

从成都医学院到八一康复中心,从2008年5月12日当天接手的第一个地震伤员,到两年后,接手第一批被送到八一康复中心进行康复的地震伤员,再到今天,舒新川看过的病人不计其数,“地震后四川省康复治疗的发展在一天天加快。”变化是看得见的,在这样一个不会丢失安逸的省份,经历了那场灾难,至少在医疗方面,开始了积极的奋进。

屏幕快照-2018-06-01-下午3.15.35.jpg
2014年,八一康复中心引进了“卡伦”康复系统,为患者提供浸入式治疗。

以前的康复治疗履行的都是最传统的手法,针灸、推拿,也就是普通人对于康复治疗的最初理解,大多是针对颈椎、腰椎。现在,现代康复和智能康复解放了治疗师的手,“通过智能化设备,让患者靠近正常的状态,在大脑给他一个反复的训练,从而建立一个正常的模式。”舒新川站在一台运行的机器前为患者绑紧了绷带。

苗慧芳是茂县档案局一名普通的职工,2007年,被县委组织部安排到石大关乡石大关村任党支部副书记。地震发生当天,她的头部被落下的硬物砸伤,由于外部伤势不太明显,她忙于抢救外地游客,并没有在意。然而,当游客全部得到安置后,她却病倒了。被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接近植物人状态。她是第一批被送进来的9个康复患者之一,也是至今为止依然在八一康复医院接受治疗的人。肢体活动、个人护理、保持器官功能性的运转,作为抗震英雄,苗慧芳有着政府全额医疗费的保障。“长期卧床的人,肌腱痉挛是不可逆转的状态。明明按照医嘱在做,却一天天看着她的肌腱痉挛,觉得很无力。”作为康复治疗师的舒新川看着眼前病人的状态觉得遗憾,经历了那样一场大的灾难后,幸存者们更加懂得感恩,和医生、治疗师的沟通大多也进行得顺利,苗慧芳省下了沟通成本,安静地成了那场灾难后为数不多的活着的沉默者。

屏幕快照-2018-06-01-下午3.15.42.jpg
八一康复中心运动治疗室,一名患者正在进行康复治疗。治疗室内每天都有序而忙碌,康复治疗师、护士、病人、机器各司其职。

一个残疾人对他的家庭的影响是巨大的,因为伴随而来的是长期的家庭、社会的投入。2011年到2012年期间,70多位汶川地震中的伤员分批进入了八一康复中心接受治疗,截肢、脊髓损伤各占一半。杨莎工作的脊髓损伤科在那两年中,接收的基本都是地震伤员,2年多的时间,这些人才慢慢地陆续回归家庭。地震中被老婆救了一命的一位50多岁的“叔叔”,只有自己活了下来,高位截瘫。杨莎称呼他叔叔是因为直到现在,他们依然保持着联系,过年过节的短信问候,“看到他朋友圈分享的照片,做饭、旅游。”康复治疗师工作的成就感源于为病人打通了回归社会、生活的那条路。

十年前的汶川, 瓢泼大雨中,陡峭的山坡上,满身泥泞的成空部队官兵伸出双手、搭成 “人梯”,轮流托举简易担架上的重伤妇女,在乱石堆中搭建出了一条生命通道。这张命名为《众志成城 托举生命》的摄影报道金奖照片的女主角就是曾在八一康复中心接受康复治疗的地震伤员王兰。由于她脊髓严重损伤,造成了高位截瘫,颈部以下失去知觉。2010年7月26日,王兰转入了四川八一康复中心接受长期康复治疗。从完全卧床、拒绝交流到用嘴配合着手掌完成微博的编辑,完成独立的手工、十字绣,医生为她安排了长期的康复计划。从肌肉力量到日常生活能力的训练,从有着减重、温热作用的水疗到针灸推拿,王兰在一步步变好。“一年多以来从来没有将两条腿分开过的我,在第十次水疗后,今天在八一康复中心治疗师的帮助下,将两条腿轻轻地放在了轮椅踏板上。”“今天,我能自己开门了。”她的微博一条条记录着自己的改变。

那些经历了劫后余生的人,要活下去,没有别的办法。

余超在2012年接手了王兰的康复治疗,“她是一个妈妈,每一个患者在家庭中都有着自己相应的角色和职能,残疾是不可逆的,心理上的疏导更加重要。”抽丝剥茧地为患者分析病情,一些善意的谎言,余超在王兰身上也都使用过,在八一康复医院,每天接手14个病人左右是余超的常态。现在,他主要负责一台叫作卡伦的康复机器。据说放眼全国,也仅此一台。卡伦的目的在于解决患者的步态和平衡功能,一家康复医院的权威性建立需要的不仅是刀耕火种式的传统治疗方式。

2013年4月20日,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余超正在为一个病人进行治疗,“全体人员随时待命”,收到院方的命令,作为第二梯队的余超立即着手准备接手运回的伤员。一个腰椎骨折的50多岁的伤员被送到医院后因为及时穿戴了辅具,没有造成永久性的残疾,这让余超很是欣慰,因为“挽救的是一个家庭。”

在八一康复中心住院部步行楼梯间的两侧墙壁上,画满了3D墙绘,这是院长绍明的主意。医生下班后的楼梯间,康复心切的患者们常常会自行走动,冷冰冰的医院,白色的墙壁,没有温度可言,考虑到病人的心态,医院邀请了两名画师,用两个多月的时间,将墙壁装饰一新。至少有这样一个空间,医院的概念被弱化。

2015年,八一康复中心引进了医疗救援直升机。2017年的8月8日,四川省北部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直升机第一时间被派往震区,即使容量有限,1个医生、1个护士、1到2名康复师,一个驾驶员,但在地震发生时,最短时间到达现场、预防二次伤害发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地震导致的残疾类别除了截肢、脊椎损伤造成的瘫痪,还有常人想象不到的视力残疾、听力残疾、器官损伤,当大脑遭受撞击,它可能会影响到任何一个器官的正常运行。在八一康复中心,康复科已经细划到了12~14个。医护人员640余位,康复治疗师占了140人之多,这是在其他医院少有的比例。除了医院正常进行的医康结合的模式,八一康复中心正在组建康复社区联盟,联合社区医院,建成完整的康复体系。

恩格斯有这样一句话:“ 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在四川,八一康复医院只是那场灾难的补偿中很小的横切面。康复医疗一直是现代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国外康复医疗发展经验的不断影响,国内政策的不断完善和开放,为康复医疗带来重要的发展契机。和北、上、广相比,西南地区的康复治疗发展相对滞后,但2008年之后,这里不断增加的康复服务需求催生了八一康复医院的诞生,促进了西南地区康复治疗的发展。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