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地震后,我成了残疾人和残疾人工作者

2018年06月01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张西蒙

摄影_本刊记者 王雨萌

位于四川映秀的地震遗址,一座破碎的钟楼时针停在14时28分,十年没再动过。2008年汶川地震,带走了87150条生命,超过37万人受伤。这一年成为了心理救援元年,十年过去,大多数人身体上的伤口已经愈合,而少部分人的心伤依旧被持续撕裂。

十年间,余龙无数次到过地震遗址,起初是去祭奠在地震中去世的老师和同学,后来这里慢慢成为了旅游区,他常带着亲朋好友来这边看看,山河破碎,废墟之上,常常有人至此缅怀同胞。

屏幕快照-2018-06-01-下午3.21.42.jpg
余龙的母亲余泽英在县城的房子里帮他照看女儿和大哥的儿子。余泽英时常挂在嘴边的话语,是“生活好了”“多难兴邦”。

灾难

“90后”的余龙身强体壮,说话中气十足,但若仔细观察,会发现他走起路来有细微的不协调,有时走得远了,要隔三差五地歇歇,撸开左腿裤管,小腿一整块肌肉近乎缺失,疤痕触目惊心。“我算是很幸运的。”余龙不在意地笑笑。

高中毕业后,余龙通过汶川县残联的招聘考试,成了一名残疾人工作者,时常带残疾人参观地震遗址,几次下来,他算得上半个“导游”。因为本身是在地震中致残的伤者,余龙对于残疾人工作,有了更深的心得体会。

地震发生时,余龙还在映秀中学读高一,一块石板掉了下来,压在了他的腿上,一阵剧痛传来,他能感觉左腿已经被钢筋扎穿。会急救的老师帮余龙做了紧急包扎,他才回过神来环顾四周,整个教学楼倾斜近30度,不断有碎石掉下,地上躺着不知生死的同学,还有浑身是血的,哭声环绕,烟尘四起,仿若末日。

灰蒙蒙的天空开始飘起了雨滴,没受伤的人开始想家,亲人的安危成了他们活下来后最大的担忧。

寻亲

汶川龙溪乡布兰村,余龙的父亲余春德在地震前一晚才回到村子里,妻子余泽英还在地里干农活,农忙时节她一个人忙不过来,余春德向打工的工地请了两天假。“还好余龙他爸爸回来了,不然的话,三个儿子都不在,留我一个人要吓死了。”

山路阻断,外面进不来,里面出不去,余泽英听说,映秀多处学校损毁,她终究是没绷住,哭了出来。余春德在旁抽着烟,眉头紧锁。

地震后,寻亲成了头等大事,通讯中断,有人找来还能用的收音机,大家围着一个小小的盒子竖起耳朵听里面传出的声音,听到“汶川发生特大地震,受损严重”时,余龙的心瞬间沉了下去,一想到映秀都已严重至此,那身在汶川农村的父母又该如何,他不敢再往下想。大哥余静此刻也在汶川,他找到余龙的同时,救援队也赶到现场,把余龙送往成都治疗。

“余龙腿受伤,大哥余静陪着在成都治疗。”有从映秀回到汶川的乡亲带来老大和老幺的消息,此时余春德和余泽英夫妻与其他幸存者一起,被转移到县城里的安置点。在一个大广场上,有两部军用卫星电话,要排队使用,每个人的通话时长被限制在两分钟以内。排了十个小时的队,余春德终于联系到二儿子,寥寥数语报过平安之后,赶忙拨到四川省人民医院,在确定三个儿子都活着的情况下,夫妻二人才放下心来。

有些人没有联系到亲人,放下电话又走到队尾重新开始排队;而有些人则是听闻噩耗,当即放声痛哭。至于余龙的伤势,余春德说,活着就好,这么大的地震只是受点伤,已经很幸运了。

屏幕快照-2018-06-01-下午3.22.04.jpg
余龙每年会去汶川县漩口中学地震遗址很多次,有时是祭奠,更多的是带着亲朋参观。

新生活

震后一段时间,汶川各地开始重建。2009年,余春德一家开始重新种地。因为余龙受伤、房子重建,花费巨大,一家人陆续出去打工,有了一定积蓄,又在原来的住址上重建了一套新房,家里在当地政府扶持下种了11亩青红脆梨,县城、农村两边跑,很多当地居民和他一样,种水果,做买卖。

余龙四十多个同学,重伤两个,去世三个,这样的数字对于那时的映秀来说堪称奇迹,离映秀中学不远的映秀小学,近一半的学生和老师遇难。

“现在还在汶川的同学有好几个,每年必定会聚会几次。今年十周年,全班同学都会到场,去学校看一看。”余龙说,一同经历过大悲大喜,同学之间感情深厚,尽管高中毕业后各有各的出路,但依然保持着联系,班级微信群里,每天都不会冷清。

曾有新闻报道有游客在地震遗址嘻嘻哈哈地拍照,“开始头几年有一点抵触,后面来的人多了,也能接受了。”余龙表示,现在大多数家庭聊起当年的事,犹如拉家常。“汶川人的整体素质和之前比有了巨大提升,越来越多村子里的人肯走出来,接受新事物也更快。”

地震后当地政府开始大力关注人民的身体素质培养,修建了不少体育场馆,全都按照国家级标准,并且不收取费用。热爱打羽毛球的余龙在球场认识了现在已经是妻子的郝静。

大哥二哥先后成家,余龙也在2015年举行了婚礼,不久后,女儿余蕊妤出生,余春德和余泽英拿出存款在县城买了一套房产,方便一家人团聚。

“这么大的开支在以前父母肯定不舍得。地震之后不仅仅是挣得多了,消费观也在发生变化,很多人都愿意出门旅游了。”余龙说,地震改变了很多人的观念,人们越来越开始懂得享受生活。

尽管时常有小地震发生,但汶川县还是盖起了很多楼房,“大家开始对地震习以为常”,余龙在家里准备了急救包,“可能和妻子是一名护士有关,对这方面比较注重。”

看着小蕊妤一天天成长,余龙和郝静打算再生一个孩子。“将来等孩子长大懂事了,带他们到地震的遗址去看看。”余龙想让孩子们知道,那里是他重生的地方。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