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当事人 杨希 “监狱是唯一安全的地方”

2016年12月14日 来源:《三月风》

1999年4月19日,杨希最后一次在阳光下看到绿到几乎透明的茶的新芽。当时她在茶园采茶,因为口角,男朋友曹洪平毫无征兆地把她摔在地上,徒手抠出了她的眼睛。

曹洪平跑了。自首前,他去河边洗了手,把两只眼睛也在水里过了一遍。鲜血浸湿了杨希身下的土壤,汩汩地不断从眼眶里涌出,剧痛之后就是麻木,杨希不明白自己不想早结婚有什么错。

屏幕快照-2016-12-14-下午2.07.23.jpg
杨希,1980年出生,陕西西乡县高川镇人。19岁时被男友挖去双眼,
接着被第一任丈夫欺骗,后来杀掉了对她实施家暴的第二任丈夫,
获刑12年。2014年春节前,提前刑满出狱。

5个月后,曹洪平被执行枪决。杨希不再在乎婚姻,一个没有文化的盲女,不能再去要求什么。当郑军(化名)出现在她家里,说带她去西安看眼睛,让她“重见光明”时,母亲觉得是骗子,但是杨希不在乎,跟着他就走了。郑军没带她去医院,而是回了他的家。不久后,杨希生下了女儿秀秀。

好吃懒做的郑军很快就走了。从此,秀秀和杨希再也没有见过他。杨希回了娘家,打算就这样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下去,然而,贫穷有时会压榨掉生活的最后一丝温情。多了两张吃白食的嘴,哥嫂的脸色并不好看。吵到厉害时,哥哥甚至举起菜刀,扬言要砍死母亲。几年后的一天,哥哥酒后骑摩托车掉下山崖死了。3天后,嫂子嫁给村里同组的男人,孙子留给两个老人。当杨希越来越没有底气在这个家里时,第二任丈夫赵自强(化名)从山里找上门来,向杨家提亲。杨希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赵永德比杨希大16岁,在农村算是老光棍。2001年11月,赵自强家摆了几桌潦草的酒席,招待了杨希的娘家人。宴席结束后,赵自强和几个人轮流背她上了山,直至事发5年多的时间里,杨希没有再下过山。

结婚5年,打了5年。最开始是骂,有了孩子之后就变成了无休无止的动手。对赵自强来说,娶杨希,只是为了传宗接代。两个儿子生了之后,他对杨希越来越不耐烦,有时3天打一顿,有时一个月打一顿。他觉得盲媳妇拴住了自己,没办法出门打工,白天他宁愿花上几个小时上下山,躲避无边的压抑。晚上,性和暴力就成了他的排泄渠道。

杨希渐渐麻木了,有时孩子睡了,赵自强打她,她也不哭,没有眼泪了。她暗自庆幸挨一顿打就过去了,不用惊动孩子,不然孩子也要受连累。后来赵自强开始打她的女儿,甚至连来看望外孙的丈母娘也打,杨希只好把女儿交给母亲,求他们不要再来了。

她一个人在这里熬。她想过报警,但下不了山。再想想,他被抓起来、放出来之后,倒霉的还是自己。住在山顶的所有人家总共只有5户,房子一侧的四五米外就是悬崖,离最近的邻居也有将近100米。不止一次,赵自强威胁她,要是敢跟别人说自己挨打,他就打死她,杀了她全家。后来,赵自强每次出门都会把杨希锁在屋里,只有他在家时,杨希才能到院子里走走。

2006年农历八月初八,山里刚下了七八天雨,连续的降雨让柴火受了潮,杨希点不着火。晚上,赵自强打牌归来,看到饭没做好,打了杨希几个耳光。当时,杨希正处于生理期,赵自强故意舀了一瓢冷水,强迫她喝下去,又丢给了她一根绳子一把斧头,留话说,“你今晚必须自杀,要是到明天早晨我还能看到你活着,我就用这斧头砍死你。”

黑暗中,杨希的身体在不停颤抖,赵永德却在她身旁睡下,鼾声大震。杨希突然明白,两个人今天必须要死一个。她拿起了斧头,寻着鼾声过去,举起就砍。

她一共砍了16刀。天已经微微发亮了,两个孩子都醒了。他们目睹了整个过程,但都没有哭。杨希摸索着到邻居家敲门,请邻居报案。终于下山了,杨希忽然觉得一切都解脱了。警察们诧异的是,在阐述整个杀人的过程中,杨希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平静得可怕。

杨希最终被判了12年。在监狱里,她度过了这辈子最平稳的10年。她说:监狱里起码有人可以和她说话。2014年,杨希提早出狱,她也终于见到了几个孩子。大女儿被西安一家福利机构收养,已经15岁。对于母亲的嘘寒问暖,女儿态度冷淡。大儿子跟了姑姑,见到母亲时,默不作声。杨希握着儿子的手说,当年妈妈也是被逼无奈,希望你能理解。儿子哭了出来。小儿子被抱养给了别家,杨希见到他只能让他叫自己姨。望着这四散的姐弟们,杨希喃喃地说:感情是要培养的。

2016年4月19日,在失去眼睛整整17年后,杨希再次订婚。对方也是盲人,在盲人按摩店里认识的,他们在哪里工作都一起,从来没考虑过分开。(文_冯 欢)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