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女性主义心理学家陈敏 我们的性别歧视是集体无意识的

2016年12月14日 来源:《三月风》

陈敏

心乐土·武志红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女性主义心理学家、中国法学会家庭暴力问题专家。我国第一位系统介绍“受虐妇女综合征”的法律专家,我国唯一一位能为家庭暴力受害者提供“女性主义疗法”的心理咨询师,2004年中国十大法治人物之一,著有《呐喊——中国女性反家庭暴力报告》。

文_本刊记者 冯 欢

大众普遍把施暴者与人格障碍或心理疾病画等号,这是一个逻辑误区。事实上,家暴是他们的理性选择,“两副嘴脸”、“内外有别”是诸多施暴者的画像。施暴者心中有两本账:只打家人,不打外人。对外人尤其是陌生人,他们拘谨、谦恭,因为不知对方底细。对家人,他们则专横、凶狠,因为打了白打,不用付出什么代价。一个施暴者比如李阳,他在学员和家长面前,是和蔼可亲的老师,只有对妻子才那样。

从心理学上讲,每个人都有过心理创伤,但不是每个人都会选择打人。当我们把打人的人说成是有病的,这个行为的性质就变了,就把社会问题个体化、病理化了。他们的心理没病,有病的是其爱情观、婚姻观,而且认为自己有权这样做,这种性别歧视在我国较为普遍和严重,甚至处于一种集体无意识状态。

屏幕快照-2016-12-14-下午2.15.51.jpg
受暴者的肉体和精神被双重伤害,精神上的创伤往往比身体上的创伤更难愈合。(摄影_冯海泳)

“责备受害人”是个坏逻辑

几乎每一次类似事件发生,对于受暴者总会伴有这样的批评——“女的太强势,男的逼不得已了”“不知道少说两句吗”最典型的莫过于那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样的批评掺杂着对女性规劝、训诫以及歧视的复杂情愫,将原本应当指向施暴者的舆论利剑无情地刺向无辜受害人。

这种“责备受害人”言论,等同于替施暴者开脱。你挨打你肯定有过错,你说话刻薄所以他打你,一个人说话刻薄,就该挨打吗?如果男人刻薄、谩骂妻子,妻子就会去打他么?甚至很多男的有二奶三奶,妻子打他了么?这是典型的性别歧视,我可以控制你统治你,反过来不行。社会对男女的判断标准不一,隐含前提是女性说话必须温柔,一样的话,男人说出来,是掷地有声,女人说出来就是泼妇了。

“他为什么打你?”报警后警察往往上来就这么问,这个问话本身就把女性放在了有错才挨打的地位。让受害人为自己受暴负责,这个逻辑不成立的。别人要控制她,她有什么过错?就像一位女性夏天穿得裸露被强奸了,是她的过错吗?为什么别的男人不去强奸,而你做了,那是你的问题。

一个施暴者如同一个生产工厂

大多数施暴者在童年都受过暴力或是目睹儿童,目睹父母一方施暴另一方。根据2006年联合国秘书长关于一切形式对妇女暴力的深入研究报告,童年有家暴创伤的,其中约70%的人长大会成为新一代施暴者,另外30%深切体会到童年时的家暴恐惧,则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再次经历。

家庭暴力不分阶层,蓝领或白领家庭都可能发生,成为施暴者,很大程度上与其原生家庭有关,而与学历无关。李阳“家暴门”事件出来后,我们很关注,他在接受采访时坦承童年从未有过亲密的家庭关系。父母在生下他后支援新疆建设,李阳从小和外公外婆长大,5岁前没有生活在父母身边,长大后“爸妈”都叫不出口。小时候父亲经常打他,读中学时处在“拳头里面出真理”的环境中,李阳说,“强硬可能是我以前最痛恨的,所以才会往强硬方面走。因为我受够了懦弱。”

一个施暴者如同一个生产工厂,不断地代际传递,这是非常可怕的。有关研究表明,与原生家庭没有暴力者相比,暴力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成为新的施暴者的概率高600倍。施暴者成长过程中,往往从父母等周围人身上,学到解决挫败感的最粗暴简单的方法——家庭暴力。比如他不听话时,父母就一顿暴打,把他修理得老老实实。除了殴打和谩骂,他不知道还有解决家庭矛盾的更好方法,缺乏沟通的技巧。

比起家暴家庭,单亲家庭要好得多

从2003年到2007年间,超过100名家庭暴力受虐妇女的支持小组工作中,我接触大量受虐妇女个案,发现她们的真实处境和心理困境比我想象得要严重得多。人们倾向于将受暴者描述成有受虐心理,因为家暴陷入死循环,对她们“为什么不离开”有很多误解。

第一,来自分手暴力的威胁,施暴者不是要把妻子打跑,而是想要打服,甚至有人在关系好时拍下女性裸照,“你敢走我就公之于众”,因为恐惧,因为害怕被报复,因为丈夫威胁说要伤害孩子或“杀了你全家”,一旦提出分手暴力就会升级,所以不敢离开,甚至很多女性以暴制暴,选择杀夫。

第二,不少妇女害怕孤独,心理学上有一种“受虐妇女综合征”,暴力发作期,施暴人像只凶狂的 “恶狼”;暴力发泄后,又转身为柔顺的“绵羊”。 受虐人被“暴风雨”后的“彩虹”迷惑感化,摒弃前嫌。一个人经过两轮受暴还抱有幻想,我们就界定为“受虐妇女综合征”。

第三,为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这似乎是女性的一种美德,但一个人的基本人权都得不到保障,还期望她做一个好母亲?正常功能的双亲家庭肯定比单亲家庭要好,但这个双亲家庭一旦失去应有功能,那么比起家暴家庭,单亲家庭要好得多。

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哪怕是爷爷奶奶、养父养母带大,只要跟孩子形成一个情感链接,提供温暖,这个孩子就会健康成长,美国几任总统都是单亲家庭长大的。我们的文化给了女性很多压力, 为了孩子,你就得忍辱负重。

第四,物质条件压力、支持系统太弱。相对而言,有经济能力的女性离开家暴的可能性更大,摆脱家暴的资源更充分。但多数施暴者的一个控制手段就是孤立你,不让你跟社会交往。我曾接待过一位女性,丈夫比她年长,不让她出去工作,“你收拾好家里就是了,钱我有的是”,女的在家待不住,找到工作后告诉丈夫,丈夫特别生气,伸手就打,推搡之中妻子正好撞到墙角,导致视网膜脱落,一只眼睛失明。许多受害者离开职场多年,担心自己的生存能力,更不敢离婚了。

至于离婚的勇气,农村女性与高学历白领女性或公务员,因人而异,跟暴力的严重程度、个人意志力、自我界定以及周围的支持力量有关,跟学历、职业无关。如果周围人都说男人不就这样吗,就没有支持,如果有人告诉她打你是侵犯基本人权,需要我们帮助你就说,这样她就有力量多了。

“第一个耳光到来之前”睁大眼睛

日常生活的纠纷谁家都有,你可以吵架吵到天昏地暗,但一动手就跨界了,跨越了无所谓对错的纠纷,是侵犯基本人权,是违法行为。家暴一般有四种,一种是控制型的,目的就是控制你;还有一种是反应型,我挨打了我还手;第三种是偶发型,在一些重大事件的刺激下,比如回家看到妻子和别人躺在床上,激动起来家暴;最后一种是精神有疾患,那种不叫家暴,那是病理性的,法律上他杀人都不负担刑事责任的。

一些心理专家认为,在第一个耳光还没到来之前,及时抓住根源,就可以避免家暴。看一个男人,首先要看观念。这个男的是不是有男尊女卑、男主女从的性别观念。当他表现出“我爱你,所以你要满足我的需要”,控制从这里开始。譬如许多大学女生和男朋友发生关系,有可能就是因为男朋友说“我那么爱你,你都不愿意跟我有肌肤之亲”,很多女性就妥协了,这就是一种控制。我爱你,应该是我尊重你的想法,而不是满足我的需求。

恋爱时就要睁大眼睛,恋爱期间发生暴力的,将来百分之二百会发生,恋爱时没有发生,婚后发生的,回过头来看,恋爱时肯定有控制行为,只不过当时为了在一起忍住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