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中国第一家民间妇女组织创始人王行娟 受害者平均被家暴24.3次后才会求救

2016年12月14日 来源:《三月风》

屏幕快照 2016-12-14 下午2.17.41.png
王行娟  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理事;
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

文_本刊记者 刘一恒

王行娟1988年离休之后创办了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这是中国第一家民间妇女组织。红枫中心从1992年开通了中国第一条妇女热线开始,就接听到家庭暴力的咨询电话,2004年红枫开通了反家暴的专线电话,至今已近接到家暴电话接近3000个。

“男人在家庭中打骂女人,被看成是‘齐家’的一种手段,公权力是不过问的。这种打骂妇女有理的观念已经形成一种深厚的文化传统,以社会习俗和村规民约的形式,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延续至今。这就是为什么在现代,一些很年轻、文化程度很高、社会地位很高的男人也打妻子的原因。”在《反对家庭暴力,中国还能走多远?》中,王行娟如是写道。

崔兰枝决定净身出户离家出走的时候,已经被家暴了39年。像她这样,在经历了多年家暴之后才选择抗争或者离开的,还有很多。

部分受虐妇女已经在暴力的环境中生存了很长一段时间,她们已经习惯了无助感,对来自配偶的暴力,逆来顺受,委曲求全。很多受虐妇女是在长期挨打,自己想了很多办法仍然得不到解决以后,才向社会求助。她们的求助,包含了对未来生活的选择,如何保护孩子和自己。她们要考虑在离家以后,能不能回去,怎样回去,要不要回去,不回去怎么办的问题。对于那些已经决定离婚的受虐妇女,她们的需求又有不同。她们面临离婚诉讼以及离婚后的生活来源、子女抚养、住房条件等一系列问题的处理。受虐者只有实现自立,下决心摆脱暴力的环境,才能走上新的生活。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公布、实施之后,2016年1月——6月红枫妇女热线有反家暴个案158例,比2015年全年的102个个案增长了54.09%。所有家暴案例中,丈夫打妻子的比例仍居第一,158例个案中,有88例丈夫打妻子,但是,其中只有15例是为“是否离婚”来求助,其余73例都是“不离婚”,并在此前提下希望缓和夫妻关系,减少家暴发生。

红枫并不是在“不离婚”的前提下帮助遭遇家暴的女性解决问题,“婚姻和孩子不是女人的全部。”有一位打电话来求助的A女士,结婚五年,丈夫不许她与外人来往,把她的鼻梁骨都打断了,还打了A女士的弟弟妹妹,后来,丈夫因为杀死亲哥在监狱服刑已经两年,A女士为是否离婚而纠结。一方面心有不忍,自己走了,公婆就更加老无所依了,另一方面心有不舍,毕竟为这个家庭付出了5年的心血。“我们帮她知道自己内心最想要的是什么,帮她理清楚,看看自己到底想过什么样的人生,现在可以做什么。”

红枫中心对家暴个案进行了研究,“我们在1994年第一次对城乡各30个个案进行了调查,就发现性暴力的存在。调查显示,有18%的城市受害者表示,遭受过丈夫的性暴力。而农村妇女遭受性暴力的程度更高。”

2007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医鉴定室对101例虐妻案件进行分析研究,发现女性的胸部、乳房、腹部和会阴成为施暴的重点部位。很多女性犯杀人或重伤害罪是由于遭受家庭暴力后以暴制暴,而性暴力往往是导火索。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