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李莹 庇护所的现实功能还很薄弱

2016年12月14日 来源:《三月风》

屏幕快照 2016-12-14 下午2.23.13.png
李莹,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咨询主任、北京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源众是一家从事妇女维权及推动性别平等的公益性机构,反对针对
妇女的歧视和暴力,维护妇女权益,推动性别平等。

文_本刊记者 白 帆

庇护所是家庭暴力及其他形式性别暴力受害者不可或缺的救助途径,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国际妇女运动的重要内容,并被纳入国际反对性别暴力框架中。在香港和台湾地区,庇护所不仅仅是让人居住,而是提供心理咨询、就医、就业指导和充当法律顾问的角色。

美国有2000多家庇护所,一直延伸至镇。美国1993年就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家庭暴力委员会,开展培训活动及申请专项拨款。我国虽然形成了以妇联为核心,公安、医院和司法机构所联合构成的反家暴制度,可实践中难以协调合作,让不少“家暴庇护所”沦为“收留站”。

西方国家在反家暴工作中,通行做法就是在“家暴庇护所”中安排专业的社会工作者,以帮助女性走出家暴困境,同时重建和改善其家庭关系,以便让她们更好地融入原家庭。例如加拿大政府通过在社区设立避难所的方式给急于摆脱暴力环境的妇女提供紧急援助,直到她们找到安全住所为止。这些机构一般由国家出资,在可能情况下也给有暴力倾向的男人提供心理咨询服务。避难所戒备森严,始终置于警方的保护之下,施暴者无法接近,受害者的心理和人身安全得到了保障。 

1995年,湖北省一位女企业家建起了大陆地区的第一家家庭暴力受害妇女庇护所,一年后不堪施暴者骚扰和社会舆论压力而关闭。二十年后,对于家庭暴力的认识在逐渐主流化,但面对数量如此庞大的有需求的受暴妇女,庇护所如何建的问题仍是一团乱麻。2012年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有四成左右的受暴妇女会选择用不同方式寻求救助,而庇护所在救助中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至关重要。

《反家暴法》中第十八条提到了关于庇护的内容,但是从现实来看还是很薄弱的一环,各级政府不建立庇护所也不违法,在处置受暴者的安排上最为简略。现在国内的庇护所不理想,仅能做到生活救助,导致入住率极低,很多地方的庇护所装修差,和养老院一门之隔,这是与现实需求所矛盾的地方。

我们庇护所承接的首例庇护案,是女大学生刘某认识了社会人士,随其来到北京未婚生子,之后遭受家暴,不给衣服穿并且铐住双手被吊打。施暴者有医学常识,知道打人犯法就把手套在毛巾里再施暴,让外人看不到伤痕。俩人结婚之后,施暴者一度怀疑孩子非亲生继续家暴,刘某无法忍受出逃到庇护所。我们在第一时间介入后,对刘某进行了危险评估,制定后续的法律、心理疏导和医疗计划,让她在庇护所住了一个多月。今年3月14日,法院发放《反家暴法》施行后的北京地区的第一份人身保护令,她随后顺利离婚。

这个案情有喜有忧,喜的是法院只要认定申请人不安全,就会下发人身保护令,忧的是对证据认定的程序过多,让受暴者不能及时获得保护。

庇护所大多是非独立性的,靠救助机构或者养老院运营,经费上很困难。需要大量的人力、时间成本来维护,工作人员也没有周末,而且都是属地管理,比方说朝阳区就不能接受大兴区来的受助者。如果我们在紧急情况下,因为管理问题而轻易拒绝一位需要帮助的受暴者,很可能造成很大的人身安全危险。

受助者住进来后因为被拿走手机,出入无自由,如果没有其他服务跟上,就会觉得被抛弃。我还看到有些地方的庇护所在开始运营时,在媒体上大肆宣传,这点非常不可取,庇护所一定要在隐蔽的地方,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免得施暴一方找上门来,带来更多的麻烦。我们甚至遇到过一起案件,施暴者就想在法院门口劫持受到人身保护令保护的受暴者事件。

现在,我们在庇护行动上,还有以下问题:一是人身保护令的申请流程过于繁杂,从申请到批复要半个月的时间,为了给受暴者第一时间提供保护的时间,证据应从宽;其次是公安部门出具的告诫书从目前来看还没有统一格式,民警在没有上级文件出台的情况下,不懂如何开;第三是离婚后受暴者可能没有经济来源,法院会把孩子判给施暴者,孩子就容易成为家暴的替代对象,有习惯性继承下去的危险;最后,就是所有参与者要明白,庇护的理念不是管理,而是对受助者的支持和赋权,不能是简单的收住和看守。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