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残奥,我们的精神教科书

2016年10月18日 来源:《三月风》

文_本刊记者 冯 欢  张立洁

1948年7月28日,第14届伦敦奥运会开幕。来自59个国家的4062名运动员在伦敦相聚。这场因为二战中断了12年才举行的首届运动会,让饱经战争的人们,看到和平的归来。

就在同一天,距离伦敦不远的一座小村庄——斯托克·曼德维尔,宁静的乡间医院草坪上,一场专为脊髓伤残的老兵组织的射箭比赛也拉开帷幕。

14名男性和2名女性截瘫患者参加了这次比赛,尽管身体依旧“囚禁”于轮椅之中,但他们神情自若,昂首挺胸,拉弓,射箭,围观的人们笑着,继而以一种崇敬的目光望着这些表演者,他们大多以前都卧床不起,而今不仅基本恢复自理,还能拉弓射箭了——这项运动,常人都难以驾驭。

一位年过半百的男医生伫立角落,注视着这一切,似乎很满意自己在过去这些年中的坚持。正是这位名叫路德维格·古特曼的神经外科医生,首次将体育运动引入残疾人康复治疗,被公认为是“现代残疾人运动之父”,这场由他组织的轮椅射箭比赛,也被世人视为国际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雏形。

屏幕快照-2016-10-18-上午10.39.16.jpg
1955年7月30日,位于英国埃尔兹伯里的曼德维尔医院里,正在进行一场美国队对荷兰队的
篮球赛。(图 CFP)

病榻上的康复治疗

一战时,德国小伙路德维格·古特曼还是家乡西里西亚一家事故急救医院的志愿者。由于年龄太小,没法作为一名士兵去战场冲锋陷阵。

1917年的一天,医院收到一位脊髓损伤的矿工,医生们都束手无策,当古特曼准备写病历时,被告知“不用理会,他将死在几周内”。18岁的古特曼几乎不能相信,一个如此强壮年轻的矿工就这么被判了死刑。由于泌尿系统感染与大量褥疮导致败血症,5个星期后,矿工死了。“虽然后来我看到更多的受害者遭受同样的命运,但不可磨灭的记忆还是他。”

从布雷斯劳大学医科毕业后,古特曼成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二战时,因为犹太人的身份,他不得不移居英国,凭借丰富的治疗经验服务于伦敦附近的斯托克·曼德维尔医院。很多士兵的生命被随军医生挽救回来,但战火纷飞的前线并不具备进行精确外科手术的条件,95%的病人被截肢,这是最常见的治疗手段。

战争如火如荼,伤兵不断涌现。1942年2月,古特曼接受英国政府的请求在斯托克·曼德维尔医院创建了脊髓损伤中心并担任主任。为让这些曾经的英雄尽早康复,重新融入社会,古特曼开始研究这种病。面对着有限的资源、缺乏经验的同事以及认定脊髓创伤无法治愈的流行观点,他必须自寻出路。

屏幕快照-2016-10-18-上午10.39.28.jpg
被誉为“现代残奥会之父”的路德维格·古特曼(Ludwig Guttman)医生一直在曼德维尔医院工作,
1966年退休之际被英女王授予“爵士”称号,1980年去世,其运动康复疗法和残奥会的远见至今
激励着世界各地的人们。(图 CFP)

26张病床是当时的规模,从最初阶段的损伤、康复治疗直到最后安置,古特曼对每一位病人的所有细节进行了观察和研究。因为护理人员短缺,他便全天候地陪护在医院。“古特曼不断靠近病人,在上午,在深夜,显然,他并不需要食物或睡眠!” 古特曼的助手回忆说。

过去对于脊髓损伤病人的一般治疗,排斥一切形式的运动,即便是患病早期。但是古特曼坚信,有效的物理治疗加上病人的健身,能尽快恢复其独立性。如果病人年龄较小,又能够积极活动的话,运动就会成为他们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古特曼要求受伤的士兵即使在病床上也要坚持体育锻炼,办法就是要求病人向上抛掷药丸。

射箭也成了物理治疗的有益补充。它摒弃了一般健身的单调,的确起到作用:加强上肢和身体的肌肉系统,也有利于呼吸系统和心血管功能。古特曼还发展出一种特殊形式的残疾人运动――轮椅马球,后来为了减小危险,改为轮椅篮球。

运动第一次被作为脊髓损伤患者的康复方式,这也催生了现代康复医学。

屏幕快照-2016-10-18-上午10.39.51.jpg
1972年德国海德堡残奥会期间,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帮助运送参赛运动员。

屏幕快照-2016-10-18-上午10.40.01.jpg
2007年夏,我国脑瘫运动员们备战2008年北京残奥会。(摄影 张立洁)

屏幕快照-2016-10-18-上午10.40.08.jpg
南非著名残奥会冠军、“刀锋战士”奥斯卡·皮斯托瑞斯不懈努力要和健全人一起参加奥运会的
故事激励无数人,他如愿参加了伦敦奥运会,成为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的双腿截肢运动员。

瘫痪者的世界运动会

变化是可喜的,越来越多的病人主动参与,残疾人康复很快变成流行的休闲娱乐运动,运动让他们与周遭重建联系,提供了交往机会,变得更开朗、自信。由于治疗方式效果非常好,被全国各地不同的脊髓损伤医院效仿。一段时间后,在这些治疗机构之间建立了体育竞赛的模式。

1948年的首届“斯托克·曼德维尔运动会”广受好评。次年,在医院的运动会上,由于有荷兰的残疾伤员参加,因此成为一场国际残疾人体育比赛。古特曼于是萌生了一种想法:让更多的残疾人同台竞技,将残疾人运动会推广为国际性比赛。自此以后,该赛事固定了下来,每年举办一届,到了1959年,共举办了8届国际残疾人运动会。

直到1960年,在古特曼医生和意大利的安东尼娅·马里奥教授为期两年的精心组织策划下,斯托克·曼德维尔运动会移师意大利罗马。这届运动会安排在了第十七届罗马奥运会结束后的两周,不论从规模还是组织运行模式来看,都初显残疾人奥运会的雏形,来自23个国家的400余名使用轮椅的运动员参加了8个项目的竞赛。

在残奥会的历史上,这场运动会被视为第一届残奥会,组织者变更并确定了大赛周期——四年一届,延续至今。不过很长一段时间内,这项比赛的名称都沿用“瘫痪者的世界运动会”。直到1984年,“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这一称谓,才得到国际奥委会的正式批准。残奥会的英文Paralympics一词,也得自希腊语的前置词Para(意为“和……在一起”),这种巧妙而特殊的表达,就是要让全世界的残疾人知道举办残奥会的意义——体育,让所有人在一起。

起初,竞技场上只能看到轮椅运动员的身影,直到1972年,第四届夏季残奥会首次接纳视力障碍的运动员加入,虽然只是作为表演项目出现。1976年,多伦多残奥会增设了其他残疾障碍类别运动员可参赛的竞赛项目。自此,残奥会的项目设置不仅逐步增加大项,而且在大项中各级别的小项也得到迅速发展。1996年亚特兰大残奥会第一次接纳了智力障碍类别的运动员,同时竞赛项目拥有20个大项目。

2008年北京残奥会共设20个大项、472个小项,是当时历史上比赛项目最多的一届残奥会。伦敦正是在接过北京的遗产后,将2012年残奥会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来自164个国际残疾人奥委会成员国的共计4302名运动员在503个运动项目中参与角逐,其中有十几个是此前从未在残奥会上亮过相的国家、地区。

最高水平的竞技赛事

以康复为目的的体育运动,产生的效果远不只是康复。没腿,但是能跳;没腿,但是能游;看不见,但是能跑;看不见,但能踢球——这片崭新的天地,让残疾人不断突破着身体的局限和心理的障碍,它不仅是一个体育活动,还关乎梦想、关乎生命和希望。

罗马教皇约翰二十三世曾经亲临1960年在罗马举行的第一届残奥会,残疾人的拼搏和快乐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甚至惊呼:“古特曼医生是残奥运动的顾拜旦!”

与奥运会一样,残奥会也代表着世界顶级体育竞技水平。残奥会的比赛项目,比奥运会分得更细致。1988年,国际奥委会做出新规定,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进行比赛时,必须按照一套预先制定好的分类和分级标准,残疾性质和残疾程度不同的运动员分别参加不同类别和级别的角逐。比如乒乓球,比赛的类型上就分为站立和轮椅两大种类。

残奥会不仅仅是“重在参与”,运动真正成为残疾人身心发展、自我实现的一种方式,成为一个展示非凡水平、能量、自信、勇气和成就的竞技舞台。有的残疾人失去半条腿,百米可以跑到11秒之内;一条腿跳高,可以越过2.1米的横竿;用嘴衔着箭羽,同样可以从容发射。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克雷文曾强调残奥会的竞技性,“残奥会具备任何一项顶级体育赛事所应具备的两大特点:紧张激烈、非常富于观赏性。有的项目不仅紧张激烈,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最让克雷文自豪的是5人制足球,这种盲人足球5人一组,球内有铃,场上唯一具有视力能够看到这个球的是计分员,球员控球靠听音辨位,却又默契娴熟。5人制足球首次在雅典亮相时,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盛情邀请萨马兰奇先生:“您一定要去看看5人制足球,它太神奇了!”

有11个比赛日的伦敦残奥会,仅前五天就有137项残疾人体育世界纪录被打破。有媒体形容,伦敦残奥会“破纪录上瘾”。残奥会早已不是一般的兴趣和爱好,而是这一领域最高水平的职业运动。就中国健儿而言,残奥军团亦令奥运军团有颇多汗颜之处,尤其是国足和田径。

屏幕快照-2016-10-18-上午10.40.28.jpg
2008年9月10日,男子400米T54级决赛中,轮椅竞速运动员张立新力拔头筹,身披国旗绕场
一周。人们感受“精神寓于运动”残奥理念的同时,也感受到了社会对于残疾人的关爱与尊重。
(摄影 张立洁)

奥林匹克的大众舞台

许多人曾质疑:体育是健全人的事情,残疾人还搞什么体育?顾拜旦在第一部现代奥林匹克宪章中写下了提倡“重在参与”的“法则”,“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即便是不健全的肢体,但依然可以享受运动。

如果说健全人奥运会“神圣休战月”驱散的是战争乌云,残奥会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体育竞技本身,它弥合的即是残疾人与健全人之间的心灵鸿沟。一位采访1994年北京远南残运会的女记者这样讲述她的感受:当我走进游泳馆,看到一个肢残女孩子,面对两边看台上的数千名观众,毅然把披在身上的浴巾拿掉,身着泳装,拖着残缺的身躯,艰难地站上跳台。我被感动了。眼前这个女孩子,克服的不仅仅是生理上的障碍,而且是我们健全人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当发令枪响,她跳下泳池,奋力地向终点冲刺时,我的身心都被震撼了,我终于明白了残疾人为什么要从事体育,因为通过体育运动他们向世人证明了:我和你是一样的人。

残疾人体育传达的绝不仅仅是谁比谁快0.1秒。他们对社会生活“平等、参与”的需求和渴望一天不曾停止。看残疾人体育,可以让人忽然满怀感激,明白什么叫“身在福中不知福”,正如前任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所说,“残疾人运动是唤醒人类良知的运动。”

一届残奥会本身能带给一个国家的东西很有限――几千名运动员、几万名记者、几十万观光客和全球几十亿人的目光;所谓“奥运效应”也不过是短时间内拉升GDP,创造就业机会……但对这个国家乃至世界更厚重的礼物是――它们得以引进最新标准和最新思维重整滞后的“人文观”,摒除偏见、敞开心扉,开辟出一条成为高水平人文国度的捷径,进而潜移默化地在更多人心里树立起一种多元化的社会观,除了“我们”,还有“他们”。

而达到这一局面的核心要素就是参与,参与的人越多这个现象就越壮观,健全人参与、残疾人也要参与。“无臂蛙王”何军权从湖北荆门自家门口的小水塘里游到了国际赛池;博尔特掠过的鸟巢跑道上,留下“刀锋战士”皮斯托瑞斯踩着J形假肢冲向终点的飒爽英姿;“乒坛维纳斯”、波兰残疾姑娘帕蒂卡,写就了残疾人与健全人同样的豪情和才华……体育对他们的意义并不仅仅是带来了金牌或荣誉,而是一种自信;当这种自信以金牌或荣誉得到“承认”的时候,不仅他们自己的人生或许从此改写,与此同时,他们那种与命运抗争的意志品质,及其给全世界6亿残疾人所起到的示范意义,则根本无法用金牌或荣誉来衡量。

1984年,一支24人代表团飞往美利坚,代表中国的残疾人,首次参加残奥会的中国队只拿了两块金牌,世界排名百名左右,队员大多来自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但20年后的2004年雅典残奥会,中国的金牌总数已经位居奖牌榜第一。时至今日,参加里约残奥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308名运动员分别来自全国25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从城市到乡村,从14岁到52岁,体育帮助无数残疾人走出家庭、走出封闭,他们,已走向里约。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