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从隔离到融合,一路走来一路爬

2017年07月07日 来源:《三月风》

摘要:我国残疾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的比例仅为70%左右,远低于普通儿童接近100%的义务教育入学率。截至2015年底,在普通小学、初中随班就读和附设特教班就读的在校残障学生23.96万人,占所有残障在校生总数的54.2%。有过就读普通学校经历的心智障碍儿童群体,有被要求退学经历的占到近三成。

文_本刊记者 白 帆

子曰:有教无类。意指任何人都应受到教育。两千五百年前的古老智慧,今天依旧闪烁着金句的光芒。教育,是人类逐渐远离动物性的有效手段之一,德国哲学家雅思贝尔斯曾说:“教育, 就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教育对于残疾人的灵魂一样重要。残疾人和健全人在同样的环境一起上学,习惯上称为“融合教育”或是“全纳教育”。

屏幕快照-2017-07-07-下午2.07.47.jpg

这个词来源于199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西班牙萨拉曼卡召开“世界特殊教育大会”,由此引出著名的《萨拉曼卡宣言》,反复强调了每一个儿童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并且提出要根据儿童的个人特点和实际需要提供合适的教育,融合教育的初步内涵破茧而出。

批判一切不平等的武器

在文明社会的早期,残疾人没有受教育权。西方在如何对待残疾人的问题上经历了遗弃与杀戮,怜悯、保护与接纳,再到促使残疾人融合进主流社会的发展过程。历史上,对特殊儿童实施教育关怀,长期是以教会为核心的。近代以来,才逐渐由道德的领域转变为权利的领域。

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以后,残疾人作为平权对象,诞生了隔离式的特殊教育体系,1770 年法国创立世界上第一所特殊教育学校,此后残疾人教育经历了长达两个世纪的隔离式处理。

直到20世纪50年代,随着民权运动的高涨,隔离式教育因与人人平等的诉求相违背开始受到批判。20世纪60年代末,北欧率先提出了对特殊儿童教育的“正常化”主张。此后,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及以美国为代表的北美分别掀起了一场“一体化”与“回归主流”的教育运动,让特殊儿童从特教学校走出,在质疑当中迈进普通学校。各国不断出台教育法案确保了残疾学生可以在学校接受同等教育,意大利的义务教育阶段残疾学生接受融合教育的比例竟高达98%左右,成为世界融合教育的典范。

从根本上说,欧美的融合教育运动与民权运动相关,每一次的递进与发展往往伴随着民主运动而推向高潮,并成为平权的一枚重要“政治武器“。西方融合教育理论建立于西方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基础之上,它远远超出教育的范畴,成为与所有公民息息相关、挑战不公正与歧视的利器。残疾儿童既是改革者的“盾牌”,也分享了平权的成果。

随班就读成了“随班就座”

小方(化名)失学了。2016年底,北京市海淀区中国科学院附属玉泉小学的自闭症学生小方因扰乱课堂,被班内40名学生家长联名要求转学至特教学校。校方对于家长的抗议没有任何对策,除了将小方暂时停课外,一筹莫展。

小方是一名随班就读生。1988年7月11日,由国家教育委员会等七部委发布的《中国残疾人事业五年工作纲要(1988年-1992年)》,第一次明确提出“随班就读”这一概念。此后,残疾学生进入普校念书的模式成为我国推行融合教育的主要方式。

除了中重度残疾孩子需要在特教学校之外,随班就读解决了残疾人无法走进普通学校的痛点。 随班就读的好处显而易见,一是可以就近入学,不用去特教学校;二是入学年龄和随堂成绩可以灵活放开;三是可以极大激发起残疾儿童的社会融入感。起初的设想是双向受益:残疾孩子有学上,其他同学能学会尊重、包容和接纳不同的生命形态,提升个人责任感。

以北京为例,全市1700 多所中小学大部分实际上已经接收残疾儿童入学。但残疾孩子实际感受并不一致,一方面取决于孩子残疾程度的轻重,学生的自理能力天壤之别;另一方面学校在执行上的精准帮扶能力不一,在资源教室匮乏、老师普遍没有特教知识的情况下,学校对残疾孩子无力管控进而放任,反而对残疾孩子造成二次心理伤害。

截至当年年底,全国在普通小学、初中随班就读和附设特教班就读的在校残疾学生有23.96万人,占在校生总数的54.2%。该数据在发达国家已经达到90%以上,我国融合教育发展道路还很漫长。

当享受到特殊的服务很少,“随班就座”“随班混读”的现象就大面积出现了。上无指导,下无条件,夹在中间的老师面对残疾孩子也开始“犯怵”,比如研究者对北京市调查发现,66.4%的幼教工作者对幼儿园招收特殊需要儿童持中立态度,教师更倾向于接纳智力残疾、肢体残疾和学习障碍学生,对脑瘫、情绪和行为障碍学生的接纳度非常低。

“随班就读”模式是一个集筛查、早干预和融合教育为一体的,需要教育、卫生、残联等部门相互配合及全社会支持的系统工程,这项工作体量极大,牵一发而动全身。

值得庆幸的是,小方重新回到了课堂,在中国精神残疾人及亲友协会的介入下,学校答应给小方腾出一间资源教室,并且很快配好特教老师。但谁也没办法保证,当下一个“小方”出现在另外一所学校时,能否这么幸运。

所有儿童都是特殊的存在

在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教授许家成看来,中国的教育还没有走到全纳的程度。“中国有14亿人口,只有44万人在接触特殊教育,而美国有3亿人口,有600多万的人处在特殊教育环境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教育条例》没有对残疾人的融合教育安置模式、教育内容、评估鉴定、家长参与、权利内容、救济制度等进行详细的规定,地方政府和学校自然不敢贸然而动。

当我们还在为残疾学生应该进特殊教育学校还是普通学校纠结时,一些发达国家已经逐步取消特教学校这个选项了。美国很难找到没有特殊教育对象的普通学校,也很难找到没有融合教育措施的特殊学校,在普校注册的残疾学生达到90%;日本从2001 年开始,逐步取消全国特殊教育学校,把特殊教育改名为“特殊支援教育”,成为指导普通学校开展融合教育的骨干力量。

政策层面已经注意到了融合教育的紧迫。1月11日,重新修订的《残疾人教育条例》经国务院第161次常务会议通过,于5月1日起施行。《条例》提出“积极推进融合教育”“优先采取普通教育方式”等表述这让人看到了不断改良的希望。

如果新条例能进一步完善我国融合教育的法规与细则,在入学检测、特普校间长效交流和资源教室建设等方面进一步倾斜政策,不断丰富随班就读的内容,让“有教无类”的古训能与现代完美接轨,无论如何都是大功一件。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