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关小蕾 艺术是特殊儿童融合世界的捷径

2017年07月07日 来源:《三月风》

摘要:“数理化的学习中他们如何融合?很难。但艺术是条捷径。在艺术的世界里,没有特殊儿童。他们对音乐、对艺术,对美、对色彩的感知没什么不同,甚至还有过人之处。”

文 摄影_本刊记者 冯 欢

周末的广州市少年宫人来人往。顺着大厅右边的通道走到头,脚步不自觉地就停留在一个特别的画展前。

布展的形式很特别,一幅幅画作被别出心裁地嵌在一个个两米高的《时代》杂志“封面”之中,当烈日把红橙黄绿蓝靛紫一抹一抹漫上画布的时候,跃动的色彩、大胆的构图和酣畅淋漓的自我释放,让参观者无不动容。

画作的作者都是特殊儿童。在旁人眼里,他们跟周围的人和事格格不入;但在关小蕾眼里,他们是艺术家,虽然不善言辞,心里却装着大块大块的颜色,随意涂抹出来,就是一幅绚丽的画作。

她为展览取名《你和我,我们是时代》,旁边特别附上一句话:爱是永不止息。

屏幕快照-2017-07-07-下午2.49.13.jpg
关小蕾简介:1962年出生,版画家,广州市少年宫常务副主任,1998年开设全国
首个“特殊儿童美术实验班”,2014年创办国内首个融合艺术团。

从1个到2000个

每周二到周五的白天,广州市少年宫特殊艺术工作室这间几十平方米的屋子就会迎来十几个学员。上课很热闹,在这里,学员们可以直白地表达情绪,画到开心时,甚至手舞足蹈。主课老师都是美院毕业的,从不教技法,孩子们想怎么画就怎么画,老师只起辅助作用。

等候的家长不多,几年下来,很多学员习惯了自己独立上学,自己坐地铁。不是所有智力残障的孩子都是艺术家,但关小蕾看到,艺术给大多数孩子带来了改变。“这是一种语言,借由艺术展现出来,它沟通了不能言说的内心世界,达到了‘艺术治疗’的效果。”刚开始时,学员们别说随心所欲画画,甚至坐都坐不住。自闭症男孩韦一哲几年前刚来时,拿起颜料就塞到嘴里,每次上课都哭。妈妈陪着他坚持画了一年,一哲不再哭闹,在画画中找到自己的乐趣了,现在一画就是个把小时。这对于在学校课堂上坐不到两分钟就要站起来大叫的一哲来说,简直是一个奇迹。

在过去,谁也不敢相信,特殊儿童还会画画。

1984年,从广州美院毕业的关小蕾成为广州少年宫的一名美术老师。同年,一名叫陈元璞的8岁男孩也来到少年宫学习画画。瘦弱,唠叨,傻傻的可爱,是这个小男孩留给她的最深印象。后来,她才得知阿璞是一个“轻度精神发育迟缓”的孩子。

那时,少年宫学位不多,要通过考试才能进来。阿璞连考了好几回都未能通过,数学考了零分,画画根本就不按题目来。但擅长版画的关小蕾发现阿璞有着惊人的绘画天赋,他富有想象力,能画出空间层次感,而且很立体,仿佛能带人进入一个奇幻世界。就这样,当少年宫正在推行精英教育之际,陈元璞破格成了关小蕾的第一个“特殊”学生,也是少年宫有史以来第一个特殊儿童。

为了让阿璞发挥自己的优势,不被传统所束缚。关小蕾从不给他过多限制,也不过多干涉。如此一来,阿璞越画越开心,一周一节课,发烧了都非要去。

21岁那年,在少年宫和关小蕾的帮助下,阿璞出版了自己的画册——《无音之乐》,著名画家廖冰兄为他写书名。之后,阿璞成为关小蕾的同事,在少年宫教授美术课,成为少年宫第一位特殊人士老师。

阿璞的经历启发了关小蕾,如果这些特殊孩子有更多的空间和鼓励,“他们会有不一样的人生”。1998年,时任少年宫美术学校副校长的关小蕾,在全国首先开设特殊儿童美术实验班,脑瘫、自闭症、唐氏综合征,各种孩子都招收,义务为他们提供艺术教育,当年招了20个孩子,最小的5岁,最大的13岁。火爆程度超乎想象,“家长们连夜在少年宫门口排队抢学位。”

2006年,特殊实验班升级为“特殊儿童教育中心”,在原先的美术课之外,陆续增设了音乐、戏剧、舞蹈、综合艺术、艺术治疗、肢体潜能开发等课程,2010年开始,在广州市福利彩票公益金的资助下,每年为特殊儿童免费提供2000多个公益学位。

屏幕快照-2017-07-07-下午2.49.46.jpg
陈元璞每天只做两件事,听音乐和画画,创作了3500多幅画,还举办了作品展,
孜孜不倦地用艺术去表达一个“异类”和这个世界的关系。

最大的困难是“没有先例”

少年宫向这些孩子开设了60多个艺术教育课程,来上课的孩子不仅有残疾儿童,还包括为重症住院治疗、边缘失足少年以及在福利院、贫困家庭的弱势儿童送教上门。但仍然需要直面一道难题:社会对残疾群体的不理解、不接纳。

“公益应该跟公众互动起来。”关小蕾和她的伙伴们越来越注重做社会公益项目,在公共场所展示特殊儿童的艺术教育成果,倡导社会关注。

2011年11月,“幸福也有不一样”慈善音乐会上,上千只载着希望之光的小纸船照满整个蓓蕾剧院;2013年3月,分别在北京、广州、西安、佛山等地举办海上儿童之“当我遇见你”世界儿童融合艺术大展;2014年,全国100个特殊孩子的故事,制作成100个雕塑和大型艺术装置,唤醒每个人心中的“笨小孩”;2015年,“点点森林 有你有我”艺术展将自闭症艺术家的绘画作品汇成一片森林;2016年,“莫扎特的回音”公益音乐会在广州大剧院上演;三场街头快闪活动,赴美国、加拿大演出……

通过艺术教育援助残障儿童,并且设置专门的部门机构,在全国校外教育系统中是绝无仅有的特例。同行们来取经,关小蕾毫无保留,“大家一起共享,就能改变一座城市”。当记者问她这么多年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关小蕾几乎脱口而出:没有先例。

2010年亚残运会期间,“我们来了”特殊儿童艺术展演在广东省博物馆举行。光场地一项,洽谈就不顺利,一贯做大型艺术展的博物馆觉得“碍事,特殊孩子会影响秩序和有安全隐患”。最终关小蕾还是说服了对方。没料到展览结束后,馆长过来说,他们很感动。后来的展览,博物馆都免费给她最大的馆。

去年带着艺术团第一次出国展演,在美国和加拿大,场地、布展、舞美、灯光甚至拉幕,每一个工作人员都忙得焦头烂额,“没有一种理想主义,做不到这些。”

眼下,关小蕾又着力于“艺术同班生”项目,让艺术融合教育走进校园。有着20多个随班就读特殊学生的天河区第一实验小学成为首个实验基地,课程以绘画、音乐、话剧等多元化的艺术为媒体,在这个课堂里,特殊儿童和普通儿童的比例是1:1,孩子们在玩中学习、在学习中成长、在成长中融入。

屏幕快照-2017-07-07-下午2.50.03.jpg
2016年1月31日,“雨后彩虹”融合艺术团在广州大剧院上演了一场“莫扎特的回音”
新春公益音乐会,歌剧厅1804个座位,几乎满座。(图 被访者提供)

艺术中没有特殊儿童

2013年,关小蕾偶然结识了从事融合教育的台湾教授吴淑美。当她看到吴淑美展示的视频里,普通生和特殊生在同一课堂学习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2014年,关小蕾创办“雨后彩虹融合艺术团”并任团长,尝试让特殊生与普通生成为同班同学。

招生时就遇到了困难。有家长当着她的面领走自己的孩子,扔下一句“不能被差生带坏了”。关小蕾一遍遍把吴教授在台湾20多年的实践讲给家长听:融合班毕业的特殊孩子,大都找到工作,自食其力。普通生也几乎全部考上大学。更重要的是,他们学会了接纳与自己不同的人。最后,24个普通孩子留了下来。

融合的相处可没那么容易。刚开始,孩子们就像强扭的瓜。一下课立刻泾渭分明:视障孩子原地坐下,摸不到水壶,就忍着不喝水;自闭症孩子大声尖叫、甚至做出的夸张动作让其他孩子躲着走;也有普通孩子一看到轮椅就绕着走。

有人劝她“还是分开吧”,但关小蕾不甘心。她想告诉孩子们,这个世界上的人各有不同,就像有人长发有人短发一样。舞蹈课上,她让普通生和特殊生两人一组搭档,要求他们合作完成动作。当孩子们尝试用身体语言去表达、交流、拥抱,那条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明显界限,逐渐模糊了。

屏幕快照-2017-07-07-下午2.50.25.jpg
唐氏综合症的孩子语言能力迟缓,进不了合唱团,但他们肢体动作发达,少年宫
专门成立了唐宝宝艺术团和现代舞团。

普通生被委以重任做了“小秘书”。当特殊生需要帮助时,老师喊一句“小秘书”,普通生就知道发挥光亮的时候到了,扶着盲童起来,帮着推轮椅,越来越有默契。一年后,当演出的追光灯亮起时,孩子们手牵着手缓缓走上舞台。在动听的歌声里,根本分辨不出哪些是普通孩子,哪些是特殊孩子。关小蕾紧张地站在台口,感动得泪流满面。

这是真正的有教无类。自闭症孩子是星星的孩子,唐氏综合征的孩子是蜜糖宝宝,视障儿童是黑暗精灵,听障儿童是静谧天使,脑瘫儿童是折翼天使。一个又一个小天才被挖掘:钢琴顽童韦一哲的作曲让星海音乐学院教授彭小波叹为观止,黑暗王子王子安有着天籁般嗓音,刘泠欣是轮椅上的舞蹈天使……以前羞于带孩子出街见人的家长们也联动起来,成立“妈妈合唱团”,大大方方地领着孩子看画展,听音乐会,交朋友。这种变化,关小蕾太清楚了。

1993年,关小蕾的女儿早产,重度窒息,颅内出血,连哭声都没有。一位儿科护士长朋友悲观地预计,“长大能穿针就不错了”。奔走在医院的日子,她遇到许多有着类似遭遇的特殊儿童家长,“那些与年龄不相符的憔悴、苍老,含着眼泪的双眼,深深地刻进我的脑海。”

每个星期去医院,每个月去医生家里,“我像所有绝望的妈妈一样,抱着她,抹着泪,向上苍祈祷:‘如果我的女儿能好了,我一定要尽最大可能帮助别人。”关小蕾的女儿在4岁时终于痊愈,如今已从美国学成归来,而她一直在还愿,没有期限。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