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光明巷走出太阳女 籍雅琴

2008年12月29日 来源:《三月风》


籍雅琴向孩子们展示盲笔的用法

在松辽平原中部,辽、吉、蒙三界的交汇处,坐落着一座秀美的古城——吉林省四平市。这座有“东方马德里”之称的城市,宛如一颗明珠,镶嵌在东北肥沃的黑土地上。四平市在历史上人才辈出,文有翰林,武有将军;解放战争时期,人民解放军“四战四平”,更是拉开了辽沈战役的序幕。一座英雄的城市,注定有着“英雄”的传承者,可在和平时期,什么样的人才算得上“英雄”?

做人要做像雷锋那样的好人

11月11日,作为四平市唯一的一名残疾人代表,籍雅琴承载着家乡父老的信任与期盼,来京出席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她的双眼虽然仅剩一点光感,却分外注意自己的形象。“今天多云,光线不是很好。”“我的头发不是很乱吧?”籍雅琴爽朗地笑着。若不是手中的一根盲杖“暴露”了身份,谁又能从远处看出这位面对记者镜头侃侃而谈的女士是一名盲人呢?

籍雅琴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爽朗、洒脱。她没有戴盲人常戴的墨镜,丝毫不在意别人察觉到她双目的缺陷。“我的脾气比较直,从小就这样。当年为了上学,还抢过校长的麦克风呢!”

在父亲离开家,奔赴抗美援朝第一线的时候,籍雅琴出生在吉林省四平市。“我的眼睛是先天性残疾。用我母亲的话说,她怀我的时候吃不上蔬菜,只能顿顿吃辣椒,结果就把我的眼镜给‘辣’坏了。”一句半玩笑半认真的自嘲,轻轻带过了几十年的残缺,不惑之年的籍雅琴似乎已将人生的不如意看得很淡,惟独有一件事让她至今难忘:“小时候,我的视力比现在要好,还可以跟小伙伴们一起做游戏。当小伙伴们一个个都去上学了,只剩下了我。”那一年,籍雅琴刚刚7岁,“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痛苦,也是最深刻的。”

因为视力问题,籍雅琴被挡在了普通小学的校门外。“招收学生的老师说我的眼睛不好,看不清黑板,怎么学习?她让我去上盲校。”当时四平市的盲校还未建立,若是要上盲校,籍雅琴必须到外地去求学。“那时候,大家都穷,哪儿有钱送我去外地读书呢?”无奈之下,籍雅琴只好等待来年招生,碰碰运气。

这一等,就等了三年。“年年去,年年被拒绝。”当籍雅琴11岁时,她与妹妹一起去报名,妹妹顺利通过了考核,她再次被拒之门外。这下,籍雅琴再也忍不住了。“太想上学了!别的孩子们在教师里上课,我不能进去,就趴在窗台上偷偷听老师讲课。”在新学期的开学典礼上,籍雅琴不知是如何跑上了主席台,从校长手中夺过了麦克风,大喊:我要上学!我要上学!“我喊完了,就坐在地上哭。没想到这一喊一哭,倒把我的学籍给解决了。”学校领导、老师被这个视力不好,却求知欲渴的孩子所感动,破格录取籍雅琴当旁听生。

面对来之不易的机会,籍雅琴付出百倍努力去珍惜。很快,她的学习成绩不光赶上了同级的学生,而且在各项考试中名列前茅,“顺利”地成为了一名正式在校生。“当时学得都有些痴了。就算现在你考我当时的教材内容,随便拿出一页,我还可以一字不落的背下来。印象太深刻了!”

就在籍雅琴享受着学习的乐趣时,国内兴起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活动。籍雅琴从老师的口中认识了“雷锋叔叔”,他的事迹深深震撼着籍雅琴的心灵。“那个年代叫榜样,用现在的话说,应该叫偶像吧。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立下志向——做人要做像雷锋那样的好人,做事要做雷锋那样的好事!”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籍雅琴来电话

从学校毕业后,籍雅琴来到四平市的盲人工厂工作。“当时有这么一句顺口溜,就是来形容盲人工厂的:盲聋哑,痴呆傻,老弱残,孤儿寡。”来到这样一个残疾人非常集中的单位,籍雅琴将残疾人的疾苦牢记在心,开始了几十年从未间断的爱心奉献。因为勤奋好学,业务突出,籍雅琴在厂中升迁得很快。但无论是其他企业的高薪聘请,还是独自发家致富的机会,无论是安逸的生活,还是舒适的工作环境,都没能让她离开这个日夜牵挂的群体。为了全心为大家服务,她停办了自己亲手建起来的表面处理用剂厂、打消了办盲人按摩医院的念头。她没有去享受政府机关公务员在机关正常办公的良好办公环境和正常的办公时间,而是选择了留在那些同病相怜的残疾人中间。

1998年5月,籍雅琴被组织上调到四平市残疾人联合会工作,担任副理事长,机关党组成员。上任伊始,便面临一个严重的考验。“当时,四平市福利厂破产了。没了主管部门的残疾职工整日到市委、市政府上访,要求解决归属和工资问题。”上访的残疾人坐满了政府办公楼的楼梯,甚至将食堂的饭菜都吃得精光。市委、市政府领导一筹莫展之际,找到了籍雅琴:“雅琴同志,你在残疾人中威信高,只有你能够替市政府分担这份忧愁了。” 身为残疾人,又是政府工作人员,籍雅琴义无反顾地接下了这块别人躲之不及的“烫手山芋”,开始了接待残疾人上访的新工作。“我就是残疾人与政府间的纽带。既不能让残疾人上访扰乱政府的正常工作,又不能让残疾人的利益受到损害。”在接待残疾人上访的过程中,为了平衡两者的关系,籍雅琴操碎了心。

2003年12月,因为福利厂拖欠工资,大批残疾人又来到市政府上访,“连市长办公室的门都给堵住了。”市领导要籍雅琴想办法将残疾人劝走,籍雅琴却要求与相关领导见面。“我深知上访群众在政府多停留一分钟,政府正常的工作秩序就多混乱一分钟。但我更知道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单纯地劝走上访的残疾人,是无济于事的。即使今天把他们劝走了,明天他们还会来的,从市政府把他们劝走了,他们又会去上省、进京上访。”

在籍雅琴的要求下,四平市政府有关部门的领导迅速召开了紧急碰头会。籍雅琴把盲残群众上访的原因,上访的过程,上访的要求和个人的处理意见一一向在场的市政府领导做了汇报,引起了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并制定了解决方案。当拖欠的工资发放到每一位残疾人手中时,籍雅琴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2006年,吉林省政府为肢体残疾人在全省每个社区开发了公益性岗位。不想,视力残疾人纷纷上访质问:为什么“残中之残”的盲人一个也不安置?同样的视力残疾,使籍雅琴更加体会到盲人的痛苦。她首先向盲人朋友确定:他们的要求是合理的,又向上访的残疾人寻求了一个承诺——“由群访变成我籍雅琴一个人去上访”。上访群众答应了,籍雅琴则开始了“上访之旅”。大大小小会议上讲,找市长谈、找省长“磨”,不停地给相关部门写信、打电话一位领导在被籍雅琴“磨”得无可奈何后,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籍雅琴来电话——不达目的,她的电话不放下。”

就是靠着一股“拗劲儿”,籍雅琴在奔走呼吁一年多后,硬是为吉林省的盲人群众“磨”出了1448个公益性岗位!在奔走的过程中,籍雅琴曾在一次会议上对某些领导发了火:公益性岗位不是盲人不需要,而是你们工作不周到,不是盲人不积极,是你们的认识有问题!散会后,有的同事对籍雅琴说:“从没见你发过这么大的火。”籍雅琴凝重地说:“如果我再不发个小火,残疾群众中就会燃起一片大火!”

 光明巷,太阳女

“妈,我有点东西落在‘你’家了”放下儿子的电话,籍雅琴有一股说不出的辛酸与愧疚。“我放在来来、擎擎和其他孩子身上的精力,要比放在超儿身上的多得多。”来来和擎擎是籍雅琴抚养过十几年的弃婴,超儿则是籍雅琴的亲生儿子。几十年来,籍雅琴救助过数十个弃婴,来来和擎擎则是她抚养时间最长的两个孩子。“当时把来来和擎擎抱回来的时候,很多朋友邻居都反对。”为了那些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孩子,籍雅琴把亲生儿子送到亲戚家,将所有的母爱无私地献给了那些可怜的孩子。

“对超儿,我没有尽到做母亲应尽的责任,曾经有一段时间,儿子跟我之间的关系非常疏远。”籍雅琴回忆说:“一次,超儿回家来吃饭。来来跟超儿不熟,搂着我冲超儿喊:你走!这是我家”看着别的孩子搂着自己的母亲,让自己离开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家,这件事对超儿的刺激很大。“曾经超儿还闹着要做亲子鉴定,他觉得自己也是被我捡回来的,那会儿超儿还小,不懂事。”

亲生儿子的不理解,籍雅琴可以默默承受,等待孩子明白自己苦心的一天,可当她把抚养了十几年的孤儿再度送走,许多人表示不理解时,她有些话要说了:“当初我领养孩子们时,很多人劝我别自找麻烦——为自己的儿子多想想。可眼睁睁瞅着孩子们受苦,我能袖手旁观么?”籍雅琴笑着说:“当我把准备把孩子们送走时,很多人又劝我,‘这么多年了,你舍得送他们走啊?’我说,我抚养孩子们,不是为了防老,也不求什么回报,现在孩子们有更好的出路,就让他们飞吧。”

现在,来来在吉林省孤儿学校就读,擎擎被一对美国夫妇收养,去了美国,超儿在读研究生。“我的孩子们都很争气!我不求他们回报我什么,只希望他们好好做人,做一个有用的人。”

正如收养弃婴孤儿却冷落了亲生骨肉一样,籍雅琴做了太多太多在外人看来“难以理解的傻事”。几十年来,她先后谢绝了百余家单位为她出书、编画册的邀请,她曾多次谢绝了以她的个人名义做广告的邀请,哪怕对方开出高额报酬。几十年来,也拒收礼金数十万元,却用自己的财产扶助贫困学生,为残疾人垫付医药费,救助老弱。

究竟是什么力量在支持着她,几十年如一日地奋斗着?“曾经有一件这样的事,对我的触动非常大。”籍雅琴说:“有一个残疾人,因为找不到工作,跳进冰冷的湖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想,如果她能得到更多帮助的话”籍雅琴总在责问自己:“为什么不能再多帮助他们一点点?”这是一种复杂的感情:对世态炎凉的洞察,对生命脆弱的感慨,对自我能力的不满。怀着这种感情,籍雅琴不断地鞭策着自己:“还有许多人比我困难,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受苦受难?”

就这样,籍雅琴一次次捐光了自家的存款,一次次为残疾人排忧解难。勇抓歹徒,智捉盗贼,解救被传销组织囚禁的群众,帮教服刑人员,替“无权无势”的残疾人打官司。

她的家不大,家具非常陈旧,却是残疾人最愿意去的地方,于是她的家便成了“第二办公室”。“最多的一次,我家里坐满了残疾人朋友,小二百人呢。”她并不富有,甚至穿着露着窟窿的毛衣,却一次次对捉襟见肘的残疾人倾囊相助。“有时候,实在筹不到钱了,我就‘打白条’。我每个月有固定工资,敢下这个担保——先把残疾人的困难解决了再说。”

籍雅琴的好,四平市的盲人朋友们最知晓。2000年,籍雅琴将获得的5000元全国劳模奖金捐出来,为四平市的“盲人区”修建下水工程。在多方努力下,结束了“盲人区”15年无下水管道的历史。激动的盲人朋友们将“盲人区”起名为“雅琴巷”,籍雅琴却将它更名为“光明巷”。盲人们说:“我们看不见太阳,籍雅琴就像我们心中的太阳一样,让我们不断地感受到党的阳光,社会的温暖,人间的真情。”籍雅琴却回答:“我哪是什么太阳啊!不过我的确热爱太阳,愿意做太阳的女儿,拥抱太阳,与太阳一起燃烧,用永恒的光和热去照亮、去温暖贫弱人群生命的每一个角落。”四平市的残疾人中流行一句顺口溜:社会发案打110,我们有难找籍雅琴。籍雅琴又欣然接受:“残疾人朋友的110,我愿意当!”


籍雅琴参加残联五代会

 工作要干到死,但不能往死了干

发际间隐然可见的霜白,诠释着恒久的自然规律,已至天命之年的籍雅琴,有时也会慨叹岁月的蹉跎:“现在精力不比当年了,岁数越大,干起工作来越力不从心。”老骥伏枥的籍雅琴常常被腰背疼痛所累,当年0.1的视力现只剩下些许光感,但仍志在千里:“这份工作我肯定是要干到死了,但现在我不能往死了干了!”籍雅琴这个“自私”的念头,起始于奥运会的圣传递。

“今年,奥运会圣火在延吉市传递时,我非常幸运地成为了一名火炬传递手。当我接过火炬的一刹那,忽然感觉年轻了!跳啊,笑啊,仿佛年轻了几十岁!”被奥林匹克精神所感染的籍雅琴,感慨道:“生命与健康,太重要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你看,这次五代会上,朴方通知的报告都有盲文版的了,每个盲人代表人手一份。”一个微小的细节,使籍雅琴欣喜不已,也从另一个角度体现出中国人道主义建设的发展与进步。“以前开会,我都需要别人把文件的内容读给我听,现在我可以自己慢慢细读了。”籍雅琴开心地说:“我得注意注意自己的健康了,争取多干两年,再为残疾人朋友多做些事情……”

(文/钟非凡  摄影/ 路斐斐)

编辑:谷雨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