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年轻父母 我爱北京,但更爱孩子

2017年03月14日 来源:《三月风》

文 摄影_本刊记者  冯 欢

2016年12月15日,北京市民陆续从各种渠道得到通知:因为雾霾,12月16日至21日,全市范围机动车须按单双号出行,19、20、21日幼儿园及中小学放假。

一听放假,郑佳就头疼。这种雾霾假,孩子放,大人不放,家里没有老人保姆,还得送孩子去幼儿园。好在私立幼儿园照常开园,把孩子送到班里,顺道看了看那两台家长们团购的净化器,滤网已经脏得不行,又该换了。

屏幕快照-2017-03-14-上午9.34.19.jpg

她从前不关心空气。2014年冬,雾霾还未像现在这么铺天盖地,当闺蜜在朋友圈晒出“为了孩子,斥2万巨资购入2台IQair净化器”时,郑佳觉得好笑,“至于吗?在家保护那么好,出去怎么办?”没过多久,就被狠狠打了脸。4岁的儿子开始隔三岔五咳嗽,有时会持续一个月,夜里咳醒无数次,她也整宿整宿地睡不着。那一刻,身为母亲,心里的恨意和无奈都在燃烧。每次去医院,周围的小朋友都在咳咳咳。

能做的只有防护。她专门买了霾表,从客厅测到厨房,家里近160平,两台净化器效果还不够理想,又在过道加了一台。从家里出来,她又去了幼儿园,班里、过道、大门口、园区外,每个地点测一遍,将数据发到家长群,“没实测时真的不知道……看到那些数据,就像看到孩子的肺上趴着这些颗粒。”儿子班里一共20个孩子,七八个患上了不同程度的过敏性鼻炎、过敏性咳嗽,有个小女孩长达半年都离不开顺尔宁(过敏性咳嗽用药)。一到秋冬季节,家长群就变成了气候难民群,每家都有两三个净化器,一有人提哪个品牌的口罩好,几乎一呼百应,当郑佳提议为幼儿园团购净化器时,不到十分钟,款全部打过来了。

去年买口罩时,郑佳千挑万选,去日本旅游时还特意带了几包“三次元”,今年所有口罩都卖疯了,一有货就得囤,像原森态这类动力防护口罩更是常常断货,“原森态300元,带10片滤芯,不便宜吧,一般还买不到,哎……”

原本一家人都是户外控,一到周末就背着包到处玩,尤其喜欢滑雪,每年冬天都会去距离北京最近的崇礼滑雪,那里是风口,空气很好,能大口大口地呼吸,可一回到北京,把窗户关得死死的,天就像个盖子,22楼望下去,灰蒙蒙一片。室内游乐场也不敢多去,新闻里报道过检测结果,空气质量全都是严重污染。除了装满空气净化器的家,孩子无处可去。过去每周日都要踢球的儿子,只能来来回回在屋里骑自行车。他不再抗拒生化武器般的口罩,也学会了抱怨:“又雾霾了,真讨厌。”

身边有朋友去了南方,也有移民国外的。郑佳的老家在浙江温州,雾霾最严重时,那里也只有一点儿,她动过回南方的念头,但丈夫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最大的心结是父母。当年夫妻俩从北大毕业时,因为顾及父母,放弃了出国机会,现在老人年迈,想走更不舍了。

来北京16年,郑佳早已习惯了这里的一切。儿子已经大班了,都买好了学区房。如果没有雾霾,没有比北京更好的城市了,人文历史,亲疏恰好,现代又古典,若是逃离,一切得从头开始。然而,什么东西都可以重来,除了健康,“据说雾霾对正在发育中幼儿的部分器官有不可逆的影响,这太可怕了。现在是四五百,短时间没那么大伤害,我们还有侥幸心理,要总是千儿八百的,我会带他离开。伦敦治霾用了50年,50年啊,几乎就是我孩子的一生,难道要让他一辈子都活在空气净化器中吗?”

网友评论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