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是精神病医院院长”

2014年11月26日 来源:《三月风》

 017.gif
保健院的门诊。

 文_本刊记者    张立洁  曲 辉

 

      在外界看来,大多数人把精神病院视为一个特殊、神秘的机构,其实不然。精神病人首先是“病人”,精神病医院只是一所专科医院,只是和其他医院在服务对象、护理方式上有所不同。

     首先,就是病床周转问题。“病床周转是所有精神病院的难题。许多恢复期的病人由于监护人的缺失出不了院,许多发病期的病人住不进来,一等就是几个月。”

     我国各类精神障碍患者人数在1亿以上,重性精神病患人数已超过1600万。十年前的数据是全国精神疾病医疗机构仅572家,共有精神科床位13.2万张,算下来,平均一万人才有1.04张病床,远低于世界平均数每万人4.3张。“这十年来,情况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1个亿的精神障碍患者处于无处可去的社会边缘,而另一边,却是虚弱的医疗卫生体系。这将基层精神病院推到了“办不下去,不办不成”的窘境。

     “精神科医院待遇低、压力大、风险高,还要受社会歧视,新人不来,人员流失非常大。精神科医院的护士数量都严重不足,甚至在个别医院里,一个护士要管几十个病人,而在综合性医院里,相对应的比例为1:2.5。”于是,产生了这样的数据——在北京某基层精神病医院中共有200多位医生,平均每位医生要负责20名患者,是综合性医院的5倍。

     在这背后的另一原因是,开设精神卫生专业的院校太少,智力支持长期断流。硕果仅存的少数“专家们”又很可能因为工作环境、待遇等原因更愿意进入综合性大医院、心理诊疗中心,甚至是改行,最终落脚在精神卫生医院的堪称“罕见”。

     人才问题在以培养精神科医护人员出名的齐齐哈尔也是难题。齐齐哈尔市精神卫生中心的副院长李晶是1982年从齐齐哈尔医学院一毕业就分配到精神卫生中心的老人儿了,和他同年参加工作的几个同学都成了医院的骨干。他们的勤勤恳恳并没有能改变精神科医生不吃香的境况。直到2013年,医院才引进了第一位硕士研究生,“这还是因为人家小两口想着能团聚才来咱们这儿,不然谁愿意来啊?”

     李晶副院长提到的这位硕士高才生就是胡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硕士毕业。他和妻子张岩丽也是众多“双职工家庭”中的一对,张岩丽是男病房科的医生。夫妻俩虽然同在一个医院上班,但是工作时间不同,忙起来几天不在一起吃饭也是常事。

     精神科医生护士经济待遇不理想,导致他们自己也受到了和精神病人一样的歧视,“精神病人有病,精神病院的医生也有病!”这还不是最难听的,真正难听的来自家人的不认可,很多年轻的护士、医生成家结婚都成了难题,尤其是男护士们的境况不好过。“看着你是个男的,整天伺候人不说,挣得还那么少,还整天上夜班,谁愿意跟你啊?”

     “我们一班是24个小时,上一天休一天,平常人每天上8小时,算下来,我们全年根本就没有休息日!”即便如此,医生护士们的工资待遇与同行比起来,仍然普遍偏低。北京市房山区精神卫生保健院普通护士的月收入在3000元左右,主任级的医生月收入也不过6000元。这在物价水平全国数一数二的北京,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是显而易见的。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