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女病房的男护士长

2014年11月26日 来源:《三月风》

 

005.gif

胡强是齐齐哈尔市精神卫生中心唯一的硕士研究生,2013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病与精神卫生学专业。医院对胡强的到来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希望他能够把全院的科研工作抓起来,搞出些名堂来。胡强的妻子张岩丽是齐齐哈尔市
精神卫生中心男病房科医师。像胡强和张岩丽一样“内部解决”的精神科夫妻还有不少。


文_本刊记者    张立洁  曲 辉

 

      “我没病,那都是我自己的零花钱,他们非得送我住院来,花的是我的钱!(我)一点病都没有,就逃个学骗他们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病人正对着病房门口的值班护士大声抗议!这时,闫富全发现了放在窗台上正在录音的手机,赶紧拿了起来,“别放这儿,一扭脸儿就得给你拿走!”面对病人们可以接受的情绪宣泄,闫富全和同事们都习以为常,只要在可控的范围内,都不会太过限制。

     闫富全是医院培养的男护士长之一,中专毕业后就来到齐齐哈尔市精神卫生中心干起了护士的工作,一年前,女病区的护士长升职空出了护士长的位子,闫富全辗转纠结了几个晚上后主动请缨,承担起女病区护士长的工作,在“代理”了半年多之后,凭借优秀的表现得到了医院的认可,正式成了一名女病区的男护士长。

     和闫富全聊了一下午,就在去年他曾经被病人打得缝了6针的事情还是从别的科室的护士长嘴里听说的,他自己却始终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女病人们都叫他“闫哥”,“闫哥,你再给我整两片儿药吧!我这老往上瞅⋯⋯副反应了!” “闫哥,咱俩商量商量呗,那屋太臭了!你给我换个地方吧!”

     “闫哥,你把她绑上!你看她老找我事儿⋯⋯” “绑我干啥呀!” “你这当面打人!”“谁打她了⋯⋯”“稳定一会儿吧,绑会儿吧,一会儿给你松了,啊⋯⋯” “你们太欺负我了,她打我那么多下,我才打她一下,你们就拴上我!”

      “闫哥,我东西丢了”⋯⋯“两条线裤?四双袜子?”“看看柜子里那个是不是她的?”“我那个是新的”“那这里都是旧的,别人捐的,不是你的。你这个案子我回头再给你破啊⋯⋯该吃饭了,先吃饭⋯⋯!”

     吃饭时间到了,闫富全招呼大家吃饭,“王胜楠(化名)呢?你不吃饭啊?多少吃点儿吧,不然晚上饿啊!快去吧⋯⋯”

     “一会儿吃饭给你松开啊,自己能控制住不?”

     闫富全自己说,我这一天说的话,比我以前一个月都多!“虽然女病区的危险性稍微低了一些,但是特别琐碎,她们会因为各种小事情来找你,没办法!”说起以前当护士和现在比有什么区别,闫富全觉得压力大多了,大到病人安全、治疗,小到口角拌嘴,分零食,事无巨细都要过问。“这一年多我的白头发全都长出来了!卫生巾都得我给买!”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